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万维读者网(Creaders.net)Franklyn综合报道:新型新冠肺炎汹涌不止,情势越来越恶化。中国先封口,造成继而封城、封省,到最后封国。但病毒依然所向披靡,已经开始在全球漫延,确实已经形成了中国主导下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世界谈武汉人色变,谈中国人躲远。香港大学医学院院长梁卓伟2月11日对媒体表示,每个确诊患者平均能传染2至3个人,“攻击率”高达60%到80%。梁卓伟指出,全世界60%人口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他还指出,60%到80%的人或许不会同时被感染,但疫情会一波接着一波。

梁卓伟指出,全世界60%人口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他还指出,60%到80%的人或许不会同时被感染,但疫情会一波接着一波。

2月10日,英国帝国理工学院在它的新冠肺炎专栏更新了对此次疫情的第四波评估报告,现有上报数据估算湖北当地的病死率高达18%。

报告解释,这主要是由于武汉当地实际感染者数量是已发现病例的19-26倍,依据此前《柳叶刀》发布的HKU估测模型和英国帝国理工大学的算法,考虑到武汉当地包括方舱医院等后续措施,目前武汉累计新冠肺炎感染人数大致在20万上下。负责出具报告的机构是该英国高校的MRC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MRC Centre for Global Infectious Disease Analysis),这一感染病分析机构同时是世界卫生组织的合作伙伴。

2月10日,北京、上海相继宣布封闭式管理,均进入“封城”状态。外界认为,作为大陆政治中心的北京也被迫封城,意味着北京疫情也失控,大陆新冠肺炎疫情严峻形势恐超乎外界想像。

此外,两大一线的广东省广州市与深圳市,则是在7日就已宣告“实施封闭式管理”;湖北省、辽宁、江西以及安徽、浙江,早已是“封省”状态,其实,越往下面,形势越紧,全国各地,基本形成了封楼、封村、封街道的局面。

而世界各国,早在上月下旬就对中国开始了封国行动。

由于中国的政治中心北京与金融中心上海在10日相继宣告“封城”,更加引发国际聚焦中国疫情管控的状况,更让外界忧虑疫情未来的漫延趋势。

来自中国的最新消息显示,武汉疫情爆发以来,中国一度出现的短暂的媒体自由在过去几天里又被中共当局收回。近几天来,中国共产党的网络舆论管制当局以及中共掌控中国传统媒体的宣传机构再度加强网络舆论和媒体的控制。

2020年元月下旬,武汉官员承认疫情比人们预料的要严重得多。中共对媒体的控制虽一度有所松动。公众通过互联网批评武汉公安局以所谓的散布谣言的罪名对8个谈论疫情的医生进行训诫,导致中国医务人员人人自危,不敢谈论疫情,而中共当局散布的疫情“可防可控”和“没有明显的人传人”的误导性信息营造的虚假的安全感导致成千上万的中国人染上新冠病毒,造成了对世界安全的巨大威胁。

与此同时,在过去的两三个星期,少数中国媒体也从武汉和其它地方发出一些展示当地疫情实况的新闻报道。

但从上个星期开始,当局对重新实施严厉打压。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以营造“良好的网络气氛”为名,对一些网站、手机应用和社交媒体账户进行了惩治,理由是它们发表了有关疫情的非法的内容。在当今中国,中共当局可以随意指认任何信息为违法,即使是有关的信息符合事实。李文亮一案就是最新的例子。

中国网民抱怨说,现在,过去几个星期中国少数媒体对武汉以及其他地区疫情的实情报道基本消失,现在中国媒体上只有中共的宣传和令人真假莫辩的疫情通报。与此同时,中共内部人士透露说,中共宣传部门指令中国媒体必须转发官方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的所谓报道,“不得推负面新闻,不得进行非官方的有关疫情的在线直播。”

中国官方对网民的这些抱怨和报告不证实,不否认,不回应。先前在武汉进行实况报告的公民记者陈秋实被“强制隔离”,报告武汉疫情的公民记者方斌也被抓走。

路透社2月11日从北京发出的报道说:“中国的冠状疫情对当局严密管控互联网和社交媒体限制言论自由构成了考验,一月间出现的言论自由化的短暂窗口期随后被当局关紧。”

