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时光故事》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BU2WSefxD318PvJvuwCmSw

  2009年3月11日,德国慕尼黑地方法院发出的一纸逮捕令,指控居住在美国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的无国籍人士、当年89岁的约翰·德米扬鲁克就是那个在二战期间为3个纳粹集中营担任看守,参与谋杀至少2万9千名犹太人的“恐怖伊万”。

  来自于前苏联的文件

  1943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事即将结束的前夜,纳粹德国加紧了对犹太人的屠杀行动。在纳粹德国如今位于波兰境内的索比堡集中营和特雷布林卡集中营中,一批批犹太人被看守们带进毒气室屠杀。伊万·马切科就是带领犹太人进毒气室的看守之一。据幸存者回忆,这个脸上和脖子上都有伤疤的男人对关押的人犯下了令人发指的暴行。在他任看守期间,大约有2万9千名犹太人的死亡与他有关,其中大部分是妇女和孩子。年龄最大的受害者是一名99岁的荷兰犹太人,最小的受害者是在被送往集中营时出生的婴儿,他们在到达集中营后就被送进了毒气室。由此,伊万·马切科因为凶残被称为”伊凡雷帝“又译为“恐怖伊万”。

Capture.PNG

  1974年,美国《乌克兰新闻》主编迈克尔·汉努夏克向参议员雅各布·贾维茨提供了一份名单,其中有70多名怀疑与纳粹有合作又移民到了美国的人。

  美国移民局对名单进行了调查,排除了大部分名字,最终有9个人无法排除,其中有个名字就是,约翰·德米扬尤克。

       在1974年之前,约翰·德米扬尤克一直在美国克里夫兰近郊的福特车厂里当着机械工人。他身材魁梧,沉默寡言。准时上班,按时下班,养活着老婆和一对儿女。人们只知道他是来自乌克兰的移民,在50年代来到美国,他是家里的好丈夫,工厂里勤劳的工人,和善的老邻居。至于他之前的历史,无人清楚。

WeChat Image_20210924132354.jpg

图片说明:在克利夫兰汽车厂里上班的约翰·德米扬尤克。

WeChat Image_20210924132445.jpg

 

  德米扬尤克撒谎

  伊凡雷帝是俄罗斯历史上最有名的沙皇之一,残暴是他的代名词,杀人是他最大的爱好,清洗怀疑不忠的贵族,杀害东正教大主教,甚至亲手杀死自己的儿子。

  一名在特雷布林卡集中营的乌克兰看守,以对犹太人的残酷无情继承了伊凡雷帝的大名,被称为“伊凡雷帝”也就是“恐怖的伊万”。

  当德米扬尤克的照片传到以色列的时候,正是以色列追查纳粹战犯的高峰,此时的以色列既有实力又有空闲,更重要的是,还有很多大屠杀幸存者在世。特雷布林卡集中营的幸存者里有9人认为自己认出了德米扬尤克,他不但是看守,还是最著名那个看守——“恐怖伊万”。

WeChat Image_20210924132504.jpg

  一份看守身份卡揭开了一件尘封于历史中的悬案。

  据幸存者说,德米扬尤克就是那个在集中营里残酷杀害犹太人的刽子手,他积极帮助纳粹折磨屠杀犹太人。

  有人看到他用钢管殴打囚犯,用刀砍断他们四肢;他还把犹太妇女的胸部挖掉,将对方折磨致死;还曾非常投入地将孩子们赶进毒气室。

  在集中营里,恐怖伊凡成为许多人的梦魇,这些幸存者,无时无刻不想将他抓住并且绳之于法。

  除此以外,美国司法部对纳粹余孽的特别调查办公室OSI,还从特雷布林卡一名党卫军警卫奥托霍恩获得了证词,他指认了德米扬尤克的照片,说他在集中营服役过。

  1977年8月,美国司法部向法院提交请求,要求撤销德米扬尤克的美国公民身份,理由是他申请签证时撒谎。

WeChat Image_20210924132524.jpg

图片说明:索比堡在波兰与乌克兰边境上。

  而且OSI找到了来自索比堡的三位警卫宣誓作证,证明德米扬尤克曾在此当警卫,其中两人指认了他的照片。

  对于自己的历史,德米扬尤克是这么说的,他在1920年出生在乌克兰文尼察州的一个村子里,在苏德战争爆发时参加了红军,并在1943年赤刻战役中被俘,成为了纳粹战俘营中的一员。

  德米扬尤克承认自己曾在入籍手续中撒谎,伪造了历史,主要原因是他想移居西方,不想回到苏联统治下的乌克兰,因此就冒充了在波兰的乌克兰人的身份。

  美国公民身份的诉讼,并没有证明德米扬尤克是特雷布林卡集中营看守,但他的确是撒了谎,因此法官褫夺了他的美国公民身份。

WeChat Image_20210924132556.jpg

图片说明:怀疑是集中营看守的约翰·德米扬尤克不同时期的照片

  德米扬尤克的案件在美国引发了不同族群间的对立,犹太裔对他恨之入骨,要求尽快驱逐他,并且把他引渡去以色列受审。然而,乌克兰移民却站在他一边,认为这是苏联的阴谋,旨在破坏反苏德乌克兰人,立陶宛人等移民在美国的声誉。原因在于,最早揭发德米扬尤克身份的记者汉努夏克,声称关于德米扬尤克的身份,是他在1974年前往乌克兰基辅期间,在苏联报纸和档案馆获得的。但身为美共党员汉努夏克,他的身份动机被质疑了,被认为是苏联克格勃的阴谋,用假文件来陷害老实人。

