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时光故事》第87期 20211211)

京剧名家为人妻18年还育有一子,真实性别竟是男人!中国双面间谍的传奇人生

最近,网络上曝光了年近七旬的华裔巨星尊龙,在宴会上与友人合影的近照。人们开始追忆起,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这位最早走上好莱坞舞台,并获得极高赞誉的华裔影坛巨星。

尊龙最耳熟能详的作品莫过于《末代皇帝》,这部当年横扫奥斯卡的电影,帮助他登上了事业的巅峰。而他的另一部代表作《蝴蝶君》,知名度虽不比《末代皇帝》,但却根据一个真实的事件改编。

事件的主人公就是中国京剧名家时佩璞,一位雌雄同体的双面佳人。

《时光故事》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BU2WSefxD318PvJvuwCmSw

偶然邂逅,萌生情愫

时佩璞1938年出生在山东,在昆明长大。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老师,即使在现在的社会背景下,也是妥妥的书香门第。

从学生时代起,时佩璞就喜欢京剧,并颇有天分,曾与后任云南省戏剧家协会主席的关肃霜合作演出,后拜著名京剧小生姜妙香为师。

在昆明大学就读期间,时佩璞学习了法语,后来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一名专业的京剧演员,在北京京剧团担任旦角演员和编剧的职务,可以说是当时的金饭碗。

1964年,时任法国总统戴高乐宣布承认红色中国,随即与红色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这也让法国成为第一个承认红色中国,并与红色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西方大国。

建交后,法国着手在北京建立大使馆,并开始招聘工作。20岁的法国乡村小伙伯纳德·布尔西科投递了会计的职位并被录用。怀揣着对古老东方国度的好奇,伯纳德踏上了前往北京的飞机。

1964年底,法国驻北京的第一位代表克劳德·沙叶在家中举办聚会,那是伯纳德第一次见到时佩璞。

当时的时佩璞以男扮女装的花旦扮相亮相,举止温文尔雅,优雅高贵,加上本就皮肤白皙,一出场就吸引了全场的注意,伯纳德更是一下子就被勾住了魂儿。同时,时佩璞还能讲一口流利的法语,对法国文化十分了解,很多历史事件和典故信手拈来,对于伯纳德来说简直就是偶像般的存在。

伯纳德于是鼓起勇气,呼吸急促地走上前去,手足无措地与时佩璞搭讪,就连搭讪的理由都显得青涩和拙劣——伯纳德称自己想和时佩璞学习中文。面对着眼前这个羞涩、稚嫩的少年,时佩璞笑着答应了他的请求,并约好了下一次和他见面的时间。

现在回想起来,伯纳德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对时佩璞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他只知道只要能跟时佩璞在一起,就很快乐,也正应验了那句话,所有的感情都是盲目的。

如聚会上时佩璞应许的一样,他耐心地教授伯纳德中文,还带他逛遍了北京城,从寻常巷陌到名胜古迹,他们一边游览,一边聊着中国的历史、法国的文化,聊所有他们共同感兴趣的话题。

时佩璞比伯纳德年长6岁,生活上的照顾,心灵的沟通,都给伯纳德带来了极大的温暖和慰藉,让伯纳德始终不能停止对时佩璞的想念。

水乳交融,海誓山盟

1965年,伯纳德收到了一封邀请他加入巴西丛林科考队的信,这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机会。他告诉了时佩璞,自己一直渴望去亚马逊丛林中探险,可能不会再回到中国了。

两人一起来到紫禁城外的金水桥边,他们最喜欢在这里一起散步。时佩璞沉默很久,对伯纳德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浙江上虞祝家有一名女子,为上京赶考乔扮成男装……时佩璞给伯纳德讲起了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

故事讲罢,时佩璞望着伯纳德说:“这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也是我的故事”。他说中国有很强的重男轻女观念,自己出生后差点被父亲抛弃,从小就被当成男孩子养,而其实他是个女孩。

听到这番话,看着面前眉清目秀的这个人,伯纳德一把把时佩璞搂在怀里,深情地说:“我一定替你保守这个秘密,你是我最亲密的朋友,我一定会保护你。”

