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1、中共定下高收入标准 共同富裕被指掐死中国经济

中共总书记席习近平宣示要实现“共同富裕”,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提出要加强对高收入的规范和调节。人民日报社旗下的《中国经济周刊》31日报道指,“年收入50万元人民币以上,可以认定为高收入家庭”。常驻北京的彭博专栏作家舒曼撰文表示,习近平新政策可怕之处正是将中国带回共产党掌权初期的状态,如同亲手掐死中国经济发展。

《中国经济周刊》题为“共同富裕新路径:多高收入会成为调节目标?”报道指,2019年,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曾表示,中国拥有全球规模最大、最具成长性的中等收入群体。中等收入群体的标准是,以中国典型的三口之家的年收入在10万元至50万元之间。报道指,“言外之意,年收入50万元以上,可以认定为高收入家庭”。

不过报道也引述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市场与价格研究所所长杨宜勇指,高收入是相对的,一般说来超过当地平均收入3倍的人就算是高收入。

人社部原劳动工资研究所所长、中国劳动学会特约研究员苏海南表示,“对高收入者,个人所得税一定是应征尽征,要征收到位;财产所得税和资本利得税,应该进一步优化调整,不能只按固定的20%税率征收;还要适时开征房地产税、遗产税、赠与税等”。

常驻中国北京的彭博专栏作家舒曼撰文表示,习近平提出的共同富裕及一系列产业镇压措施造成恐慌,富豪们争相磕头掏钱捐赠响应,民间也不再愿意冒险创业,顶尖人才流向没效率的国企及低阶工作,抑制经济创新活力。

舒曼指出,中共当局想要改善财富不均的情形,应该透过福利及税收制度的调整来解决问题,经济才会受益,而不是藉著“共同富裕”名义,引发有钱人恐慌,被迫争先恐后磕头送钱。更令人担忧的是,这种监管措施已蔓延至各个领域,从严重依赖国家主导的产业政策来推动的新兴产业,到对加密货币的扼杀、加强对私营企业的控制,种种措施显示共产党对中国经济的强行介入。

舒曼续指,或许中共政府在过去40年对经济强有力管理是事实,但只有当“党松手时,经济才慢慢有所起色”。中国的经济奇迹不是共产党行动的胜利,而是党的退出。

而中国经济及社会氛围变成这样,对中国经济竞争对手来说是“振奋人心”的好消息,而习近平政策也预示,中共的双手再次勒紧中国的脖子,股市韭菜绝不是唯一被习近平掐到喘不过气的族群。

2、拜登与阿富汗前总统“最后通话”曝光 闪电崩溃没想到

阿富汗目前已由塔利班掌权,前总统贾尼潜逃出境,阿富汗政府溃败速度之快,也是美国政府始料未及。据路透社8月31日独家报道,美国总统拜登在7月23日曾和贾尼的对话,两人讨论政治战略、军事援助等议题,这通电话也是拜登与贾尼最后一次透过电话交谈。双方似乎都没有意识到整个国家即将落入塔利班手中的危险。

拜登在电话里首先对贾尼说,如果贾尼能够公开宣示有控制阿富汗局势的计划,那么他就会提供协助。拜登随后称赞由美国政府训练与资助的阿富汗政府军说:“你显然拥有最好的军队,面对7到8万名善战的塔利班士兵,你有装备精良的部队共30万人。”

报道指出,拜登在与贾尼通话的大部分时间里都专注于阿富汗政府的“认知”问题,拜登对贾尼说:“世界各地和阿富汗部分地区的看法是,政府在与塔利班的对抗方面进展不顺。无论是否属实,都必须呈现出不同的一面。”

拜登对加尼说,如果阿富汗的主要政治人物一起召开新闻发布会,支持新的军事战略,“这将改变人们的看法,我认为这将带来巨大的变化。”

贾尼告诉拜登,他如果能够平衡军事解决方案,就会有和平到来,不过他也强调“必须加快步伐”,因为阿富汗正面临全面入侵,包括受到巴基斯坦后勤支持的塔利班,以及主要由巴基斯坦人组成的1至1.5万名国际恐怖份子。

不过当拜登希望贾尼应该找来前总统卡尔扎伊一起开记者会时,贾尼反驳:“卡尔札伊没有帮助。”并强调:“时间紧急,我们不能把每一个人都带来,我上次和卡尔札伊见面110分钟,他诅咒我,还说我是美国的走狗。”拜登对此略有迟疑,随后则说:“我将对此保留评断。”

3、塔利班求助 中共陷入进退两难

美军结束自阿富汗撤离行动,塔利班发言人苏海尔沙欣向中国喊话寻求支持。沙欣在接受《南华早报》旗下刊物《本周亚洲》访问时表示,塔里班希望与中国合作在阿富汗构筑和平,并将兑现其承诺,防止该国成为“恐怖份子的集结地”。 不过,中共外交部避谈是否承认阿富汗新政府。学者分析,中共在阿富汗议题上处于进退维谷的状态。