  德米扬尤克失去公民身份后,只能申请了政治庇护,但这一申请又在1984年被美国政府驳回。

WeChat Image_20210924132618.jpg

图片说明:特雷布林卡看上去根本没有集中营。

  比美国政府更关心约翰·德米扬尤克的是以色列,他们在战后一直致力追踪二战迫害犹太人的纳粹战犯,并且与60年代成功抓捕并审判了阿道夫·艾希曼。以色列根据纳粹和纳粹合作者惩罚法,要求把德米扬尤克引渡到耶路撒冷受审。引渡官司从地方法院一直打到了最高法院,美国最终法院拒绝了德米扬尤克的上诉,允许进行引渡。

  1986年2月28日,德米扬尤克被美国驱逐出境,坐上了前往以色列的飞机。

WeChat Image_20210924132645.jpg

图片说明:德米扬尤克被引渡到以色列。

  世纪审判

  德米扬尤克的到来引发了轰动,以色列以国家名义对他进行起诉,罪名是在特雷布林卡集中营中屠杀犹太人,犯有战争最反人类罪,最高可判死刑。

  根据检察官的说法,德米扬纽克于1940 年被招募到苏联军队中,一直战斗到1942年5月在克里米亚东部被德军俘虏。然后,他于7月被带到海乌姆的德国战俘营。检察官声称他自愿与德国人合作并被送到特拉尼基的营地,在那里他接受了作为莱因哈德行动的一部分——看守囚犯的训练。

  罪名主要指控是,三名幸存者将德米扬尤克认定为特雷布林卡的恐怖伊凡,就是他操作汽油发动机向毒气室输送气体。

  他不仅以折磨、杀害犹太人取乐,甚至会用刀切下犹太女人的乳房,将其折磨虐杀至死。

  有集中营的幸存者回忆当年的酷刑时候说:

  伊凡会拿刀剑击碎囚犯的头颅,砍下犯人的耳朵,折磨他们。有孕妇的腹部被刺穿,有人的眼睛被挖了出来,那些人面目全非,刀痕累累。

  虽然已经过去几十年,但对于很多幸存者来说,“伊凡雷帝”至今是他们内心的巨大噩梦。对于这名纳粹刽子手,必须让他为自己的罪行接受应有的惩罚和制裁。可想要审判这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恶魔,却没想象中容易。

  以色列国内有大量的二战中的犹太幸存者,而且很多都是特雷布林卡集中营逃出来的。控方找到了多达11位证人,他们都是当年集中营的幸存者,让他们指认约翰的罪行。

  在法庭上,很多证人如今都已垂垂老矣,他们声泪俱下地回忆着当年的噩梦惨况。光是听到那些证词,就让感到不寒而栗。案件开庭后,引发了全世界范围的关注,以色列政府对案件做了公开电视直播。这是以色列有史以来第一场,也是唯一一场电视台全程直播审讯的诉讼案。大量的二战幸存者开始涌向至法庭门口,对着镜头,民众们毫不掩饰对这个恶魔的憎恨、民意汹涌,证据凿凿。

  这场审判,看上去早已成为定局,约翰就是伊凡雷帝这件事似乎已经板上钉钉。但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起看似毫无争议的案件,竟然会在此之后僵持了三十多年。

Capture.PNG

 图片:德米扬尤克在法庭上

Capture.PNG

图片:一审判决有罪,以色列人松了一口气。

  真相难寻

  首先,作为案件被告人的约翰,否认了检方对他的所有指控。他不承认自己就是犯下无数罪行的纳粹刽子手。而是声称自己虽然在二战期间进入过集中营,但只是作为囚犯而非看守。其次,美国检方提供的证据照片,毕竟是来自于苏联,因而受到了怀疑。因为当时正值美苏冷战期间,以至于两国之间经常针锋相对明争暗斗,只要是苏联的,就是值得怀疑的。

  以至于当时的舆论开始出现偏斜,很多人表示声援约翰。因为他们认为:这是苏联陷害反苏乌克兰人、立陶宛人和移民美国犹太人的手段。甚至于当时约翰的律师谢菲特就相信德米扬鲁克只不过是美苏冷战下不幸的政治牺牲品。不仅如此,约翰聘请的律师团队,也以案件存在的诸多疑点为由,进行无罪辩护。

