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万维读报》 20210808-1)

中国第一个世界冠军的命运

中国自行车选手8月2日夺得东京奥运场地自行车女子团体竞速赛的金牌,30岁的钟天使与23岁的鲍珊菊登上的领奖台时,胸前戴着毛泽东像章,这些90后青年,只能从中共的教科书里了解近六七十年的历史,她们显然不知道中国第一个世界冠军在毛泽东政权下的真实故事。

中国乒乓球队拿了数百个冠军,但是第一个冠军是最艰难的冠军。这冠军获得者就是从香港归国的容国团。他不仅拿到了第一个世界冠军,他还是中国男子乒乓球第一个团体冠军队成员,他还是中国女子乒乓球第一个团体冠军队的教练。

容国团是从苦难中崛起的。在五十年代初,在还谈不上繁荣的香港,他十三岁便因生活困难而退学。他因肺病折磨得瘦骨伶仃,他在鱼行打杂,搬运又脏又腥的鱼。但是他热爱乒乓球运动,是当年香港的乒乓球冠军。

1957年,他怀着当国家主人的心情回到了大陆。在跨过罗湖桥的那一天,他激动地在日记中写道:“这是我走向新生活的第一天,心里充满了幸福感。我一直想成为人民当家作主的一员,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

1959年第二十五届世乒赛在德国的多特蒙德拉开帷幕,容国团第一次代表国家参加大赛。中国队只有容国团一人打入了前八名,并闯进了决赛。决赛的对手是九次获得世界金牌的匈牙利老将西多。容国团利用发球长短兼施,配合拉侧上旋,在先输一局的情况下直落三局战胜西多,成为中国体育界的第一个世界冠军,震动了世界乒坛。1965年,在南斯拉夫举行的第二十八届世乒赛中,梁丽珍、李赫男、林慧卿、郑敏之在他的率领和指挥下,获得了女子团体冠军、女子双打和混合双打冠军,再次震动世界乒坛。

到了1966年,自行车选手钟天使和鲍珊菊胸前挂着的那个老人,毛泽东,发动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于是全中国的人跟着他一起进入了疯狂的十年。

1968年6月20日,从国家体委大楼里走出了一位年青人,他刚刚参加完批判大会,满脸愁云,双眉紧蹙,憔悴而绝望,在那时候,这种异样的表情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因为那时,这种表情,这种绝望的人,是很常见的事情。

荣国团迈着沉重的步伐,回到了家里。他留恋地看着这个刚建立三年的温暖的小家。他眷恋贤惠的妻子,疼爱不满两岁的女儿,更牵挂与他相依为命的老父亲。他颤巍巍地拿起了笔,用泪、用血、用生命写下了遗书。他把遗书放进自己的口袋,又拿起了一条尼龙绳,走出了家门。

容国团在“文化大革命”开始的时侯,他怀着满腔热情去参加。尽管一些怪诞的现象每时每刻都在发生,许多让疯子听了都会发笑的谬论充斥在每个角落。他仍想跟着运动去扭转思想,但正直的心又不能轻易就范。生活中没有了目标――世界比赛不许参加了,冠军甚至成了罪恶;生活中没有了乐趣――书籍、电影、音乐、美术几乎都成了“封资修”被批判的东西;生活中没有了友谊――朋友之间不能倾吐真情,人人要互相防范。最使他难受的是失去了人的尊严,一个好人可以随时被叫到台上批判、凌辱、殴打,动不动就可以抄家。

乒乓球队成了名副其实的“运动队”,体委秘书长荣高棠被周恩来点名抛出来游斗;体委主任元帅贺龙成了“大土匪”;从香港回来的男队教练傅其芳被打成“三青团特务”,女队教练姜永宁则被扣上“日本宪兵”的罪名,结果两个教练都被逼得在先农坛体育馆悬梁上吊;荣国团也是从香港回国的,这一切事情对他刺激太大了,他感到,下一个被斗争的就是他自己了。

1968年5月12日,下来了一个中央文件《5.12通知》,它定性了国家体委是所谓大土匪贺龙的独立王国,执行了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体育界被批斗的人越来越多。乒乓球队每次开会都有一连串的名字被点到,要上台挨批斗。容国团也被通知要揭发交代问题。自这一天起,容国团象变了一个人,他很少说话,眼神中总凄婉地若有所思。他感到已经走到了毫无指望的绝路――他发自内心地爱这个国家,而自己又被认为是反对这个国家的反革命,被怀疑是海外归来颠覆祖国的特务。

哀大莫过于心死,荣国团想成为人民当家作主的一员,报效祖国,现在却要成了特务,他不能接受这种现实。他走到了体委训练局后面的龙潭湖畔,在月夜下,一步步地徘徊。过去训练时,他常在这里跑步,今天他却感到无比的压抑,成阴的柳树象是压在头顶,微波不起的湖水象深不见底的黑洞,凝聚着数不尽的哀愁,他的同事傅其芳和姜永宁,在呼唤着他……

