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万维读者网博主骆远志日前发表了题为《看懂这次美国总统选举》的评论文章,文章从跨国公司、全球化及左右两派的对垒等视角,分析了这次大选出现的种种怪象。

文章说,几天前《纽约邮报》释出重大新闻,揭露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家族的疑似贪腐问题。更令人惊讶的是,这篇报道迅速被Twitter和Facebook在网上屏蔽,理由是原始信息来自骇客行为。支持川普的共和党议员们马上反驳说,媒体曾报道“俄罗斯文件Steele Dossier”和“川普税表” ,内容不利于川普总统,同样源自骇客行为,后者更是非法获得, 但Twitter和Facebook从未屏蔽。媒体必须公正,而这两家互联网巨头公然偏袒拜登反川普。它们偏心程度之严重,在美国总统选举史中前所未有。

此事在美国政坛引起轩然大波,影响还远没有结束,还将有更多后续事件发生。很多朋友表示惊讶和愤怒,但是还未见人讲清楚Twitter和Facebook行为背后简单而重要的政经原因。这套原因不仅影响Twitter和Facebook,也同样影响着从硅谷到华尔街、从底特律到好莱坞的成千上万家美国大公司。它决定了当前的美国政治大局,在可预见的未来也将继续主导美国政治的发展,所以值得探讨。

以Twitter公司为例,它是全世界最大的互联网社交媒体之一,资本雄厚,社会影响力巨大。它拥有超过13亿账号,大约3.3亿活跃用户。其中美国用户大约6200万,在各国中最多,但还不到全世界总用户数的五分之一。试想如果你是Twitter的总裁,坐在加州三番市的办公室里考虑公司未来,你会怎么想、怎么看待美国政治?你会发现:

第一, Twitter在美国市场已经饱和,美国对于Twitter的未来不再那么重要。类似地,Twitter在西欧和日韩等传统民主国家里也都很成功,市场也相对饱和。

第二, 对于Twitter未来发展最重要的是那些欠发达的人口大国,包括中国、印度、俄罗斯、南美和中东各国等。目前Twitter在这些市场的占有率还较低。

第三, 美欧日韩等民主国家都是成熟的法制国家,Twitter的言行受到法律保护。无论Twitter爱他们还是恨他们、赞扬他们还是诋毁他们,Twitter在这些国家的经济利益基本不受影响。但是中国、俄罗斯、中东等独裁国家的情况不同。如果迎合那里的当权者,Twitter就可能获得新市场,如果违逆当权者,Twitter就会被逐出市场。

面对这样的现实,Twitter总裁的想法显而易见。他只能迎合那些控制大市场的独裁者们,不惜得罪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里的政府和人民。具体讲,他会改变Twitter的言行、思想、和经营行为来取悦独裁者,然后再努力劝说民主国家的政府和人民接受自己的言行、思想、和经营行为。在美国的民主政治里,他会支持对独裁者们怀柔的候选人,并劝说大众不要与独裁者们为敌,以让自己继续与独裁者们做生意。

在这点上,众多的跨国公司都与Twitter类似,比如硅谷里的Facebook、Google、Microsoft,华尔街上的高盛、摩根大通、花旗银行,媒体业的CNN、Bloomberg、路透社,制造业的波音、3M、通用电气、通用汽车、Caterpillar,零售业的沃尔玛、Costco,娱乐业的迪斯尼、NBA、NFL,等等。它们都依靠美国社会创立并壮大、从美国赚取最多利润,但是都发现美国市场已经饱和,都希望进入中国、俄罗斯等新兴大国。为此,它们都需要赢得独裁者的欢喜,于是它们就支持对独裁怀柔的美国政治力量,劝说美国民众不要仇视独裁。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商业公司都是在法律框架内追求最大利润的机器。只要不犯法,它们做任何能赚钱的行为,不论是否违反道义或民主理念。那些不这样做的公司,成不了行业翘楚;那些不这样想的人,不可能进入大公司的高层。

美国人民的基督信仰和民主精神源远流长。跨国公司连同它们的利益相关者群体,为了赢得国际市场,努力在美国人民面前强调世界各地的联系、不同文化与传统之间的相通、和国际组织比如联合国的重要,事实上淡化了民主与独裁的生死对立、基督教与其他宗教包括无神论的根本不同、以及美国精神的独特和对世界的引领作用等。跨国公司散布的这套观念就是“全球主义Globalism”。现实中,如果有人指责跨国公司帮助独裁者,全球主义者们就会说,“美国也到处有压迫、独裁国家其实也有民主”,比如 Bloomberg的创始人、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布隆伯格就说,“习近平不是独裁者”、“中共也听从人民的声音”;如果有人强调美国的独特性或基督精神的唯一真理性,全球主义者就指责对方是“种族主义者”、“其他宗教或无神论也是正当信仰,与基督教有同等地位”。

