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万维读报》 20210530-2)

这两家报纸“辱华”,严重地伤害了14亿人民的感情

中共的大内宣和大外宣,多次指责将这次新冠疫情称为“武汉肺炎” 和“中共肺炎”是“辱华”。其实用发生地命名一种瘟疫,一直是国际惯例。而最早把它称为“武汉肺炎”的,却是中共官媒的这两家媒体:《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

早在2019年12月31日,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发表了“武汉肺炎不能断定是SARS…”的报道,报道首次使用“武汉肺炎”的说法,报道说:

【最新消息:武汉肺炎不能断定是SARS,此次肺炎病例大部分为华南海鲜城经营户】来自湖北省相关部门的消息称,12月以来,武汉市持续开展流感及相关疾病监测,发现病毒性肺炎病例27例,均诊断为病毒性肺炎/肺部感染。

中共官媒《环球时报》 2020年1月20日13:31则发表总编胡锡进对疫情发声。胡锡进的文章写道:“昨晚老胡写武汉肺炎的时候,情况还没那么严重。一觉醒来,大量确诊病例新增,感觉到气氛一下子不一样了。”

胡锡进的文章还写道:“2003年非典的时候,北京是疫情中心,我们经历了艰难的时刻。非典的致死率很高,北京当时实施了社会总动员,抗击非典成了头等大事,经济和社会建设退居其次。我不相信这一次武汉肺炎的情况会更糟糕。而且从现在的情况看,它的人传人可能性和致死率又远比SARS低。春节就要到了,老胡建议大家正常享受这个一年一度难得的假期,我主张大家在这个时候还是要相信政府”。

这两则新闻,在中共官网上都已经被删掉。但网友早已截图留下证据。此外,在网易上仍可看到胡锡进题为“武汉肺炎扩散 要多一份小心但不必惊慌”的文章,有兴趣的观众可以前往观看。

对六四公开作证的军人: “人民子弟兵向赤手空拳的百姓开枪”

移民澳洲的李晓明第一次向外界讲述他的经历,他是第一个对中共六四镇压公开作证的军人。李晓明毕业于石家庄机械化步兵学院,在1989年六四期间,是戒严部队的一名中尉。他在澳大利亚墨尔本接受了自由亚洲电台电话采访。

李晓明在采访中说:1989年,我是在39军116师高炮团一营二连任雷达站站长,驻地在辽宁省海城市。我们是在5月20日接到命令的,最开始接受的命令是说沈阳有上街游行,让我们去维护社会秩序。去的路上,命令又改了,改去山海关。最后下达的命令是去北京,执行戒严任务。大部分部队都是驻扎在北京郊区。6月3日接到命令,要不惜一切代价,准时准点地到达天安门广场集合。我们到北京郊区驻扎的时候,已经发了枪,但并没有立即发子弹。但是到6月3日下午5、6点钟,我们就发子弹了。作为一个正常人来理解,发枪发子弹,就意味着,开枪是“不惜一切代价”的一种选择吧。

记者问:你们的部队在向天安门行进的过程中,有受到阻挠吗?

李晓明回答说:我们39军116师当时算是全军最好的部队之一,所以中央军委非常重视,我们本来应该是最先到达天安门广场。但是,我们的师长在6月3日晚上穿着便服,和几个参谋去前方,可能看到了一些情况。所以,他回来就对参谋说,我收不到上级的命令。所以,我们部队一直是在郊区游荡,没有准时进入天安门广场。我们的师长是很有前途往上升官的,但是后来是变相处罚了,就是让他转业回家了,就是把他的前途断送了。

直到6月5日早晨,从天安门广场来了38军军务处处长,开着卡车,应该说是押着我们去天安门广场。6月5日,116师才进入到天安门广场。但是之前,116师步兵团37团,团长是艾虎生,领着他们的士兵,上了刺刀、喊着口号、唱着歌,只有这一个团准时到达了天安门广场。而我们大部分人都是6月5日才到了天安门广场。

记者又问:6月5日清晨到达广场的时候,看到的是什么?

李晓明回答称:当时,我们部队是从东边来的,所以几乎没怎么开枪。但是,我知道27军、38军,他们从西边来的,在木樨地开枪,这有很多录像或照片,还有口述作证,是杀死杀伤了很多人。当时已经清完场了,但是地上还有很多垃圾、帐篷。我在垃圾堆里翻了翻,看到一条紧身裤上有一个弹洞,有个花棉袄上有血迹。在天安门广场的纪念碑上,看到装甲车或坦克车把柱子都已经压碎了。地上还有很多装甲车的履带压过的痕迹。我们的士兵去打扫卫生,回来就跟我说,站长,我在地上看到好几滩血迹。

“共和国英雄” 为什么没有入党?