如今我们已无法证实,时佩璞是否真的对伯纳德说过这样的话,即使说过,伯纳德是否从心底相信了时佩璞所说的。

当晚,伯纳德把时佩璞带回了自己的寓所,他们第一次发生了关系。据称,在发生关系的过程中,时佩璞坚称要按照东方传统,房事必须在黑暗的环境中进行,让伯纳德把灯关掉。二十出头的伯纳德之前也没有很丰富的性经历,因此整个过程都由时佩璞主导。

1965年底,时佩璞告诉伯纳德,自己怀孕了,这让伯纳德欣喜若狂。那时,他即将远赴巴西工作。临行前,他向时佩璞保证,自己一定会回来找他们母子俩。

而伯纳德这一走就是四年。四年之中,他与时佩璞也断了联系。

北京重聚,铤而走险

1969年,如自己当年许诺时佩璞的那样,伯纳德回到了中国,在法国驻华使馆做档案保管员。几经辗转,他找到了时佩璞,立刻焦急地问:“我们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他现在在哪里?”

时佩璞不慌不忙地从隔壁房间领出一个四岁的男孩,说自己给他取名时度度。伯纳德看着面前孩子的混血长相,眼窝深陷、眉毛浓重,的确与普通的中国孩子在相貌上有所不同。于是他确信,这个孩子就是自己和时佩璞的爱情结晶。

当时文革已经拉开了序幕。作为一个外国人,即使时度度是自己亲生的孩子,伯纳德也不可能和他还有时佩璞住在一起,这可能会给他们带来杀身之祸。

无奈之下,伯纳德只能每周与时佩璞在外面见一次,他们约定在王府井,因为那里是北京最繁华的地方,人来攘往,不容易被发现。不过,这种定期的相聚最终还是被有关机构发现,伯纳德也被监控了起来。

见不到心爱的妻子让伯纳德发狂,他于是向监管自己的机构提出,可以利用在大使馆工作的便利条件,为他们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只要能见到妻子时佩璞。

就这样,伯纳德被允许与时佩璞见面,作为交换,他开始不断向中国有关机构提供自己从使馆内部获得的文件和信息。

1972年,伯纳德在北京大使馆的工作结束,不得不返回法国,但他一直与时佩璞保持着书信联系。

五年后,伯纳德再次争取到蒙古乌兰巴托法国大使馆的工作机会。虽然深知乌兰巴托气候恶劣,气温可低至零下40度,不能洗澡,食物种类也很匮乏,但为了能和时佩璞近一些,伯纳德仍毅然前往。

从1977年到1979年,每隔一个半月,伯纳德都有一次出差北京的机会,每次都会历经36个小时火车的颠簸,为的就是能见时佩璞和孩子一面。

当然,为了可以持续获得与妻子和孩子见面的机会,伯纳德在两年的时间里,前后为中国有关机构提供了约30份从法国使馆内部获得的“机密文件”。

远走法国,谜底揭晓

为了能把妻子和孩子带到法国一起生活,伯纳德一直四处奔走,并终于费劲周折,在1982年为时佩璞和孩子申请到了法国签证。

全家一起在法国生活的那段时间是伯纳德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妻子是京剧艺术家,凭借自己的才华在法国混得风声水起,在外面被人尊称为“时先生”,回到家是自己贤惠的妻子。

但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1983年6月30日,法国安全局以涉嫌间谍活动逮捕了伯纳德和时佩璞。

在法庭上,面对法官关于时佩璞身份的提问时,伯纳德平静地说:“这是我的妻子,我孩子的母亲。”这个回答让所有人都十分震惊,因为从着装和打扮上,时佩璞虽然举止优雅,但没有人会认为他是个女人。

法院不得不请医生对时佩璞进行检查,以判断他的性别。虽极力反抗,时佩璞最终还是被法医验明了正身,他的确是一名男性。同时,在DNA测试结果面前,时佩璞也不得不承认,那个叫时度度的孩子,是他从新疆以3000元的价格,从一个贫困家庭买来的维吾尔族孤儿,和伯纳德以及自己都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可想而知,当时的伯纳德,用晴天霹雳、五雷轰顶这些词已不能概括他的心情。在不到20年的时光里,他始终处在一系列编织的谎言中;一心深爱着的妻子,到头来竟连他的性别都没搞清楚。

