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1、最后一步终于完成 中共军委彻底收权

中国大陆卫生危机形势趋缓,中共人大最新一次常委会议于4月26日至29日举行,其中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以现场加视频方式举行。在首日会上,有关武警部队的新法草案获得审议。

4月26日,中共武警部队司令王宁向中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作《人民武装警察法》修订草案说明。王宁指,现行涉及武警的法律自2009年8月27日颁布以来,已不能适应形势发展,需要重新修订完善。

而需要重新修订的直接原因是武警已完成改革,2017年12月,中共决定调整武警领导指挥体制,划归中共中央、中共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实行“中共军委-武警-部队”领导指挥体制,归中共军委建制,不再列国务院序列。

这一改革的直接后果是中共地方各级党委、政府及各级公安部门均无权调动武警。此前,特别是周永康执掌政法委时代,地方政府以维稳名义随意调动武警部队,给后者名声带来的恶劣的影响。

2、李克强内阁密集异动 人事洗牌动向微妙

受疫情影响,中国“两会”3月份未登场,但是自2018年3月份成立的李克强第二届内阁人事洗牌仍然密集进行。近期多有变动。

综合中共官媒消息,近期中共国务院人事变动包括: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空降”山东,接替南下上海的龚正代理山东省长一职,新疆党委副书记兼新疆建设兵团党委书记孙金龙“入京”、公安出身的司法部部长傅政华卸任司法部党组副书记、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王小洪卸任北京市公安局长,以及国家信访局“易主”。而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落马,则带来微妙动向。

在其它组成部门中,工信部部长苗圩、审计署审计长胡泽君都已到退休年龄。而应急管理部较为特殊,其部长王玉普继续少有露面,疑云重重。日前,应急管理部的中共党组织由党组改为党委,黄明、王玉普分任党委书记、副书记。

此外,在国务院直属机构中,至少有6个机构面临换将局面。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一职因为李伟因超龄服役于2019年5月退休至今尚未补缺外,国务院参事室主任王仲伟、新华社社长蔡名照、中科院院长白春礼、社科院院长谢伏瞻和中国气象局局长刘雅鸣也分别到了正部级或者副部级退休的最高年限。

还有部委代管的国家局方面,国家林草局局长张建龙和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也有可能变动。

3、“最美脫北者”曝金正恩“內幕”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行踪成谜,长达两周未公开露面,加上朝鲜官媒也未释出最新动态照片,也让金正恩病危的传闻甚嚣尘上。对此,以《为了活下去》一书和世界巡迴演讲走红的知名朝鲜“脱北者”朴妍美(Yeonmi Park)透露,金正恩其实没死也没生病,他只是在躲疫情。

长期关注人权问题的脱北者朴妍美今天在脸书表示,为了不辜负支持她的人,因此有义务说出有关金正恩的真相。她说,根据她掌握的消息,金正恩没生病,只是因为害怕感染才会神隐,"他将很快归来,证明大家的猜测是错的"。

朴妍美直言,"我的消息来源非常可信,我不能忽略真相。"她还提到,虽然朝鲜向全世界撒谎,声称境内零确诊,但其实已失控。她最后也感谢大家对朝鲜人民的关心,希望各界能继续支持让朝鲜人民获得自由。

现年26岁的脱北女子朴妍美,因在2014年爱尔兰都柏林举办的第五届世界青年领袖峰会上发表演讲,讲述朝鲜遭遇和脱北经历而引发了媒体和大众的高度关注,是少数以真实姓名公开个人经历的脱北者。她在2015年以英文出版《为了活下去》,述说13岁时与母亲冒生命危险横越鸭绿江逃到中国,在人口贩子手中挣扎求生,最后抵达南韩追求自由经历。

朝鲜官媒《劳动新闻》27日再度报导金正恩的消息,表示金正恩大力支持朝鲜江原道元山旅游区的建设,并向建筑工人致谢;但报导并未说明金正恩是否在现场视察,也没有刊登他的照片。

4、脱北外交官:金与正只是个毛孩 需关注的是他

前朝鲜驻英国公使,脱北外交官太勇浩日前表示,关于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身体出现问题的传闻“只是猜测”。他说,“如果情报工作能够拿到这么机密的信息,统一也不至于拖了70年还无法实现”。关于坊间传闻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可能是接班人的消息,他表示“大家应该关注的是金平一”。

太勇浩表示,“金正恩是朝鲜人心中的最高尊严,了解其健康情况的人少之又少”,“我也曾在朝鲜外务省工作,但对于最高尊严和朝鲜领导人金家的健康情况一概不知,这些都是最机密的事情,外界关于他们做了什么手术、现在具体什么情况的传闻都只是推测而已”。

太勇浩接着表示,“这种被外部点名推测其做了手术或是怎么样的传闻不断发酵,本就非常少见,朝鲜在这种情况下继续保持沉默,也是非常罕见的情况”,认为朝鲜可能真的发生了某种重大事件。