晚上九点,他的妻子黄秀珍看荣国团还没有回家,便到乒乓球队找他。队友们告诉她,容国团没有来过,十一点多钟,容国团仍旧没有回家。凌晨四点半,体委接到派出所的电话,通知他们,在一棵老槐树下,发现了已经僵硬的荣国团!造反派到了这时候,对他也不放过,他们居然到荣国团家进行了一次抄家搜查。

人们屈指一算,容国团去世时恰好三十岁,离他拿世界冠军的日子仅仅九年。荣国团和傅其芳 姜永宁当时被人们称为“乒坛三杰”,这三位从香港归来的运动员教练员,在文革时期三星一起陨落。人们的记忆就是这样健忘,今天的奥运冠军,胸前别着那个老人的像章,而这个老人,就是让无数的运动员 教练员走向老槐树的那个人。

没有观众的东京奥运会 比赛结束

东京时间8月8日——奥运会比赛进入最后一天,美国队意外地先赢得了女子自行车全能赛冠军,同时美国女篮胜日本,美国女排胜巴西,这样美国队金牌总数最终提升至39枚。中国队李倩在女子69公斤级比赛中0-5输给英国选手普莱斯,获得银牌,金牌总数定格在了38枚,是中国队2012年伦敦奥运会以来的最好成绩。而美国队在2012伦敦奥运会的成绩是46枚金牌。

这样,

美国队以39枚金牌,奖牌总数113枚,排名首位;

中国队以38枚金牌,奖牌总数88枚,位居第二;

东道主日本队,获27枚金牌,奖牌总数58枚,位居第三;

加拿大队,获7枚金牌,奖牌总数24枚,位居第11位;

中华台北队,获2枚金牌,奖牌总数12枚,排名第34位;

香港队,获1枚金牌,奖牌总数6枚,排名第49位。

日本TBS电视台报道,闭幕式将于晚间8时在国立竞技场举行。为了防疫,和开幕式一样闭门举行,届时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将交棒给2024奥运主办城市巴黎市长伊达戈。

从7月23日开幕以来,有来自超过200个国家或地区的约1万1千名选手,在历史上最多的33项赛事中展开激烈竞争。 本次东京奥运,延后一年举行,室内场馆的所有比赛都不对观众开放,这是现代奥运史上破天荒的第一次。

华尔街商人要赚钱 华盛顿要钱要命难决断

近日,三十多个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商业团体签署联署信,写给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和财政部长耶伦,呼吁美国重启与中共的贸易谈判并削减对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这些代表零售商、芯片生产商、农场主等的商业团体呼吁拜登取消关税,称这些关税拖累美国经济。这些商业团体在周四发布的信中称,中共政府之前已经达到和兑现了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的“重要基准和承诺”,包括向美国金融机构开放市场,以及减少美国对华农产品出口的一些监管壁垒。该信函提到,过去两年以劳工就业为中心的贸易谈判议程,没有考虑到加征关税会让美国人付出更多的钱购买商品,所以应取消有损美国利益的对华关税。

美国白宫新闻发言人普萨基(Jen Psaki)在8月6日的简报会上对此回应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完成审查中美贸易关税议程的时间表。据消息人士透露,贸易代表戴琪周四在西雅图停留期间与来自西海岸六家大公司的高管私下会面。戴琪对这些公司要求政府完成评估表示支持,但没有提供任何关于美国政府正在制定的政策或政策何时公布的细节。此前,美国政府官员曾提到,预计评估将持续到秋季某个时候。戴琪本人今年3月向《华尔街日报》表示,她认识到向中国商品实施的贸易关税可能会对美国企业和消费者造成损失,尽管支持加关税的人们认为,这些关税也有助于保护美国公司免受外国政府补贴竞争的影响。

拜登政府高层对是否维持川普时期实施的对华商品关税的争论一直存在,正如同样的两派对立的情形也在川普政府高层中出现过。本周五的白宫简报会上,有记者向白宫发言人普萨基提问,“一些商业团体呼吁政府取消或削减对中国的这些关税。你能给我们任何说明吗?”

对此,普萨基回答说,“拜登一直非常清楚地表示,他认为单打独斗的战略是一种失败。当我们与我们的盟友合作,并与一个世界上的生产大国进行贸易,美国会更强大。”普萨基补充说,“我知道我们已经谈到了一个正在进行的审查,包括关税问题;但我没有有关这个审查结论完成的时间表。”

有识之士对此评论说:美国的一些商人和政客,一直无视美中贸易养大了中共,中共又用它增加的财力大力扩军备战的事实,这些美国商人和政客,对于要钱还是要命的问题,迟迟不能做出决断。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恶“习”难改 中概股退市潮不可避免
潘石屹这次恐怕想跑也跑不了了
北京协和医院背后,原来也有境外势力的干涉
落后太多 中芯认怂 习近平的黄粱梦又碎了
警惕!加拿大出现换汇新骗局 留学生被骗15万
加国疫情迎来至暗时刻?病例每周翻倍,儿童高危
幻想破灭 中南海准备和老美“死磕到底”
离奇一幕!中共地方党报罕见炮轰中央
要有大事发生?敏感时刻 北京发布“紧急预案”
中共自断连接世界之路 “墙国”已名副其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