其实,武汉肺炎漫延,中共的头等大事不是防疫,而是维稳,维护广大民众对共产党的盲从和迷信,所以,收紧舆论便是共产党的必然治理逻辑。

虽然当局对民众实行严厉的维稳措施,但围绕武汉肺炎,中共高层、中共中央和地方当局却在展开一场政治斗争的又一轮搏杀。

首先就是关于武汉肺炎隐瞒不报,到底是谁的责任?湖北当局开始挑战中南海。武汉市长周先旺在央视访谈中,毫不客气将责任推给了中共“核心”习近平。

旅美学者何清涟分析,熟悉中共政治尤其是党内斗争史的人都明白,哪怕上级错得离谱,下级也是“奴才该死,臣罪当诛”。如果不是背后有人撑腰,借周先旺几个胆子,他也不敢这样公开“甩锅”给中央领导(习近平)。

1月28日,亦即周先旺接受央视采访之后的第二天,BBC发表了一篇作者署名为“白信”的文章《武汉肺炎下的治理溃败:京-汉-闽政治观察》。白信近年偶尔会以特约撰稿人身份在BBC上发表文章,涉及题材基本是中国高层政治,矛头直指习近平,而且毫不讳言自己有内幕消息。

何清涟指出,白信文章清算的不是习近平新冠状肺炎这一单领导责任,而是习近平接任中共掌门人以来的所有政绩。

对于习近平多日没在央视露面,何清涟判断,在周先旺央视讲话引发的舆论潮中,习近平需要几天时间垂询下问,思考下一步对策。直到2月7日,习近平因势成事,转守为攻,放出两招。一招是国家监察委宣布派出专案小组调查李文亮事件涉及的全面问题,将民间对政府控制言论的强烈不满引向李文亮之死本身。

李文亮调查组的派出,再让官媒配合宣传赞扬李文亮,让习近平化被动为主动,从举世指责的第一责任人一变而为监察者与调查者,这招虽然难逃无耻指责,但却四两拨千斤,让民众将湖北地方当局当成陷害忠良的恶官酷吏。

另一方面,中南海内部,习近平和上海派就武汉病毒所这一致命单位也展开了争夺,习中央正式宣布武汉病毒研究所,由中国解放军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陈薇院士全面接管。

此次新冠状肺炎被外界指是人工改造的病毒泄露所致,北京一直拒绝美国医生前往中国协助抗议,成为世界最大疑点。现在中国病毒研究所的P4实验室正处于风口浪尖,39岁所长王延轶和她的院士丈夫舒红兵也是舆论焦点。

自媒体《燕铭时评》2月7日播报,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知情人士Q先生披露,舒红兵是江绵恒马仔;江泽民之子江绵恒,90年代进入中科院系统,负责全院高技术研究所的研究与发展工作,主导改组成立中科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上海生科院),建立由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上海高校、上海医院、及军队医院、研究所联合组成的上海帮生工系统利益圈,操控生物领域重大研究项目的立项及巨额经费划拨,在医疗生物科技领域形成上海帮政商利益团体;而舒红兵是上海帮生工系统利益圈中重要一员,被江绵恒安插到武汉大学,间接掌控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这一涉及军工生化武器的重要地盘。

另一名熟悉中南海政情的消息人士K先生表示,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只是前台木偶、小角色,其任职是江绵恒通过中科院系统多个重要马仔操控所致,背后除了其丈夫、江绵恒马仔舒红兵,还有江泽民家族及上海帮,在上海和军队生工系统的重要代理人。

分析还指,近期北大生命科学前院长饶毅实名举报上海生科院裴刚院士等人学术造假等,事件都不单纯,是习近平阵营与江泽民集团在生工系统展开搏杀的征兆。

对于习近平能否抗过武汉肺炎导致的政治强冲击?何清涟分析,这冲击固然不会让他即刻下台,也会迫使他结束任期后下车。出于政治安全的考虑,习近平决不会拱手退让。二十大之前的中国政治注定波涛汹涌,在朝在野各方力量都将参与这场政治绞杀战。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华为有能力秘密进入全球通信网络已10年
陈秋实近况 疫情“只是刚刚开始”
专家:病毒2秒就能传染 政府立法:征用私人资产
暖心的加拿大 十天五大举动令世界华人泪目
疫情难控 流行病专家:这才是预防的关键
全球60%恐被感染?钟南山谈李文亮 激动落泪
中美冲突再次升级!美起诉4名中共军人
乐极生悲!“万家宴”变“肺炎生命共同体”
加拿大面对疫情束手无策:最后坑惨的还是华人
钟南山对新冠症候有新的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