沙欣表示,“我们已经准备好与中方就如何促进两国关系、建立地区和平以及帮助阿富汗重建交换意见。”他还说,“中国,我们伟大的邻国,可以在阿富汗重建及阿富汗人的经济发展和繁荣中,发挥建设性和积极作用。”

俄新社31日报道,塔利班将于9月3日宣布组建新政府。

尽管塔利班向中国喊话寻求外交及经济支持,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8月31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被问到中方是否会承认阿富汗塔利班政府时,仍然回避作答。

他说,“我们希望阿富汗组建开放包容、有广泛代表性的政府,奉行温和稳健的内外政策,坚决打击各类恐怖势力,同各国友好相处,顺应本国人民愿望和国际社会普遍期待。”

旅居美国的中国独立学者刘仲敬表示,“中国现在是进退维谷,中国的中亚政策以前一直是跟着俄罗斯走的。”

由于俄罗斯、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旗帜鲜明地支持反对塔利班的“北方联盟”,中共不敢轻易表态。“中国若为了塔利班,可能得罪中亚五国、威胁上海合作组织;但具体跟着俄罗斯走,若控制不了塔利班,巴基斯坦、阿富汗边境,以及中巴经济走廊局势会恶化,进退都难。”

进退两难的中共,却仍希望在国际舞台掌握对于阿富汗局势、美军撤兵的话语权。

8月30日,联合国安理会以13票赞成、0票反对、2票弃权的结果,通过关于阿富汗问题的决议草案。安理会15个成员仅中国和俄罗斯投了弃权票。

这个决议由美国、英国、法国一起提出,呼吁塔利班为希望离开阿富汗的人提供安全通道,允许人道主义工作者进入该国,并维护妇女和儿童的人权。决议进一步要求不要将阿富汗用作恐怖分子的庇护所。

汪文彬在31日的记者会中重申, “美军撤出阿富汗表明,肆意对他国进行军事干涉,将本国价值观和社会制度强加于别国的政策注定是行不通的,只会以失败收场。”

4、危!中共这项投资“兵不血刃”控制全球战略咽喉

全球贸易80%通过海运完成,而港口是海运的节点,中国不但在本土坐拥世界十大港口中的7个,而且已在至少60多个国家有国有企业投资、兴建援建或租赁港口。英国前国际贸易大臣利亚姆·福克斯和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麦克法兰最近联名撰写的一篇文章说,“今天,中国在全球拥有96个港口,其中一些地处海上贸易的关键地点,让北京在不用一兵一卒、一船一舰、兵不血刃的情况下获得战略支配地位”。

中国最大航运企业“中国远洋运输集团公司”是中共“一带一路”的主力部队。该集团官网声称,截至今年6月,该集团在全球36个港口营运,管理357个泊位,其中210个为货柜泊位,码头组合遍佈东南亚、中东、欧洲、南美洲和地中海等地。

中国最大港口业务公司之一“招商局集团公司”官网则称,2000年中企经营的海外港口不到10个,但至2019年,中国在海外以收购、投资承建援建和租赁等形式完成的项目,总计已多达101个。

中国港口实力在近20年“发展迅猛”,招商局集团仅在去年就完成位于欧洲、中东及加勒比等地区8个优质码头的股权交割,使该集团全球港口布局拓展至27个国家、68个港口。

中共官方公开报道显示,从2013年开始,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几乎每年都要走访一个港口,包括去年3月疫情依然严峻之际前往浙江省宁波舟山港考察,以及2019年访问希腊比雷埃夫斯港,港口在习近平“中国梦”中的地位可见一斑。

观察家指出,港口不仅是船舶来往的停靠之地,还直接涉及一个国家的进出口权、贸易往来,关系到造船、陆地运输、供电网络等一系列基础建设和经济政策。

华府智库“捍卫民主基金会”研究员辛格尔顿表示,中共全球战略的核心,是在具有重要地缘战略意义的国家建立港口,包括位于海上咽喉要道的国家,这些港口联系使北京不仅可以对港口所在国施加政治影响,甚至也可以对周边国家施加政治影响力。

商业港口被视为具有军用和民用的双重性,可以被升级用于军事目的。中共的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就是建立在扼守红海和苏伊士运河的入口吉布地港。辛格尔顿指出,中共最终或将能够在其所控港口附近海域限制美国海军的活动,影响美国海军应对世界各地危机的能力。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高晓松正式从阿里离职 中共下令文艺界学习思想
习近平想复制文革 培养红卫兵 但手段错了
加拿大人不满疫情下大选!投票率低自由党失宠
脱钩加速:中共下令关闭美国一机构
习近平20大连任路上“杀无赦”
土地承包终结? 中共土地政策出现重大转向
危机升温 中共将实施海上新规
塔利班的一场惊天杀戮,中国退役武警枪下逃生
美核心外交人员撤离阿富汗 拜登一小动作被骂翻
中共军方攻台演习释放异常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