  最大的问题是,幸存者的证词存在问题。有几个犹太证人的证词,因为年事已高,记忆混乱而无法自圆其说。在法庭上,他记不清自己在集中营受害儿子的姓名,甚至还说自己是搭火车从以色列去的美国。还有的证人在法庭上怒火中烧的指认约翰是杀人魔,可律师却找到了一份39年前的书面证词,上面黑纸白字地写明了,证人在1943年亲手杀死了伊凡雷帝。可如今,他又站在法庭上指控伊凡为伊凡雷帝,这显然与当年的证词自相矛盾。

  不仅如此,约翰的家属后来发现,有份说明德米扬鲁克“有可能不是伊凡”的材料,被美国检方故意隐瞒。这个欲盖弥彰的行为,让辩护律师找到了漏洞。他以此为突破口,成功证明了这位约翰·德米扬鲁克,并非当年的刽子手伊凡。

Capture.PNG

  疑案追踪

  一连串的法庭交锋,再加上诸多证据找出又被推翻,让案件逐渐陷入僵局。难道他真的是无辜被冤枉的?但随着案件的调查,新的证据来了。一张身份证明的出现,摧毁了辩方翻案的希望。这个证据是一张纳粹党卫军入会卡,上面显示德米扬鲁克曾在波兰的索林堡服役。这恰恰印证了德米扬鲁克之前的证词——当年,德米扬鲁克填写移民美国的签证申请书时,亲笔写道:二战期间,他待在波兰一个叫索比堡的地方。突然找到的新物证,打了德米扬鲁克和他的律师团队一个措手不及。在法庭上,他一时慌乱,结果承认了,自己身上有纳粹纹身。这是专门从事灭绝活动的党卫军特别小组,才会有的特征。局势瞬间扭转——约翰成功被定罪,法庭当场宣判处死刑。

  一时间,关注案件的以色列人民纷纷表示大快人心,希望能早日将恶魔送上绞刑架。然而万万没想到,反转又来了。 

  上世纪90年代,德国柏林墙被拆毁,苏联政府也宣布解体。随之,一份苏联档案被公开。档案表明伊凡雷帝的真名并不叫伊凡·德米扬鲁克,而叫伊凡·马尔琴科。而且从照片来看,两人长相差距太大,显然不是同一个人。

Capture.PNG

Capture.PNG

图片:比对照片。

  由于无法证明这到底谁才是当年操作毒气室的纳粹,加上约翰一直坚持上诉。在没有新证据的情况下,以色列最高法院只得对案件重审。最后法庭将德米扬鲁克无罪释放。被释放之后的德米扬鲁克得以重新拿到美国国籍,回到了家中。

Capture.PNG

图片:无罪释放。

  但是这起案件到这里仍然没有结束。直到1999年,在美国专门致力于追查二战战犯的“特别调查办公室”OSI 的坚持不懈追查下,案件再次有了新的突破。

  一直以来,“特别调查办公室”OSI不愿放过某些疑点,他们采取了和以色列不同的调查方式,放弃那些不可靠的证词,而是要找到白纸黑字的铁证。OSI在莫斯科和立陶宛发现了新的苏联档案,这些档案证实了德米扬尤克曾与1943年-1944年在索比堡、弗洛森堡等集中营工作。

  2009年,也就是在他安静地生活了20多年之后,新的官司再度降临,这次德国发出了对他的引渡请求。约翰·德米扬尤克被重新逮捕,送往德国接受终极审判。91岁的德米扬鲁克声称自己有病,全程躺在轮椅上接受审判。这一次,他没能逃脱法律的制裁,被判刑五年。

Capture.PNG

  遗憾的是,在等待上诉期间,德米扬鲁克在德国的疗养院去世。而按照德国的法律规定,如果犯人在上诉期间过世,法庭将自动撤销犯人的罪名。而随着德米扬鲁克的去世,也让这起世纪疑案,就此烟消云散,不了了之了。

       有人说,耗费几十年时间去追查一个已经衰老将死的战犯,不是白忙吗?但是追凶不仅仅是为了让当年犯下罪行的人接受制裁,更是让我们铭记战争的伤害与教训。历史和真相,绝不会遗忘每一个恶魔,即使他们逃过了监狱和惩罚,他们的灵魂也永远得不到安息。

WeChat Image_20210924132719.jpg

图片:今天在特雷布林卡的纪念公园。

WeChat Image_20210924133001.jpg

图片:索比堡集中营遗址。 

WeChat Image_20210924133111.jpg

  就在去年,仍有关于德米扬尤克新的照片被发现,显示他正在接受训练。

《时光故事》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BU2WSefxD318PvJvuwCmSw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明年初!疫苗接种率超85% 中国或将开放边境
韭菜们接刀!房地产税真的来了
啥信号?中共军报大谈太上皇复辟政变
到底什么原因让习近平对台湾不敢轻举妄动
突然提“有序更替” 习近平连任之路又出状况?
872天!史上最长最惨烈的“封城”:150万人丧命
"鱿鱼游戏"火遍全球!加拿大地铁上演这样一幕
张文宏罕见开口谈疫情 这次风向变了?
时隔3年半老美终于杀回来了 拿香港开刀?
瑞士与96国交换税务数据 多少中共权贵背后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