这是一段被隐藏多年的历史:袁隆平的父亲袁兴烈,是抗日名将孙连仲上校的秘书。然后,这位抗日英雄,1949年后就变成了反革命,之后的情况就再没有记载了。在那个年代,出身反革命家庭的袁隆平根本不可能入团入党,大学毕业, 下放到湖南安江农校任教员。为避开那些残酷的政治斗争,他把过去一切埋藏心底,专心于水稻研究,成为“共和国英雄”。

他的父亲袁兴烈,在那个壮烈的年代,在国军中也是一名英雄。

1931年9月7日,袁隆平出生在北平的协和医院,为他接生的是中国妇产科的泰斗林巧稚。当时他的父亲袁兴烈正在北平的教育部任职。袁兴烈毕业于东南大学,是高级知识分子、名副其实的精英,后来得到西北军将领孙连仲的赏识,成为他的秘书。

1938年,孙连仲率部坚守台儿庄,与日军反复拉锯争夺,拖住日军,居功至伟。在战役最激烈的时候,担负台儿庄守备的31师已经伤亡殆尽,面对日军一浪高过一浪的疯狂进攻,有人要求撤出台儿庄,但孙连仲斩钉截铁地回答:“士兵打完了,军官填进去!你填完了,我就来填,敢言退者,杀无赦!”正是孙连仲死守台儿庄的坚定决心和坚韧意志,激发了部队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斗志,在台儿庄苦苦坚持到最后,才有了这场大捷。

而另一场大捷,就发生在袁隆平的家乡。袁隆平的祖父袁盛鉴是前清举人,而且经营有方,在江西德安县城北门建了一处大宅子,取名“颐园”,在当地也算是名门大族。1930年代,袁隆平曾住在这里。1939年,江西万家岭战役,国军歼灭日军1万,在抗战时是空前的大胜利。对于发生在家乡的这场战役,袁隆平也是有所耳闻的,也是为自己家乡能有这样的大捷而自豪。2012年,德安县政府在县城北门外,德安大铁桥西端建起了万家岭大捷纪念碑,这里距离袁家的祖宅“颐园”非常近,袁隆平也应家乡所邀,欣然为纪念碑题词“万家岭大捷纪念碑”。

而袁隆平对他父亲和家乡极少提及,这是因为那些残酷的政治斗争。他把过去一切埋藏心底。在湖南安江农校, 袁隆平和一个化学老师恋爱,三年每周都写情书。对方嫌弃他出身是反革命,嫁了人家。袁隆平盼着她离婚,等了足足3年。见她生了孩子,他才彻底死心。失恋中的袁隆平,把所有热情投入到农业研究中。1964年,34岁的老师袁隆平和25岁的学生邓哲结婚,  婚礼只花了50块钱,二人从此相伴57年,

袁隆平感叹年青人没经历过1959年三年大饥荒,曾对年轻人说:“你们年轻人不知道,没饭吃真难受啊,饿死人啊!”

突发!精神爆雷 大连5死5伤之后 又现南京1碾6伤

5月22日,大连理发师刘东参与非法集资的赌局,最终爆雷,他的精神也爆雷了,以108公里的时速冲进了过马路的人群中。一周之后的5月30日,南京又出现1碾6伤的突发事件,嫌疑人吉某,因感情纠纷,精神爆雷,开车碾压,并持刀捅伤多名路人。

综合报道:周六晚9时许,南京中心区的新街口,一男子开车碾压前妻,并持刀捅伤多名路人。其残忍行径引发众怒。周日凌晨0点36分,南京警方迅速发布通报,目前41岁的嫌疑人吉某某已被抓获。经初步调查,嫌犯因感情纠纷行凶。其前妻以及其他6名受伤民众已送医治疗,暂无生命危险。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留学生注意!加拿大驻华使馆通知:勿提前入境
“六四”纪念活动在香港被打压,烛光在美国燃起
震惊世界!215名加拿大儿童被恶魔学校埋入地基
习时代最重要事件 在整个中国掀起了惊涛骇浪
看到她就瑟瑟发抖!折磨了10位美国总统的女人
习近平下令培养“国产大师” 学者一语道破玄机
拜登惊爆:习近平竟有这般野心
重磅!研究:感染新冠后可能长期免疫?
拜登突然下令彻查新冠病毒起源内幕曝光
特鲁多又发钱了!最新补贴计划:每家最多$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