这些残忍的事实对伯纳德尊严的羞辱、感情的伤害日夜折磨着他。在被监禁期间,他曾用刀片自杀,想用结束生命的方式了结心中的痛楚,最终被及时发现并抢救过来。

而法庭的审判足足等了三年。1986年5月,法国法院认定伯纳德和时佩璞间谍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6年。由于两人的背景,以及案情涉及的复杂外交关系,再加上后来证实,即使伯纳德向中国方面提供了大量文件,但由于文件级别较低,并未对法国核心机密造成重大影响,1987年,时任法国总统密特朗颁布特赦令,伯纳德和时佩璞被提前释放。

形同陌路,直至死别

被释放后的时佩璞,为了养家糊口只得再次穿上戏袍,靠唱戏和教京剧为生。他的事迹在法国华人圈里很出名,许多人都把他视为为国家牺牲自我的英雄。

加拿大导演大卫·柯南伯格以时佩璞和伯纳德为原型,拍摄了电影《蝴蝶君》。当时大卫想把电影的版权费分给当时已穷困潦倒的时佩璞,却遭到了他的拒绝。

时佩璞对优渥的生活已不再渴望,他只希望能得到伯纳德的原谅。

2009年6月30日,时佩璞因心脏病在巴黎去世。弥留之际,他的意识已经模糊,可仍然逢人便说,自己的爱人叫伯纳德。

而得知时佩璞死讯的伯纳德,正住在一座养老院里,他对时佩璞去世的消息反应冷漠。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他说:“他死了,我并不意外,他病了很久。我们两个的故事已经是40年前的事了。他做过那么多对不起我的事,都没有一丝怜悯之心。他死了,盘子已经空了,我自由了。”

疑惑与猜测

故事讲到这里,你一定会心存疑问:伯纳德在和时佩璞发生性关系时,没有发现他是男性吗?时佩璞到底是不是中国间谍呢?

关于这个问题,有一种说法是,法医在检查时佩璞的身体时,发现他的阴茎是隐藏的,松弛的阴囊皮肤类似于女子的阴唇,在黑暗的环境下,让伯纳德相信时佩璞是女性。甚至还有荒诞的说法,称时佩璞会某种中国奇术,可以让自己在生理上模仿女性而不被人察觉。

另外,伯纳德在接受采访时曾说,时佩璞和孩子到达法国前,他曾与一名男子同居,这也从侧面证明了伯纳德可能并不是单纯的异性恋。而通过时佩璞在北京京剧团曾经的同事回忆,时佩璞本身也有同性恋倾向。所以两人在交往期间,有可能彼此心知肚明,只是大家都沉浸在美好的感情中,不愿轻易捅破这层窗户纸。

而关于时佩璞到底是不是中国官方的间谍,从很多京剧界人士,以及当代作家刘心武写过的回忆时佩璞的短文,我们也许能够看出一些端倪。

早在上世纪60年代末至80年代,时佩璞就已经在北京东城区新鲜胡同,以及和平里地区拥有两处可以使用和支配的住宅,且住宅里有电视机、录音机等在当时还很稀有的家用电器,同时还安装了电话,这简直是难以想象的。

时佩璞优越的生活条件,是不是因为接受了国家机构赋予的谍报工作使命?是不是为了和国外人员更好地接触以方便工作呢?

虽然很多答案已无法得知,但我们更愿意相信,伯纳德和时佩璞之间的感情是真挚的。

《时光故事》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BU2WSefxD318PvJvuwCmSw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没跑了 潘石屹的麻烦接踵而至
汇不抵债 中共外汇储备只够用……
你不一定知道:这样拨打911会收到552元账单
加拿大继续发福利!和华人有关的12项财政预算
惊爆!美澳与任正非这场暗战 今天终于真相大白
反复无常 习当家被曝难伺候
老美一天三记重拳 中南海仅剩招架之功
习近平连任真的铁板钉钉吗?
“叼盘”走了,“政委来”了!环时会朝这个方向发
重磅!美宣布制裁34家中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