当被问到“如果金正恩委员长真的病危甚至去世,朝鲜体制能否继续撑得下去”时,太勇浩回答说“朝鲜内部不会立刻出现混乱”,“朝鲜人已经被养成盲目听从上级指示的习惯,即便金与正成为新的领导人,朝鲜人也会跟随”。

不过,他表示“金与正掌权的话,最大的问题是政权能够持续多久。在我看来,她上台后的过渡时期应该不会像金正恩一样长”。

他表示,“现在撑起朝鲜体制的都是出生于六七十年代的老一代干部,他们与金与正有着30多岁的年龄差,在他们看来,金与正完全就是个毛孩子”,“他们一定会权衡利弊,决定是继续跟随,还是奋起推翻当前体制,选举新的领导人上台”。

他强调,“在这种情况下,最不应该忽视的人是金平一”。66岁的金平一是金正日委员长同父异母的兄弟,也是正统的“白头血统”。

金平一在与金正恩争夺权力的斗争中失败,从1979年开始在朝鲜驻外使馆工作,去年11月,工作了40年的他被召回平壤。当时不少看法认为,这意味着“金正恩体制已彻底稳定”。

因此,虽然金与正是人们热议的金正恩接班人有力人选,但她年纪尚轻,很难得到认可,同为“白头血统”的金平一似乎更可能成为掌权人。

5、三名90后志愿者疑因备份材料 遭监居

北京一个网站的三名90后志愿者失联超过一个星期后,其中两人证实被当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由于这个网站在中国大陆卫生危机最严峻时,上载被官方删除的新闻。外界相信,当局扣查三人是为了掩盖真相。

其中一名失踪的志愿者蔡伟来自湖北,曾在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他和女友、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硕士小唐本月19日同时失去联络。两人的家属上星期先后收到北京公安局朝阳分局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蔡伟涉嫌“寻衅滋事”,小唐则涉嫌“寻衅滋事与包庇”。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郭于华证实,蔡伟曾是她的学生。

郭于华教授说:“蔡伟是我们系的硕士生,我觉得蔡伟是特别老实的孩子,不是很爱说话。这样的孩子好像不应该很喜欢寻衅滋事。我不认为他会做什么寻衅滋事的事。你监视居住或者限制人自由,你拿出证据来。人家备份怎么样。许你删不许人家备份?准你掩盖不许人家纪录和披露出来呀?那一条法律有这个规定呀?”

另一名志愿者陈玫毕业于华南农业大学,外界相信他同样被当局监视居住。家属至今还没有收到书面通知。他和蔡伟、小唐都在网站“端点星”当义工。曾经入狱的非政府组织活动人士杨占青相信,三人出事与“端点星”的性质有关。

杨占青:“‘端点星’网站是一个利用互联网去中心化的技术,备份在中国被删除屏蔽的各种媒体文章,门户网站,还有微博微信上面的一些内容。

由于蔡伟等三人都是90后,而且毕业于名校,这起事件引起广泛关注。清华大学教授郭于华则认为,无论他们是否是社会精英,都不该因为备份遭审查的新闻受到如此对待。

6、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基本法》第22条不适用于中联办

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4月27日出席了立法会司法及法律事务委员会会议。她在会上并再度谈到有关《基本法》第22条与中联办关系的争议话题。她提出,中联办“是代表中央,不是中央所属各部门”。她并重申,《基本法》第 22 条不适用于中联办,但表示中联办仍需要守法,法律理据是《宪法》第五条。

郑若骅在会上重申,要理解中联办运作时,要知道根据《基本法》第12条,特区政府直辖于中央。而中联办得到中央授权,作为中央代表,需要监督香港,包括有无违反“一国两制”及《基本法》的落实,假若只是发表意见,是绝对有权力。

面对泛民派立法会议员邝俊宇提出质疑,中联办是否“无王管”,郑若骅则回答称《宪法》第5条写明一切国家机关必须遵守《宪法》及法律,中联办及相关人员需严格遵守《基本法》及当地法律。

此外,邝俊宇在会上指责郑若骅没有捍卫香港司法独立、“一国两制”及《基本法》,愧为司长,又问及《基本法》22 条的风波。郑若骅则解释称,中联办前身是新华社,在 1997 年前已经存在,不是第 22 条中,需要香港政府同意才能成立的部门,第 22 条不适用于中联办。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敏感时刻,金正恩“露脸”
俄专家断言:武汉实验室做了“绝对离谱的事”
恢复经济前疑难重重 特鲁多:谨慎解封 逐步恢复
金正恩专列疑停靠元山 CNN:也许是迎灵车
吵翻了!加拿大从中国购买的口罩不合格
班农爆料武汉实验室研究员出逃?13条信息作证
真要回去吗?文革中的谢晋、他的四个儿女和父母
抓孙力军:原因很简单,后果可想见
警惕!借疫情诈骗,中国留学生被骗15万
法媒如此嘲讽一尊 西方与中国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