回顾历史,全球主义已经盛行了几十年,并曾为美国带来巨大的成功与财富,也为世界上的很多国家和人民带来利益与发展。比如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施行马歇尔计划,帮助欧洲恢复经济与社会,也让美国得到市场;韩战后美国巨额援助日本、韩国和台湾等亚洲各地,为它们带来资本和技术,帮助它们从极贫极弱中迅速富裕起来,同时也扩展了美国在亚洲的影响;美国帮助沙特阿拉伯等中东国家发展石油工业,让它们从中世纪一跃进入现代、成为世界上最富裕的地区之一,美国也得到廉价可靠的战略能源。类似成功的例子还有很多,不胜枚举。

全球主义的实践并非一帆风顺,也曾经历过巨大失败。比如在1960、70年代,美国把伊朗视为最亲密的盟友之一,两国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教育等诸多方面全面紧密交流。在美国的保护和帮助下,巴列维国王主导了旨在去伊斯兰传统的“白色革命”,让古老的波斯王国迅速现代化。但是伊斯兰势力反扑,在1979年发动革命,推翻国王,实行伊斯兰法,一下子抹掉了几十年来的现代化成果。革命后的伊朗视美国为最大敌人,把手里积攒的美元和美国造武器用于和美国为敌,在世界各地攻击美国人和美国利益。

全球主义的最大失败发生在中国。自从1972年尼克松访华,美国对中国的根本战略就是,利用全球化把中国从斯大林主义陷阱中拉出来,让中国理解和接受自由民主的思想和制度,创造机会让中国从落后的农业国快速进入现代化国际大家庭,同时也让美国从中国的进步中受益。从1972年到2016年,这个大战略在实践中磕磕绊绊,比如曾在1989年64事件中遭遇挫折,但是美国一直没有放弃。

可惜的是,自从2013年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政治快速回归毛泽东路线,让中国老百姓惊讶、也出乎美国的意料。尤其是2018年习近平通过修宪变成终身领导人以后,对美国的敌意在中国政治中上升到主流地位,在军事、情报、外交等诸多领域挑战美国利益。在经济领域,中国利用举国体制压迫美国企业转移技术、对美国企业开展间谍活动,让美国社会对全球主义强烈怀疑。川普总统在2016年的当选就是选民对全球主义的一次否定。

自二战以来,全球主义已连续为美国服务了七十多年,现在它的“产出”降低、“成本”增加,二者基本相抵,所以美国在反思、酝酿改弦更张。以川普总统为代表的保守派倾向于抛弃它,而以拜登为代表的左派倾向于大幅修正它。变革的核心是经济政策,两派都试图修改法律,让跨国公司觉得把工作岗位移出美国无利可图、或至少没有以前划算。对全球主义的取舍,就是这次美国总统选举的主线和关键点。

全球主义在美国根深蒂固,改革必然造成急剧的利益重新分配,波及整个美国精英阶层,所以近年来美国内部纷争激化,国家处于70多年来未有之大变局。川普2016年上台, 试图用“美国优先”路线代替全球主义。在经济上,他与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欧盟、日本等公开对峙,影响众多美国跨国公司的利益;在外交上,他把中国看作美国最主要的竞争对手,替代俄罗斯,推动美国的军界、外交界、情报界、学术界、和新闻媒体界等的大换血,用熟悉中国的人代替熟悉俄罗斯的人,造成既得利益的官员、学者、社会意见领袖等群起对抗变革、反川普。这些人构成的非正式网络就是川普派经常诟病的Deep State。

“全球主义过时了”已经是美国社会的共识,两大政党都要改革。川普总统作为政治局外人当权,没有与旧势力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施政大刀阔斧。他的中坚支持者群体是那些坚信耶稣精神和自由民主价值的保守主义者。在野的拜登支持渐进式改革,希望以此拉拢社会各阶层里对川普不满的人。拜登的核心支持力量是东西海岸的跨国大企业、它们的雇员、供应商和其他利益相关者。

美国的民主制度历史悠久、机制完善,深入社会的每个角落,左右两派都很强,力量差距很小,不存在一方占绝对优势的情况,所以任何一方要取得执政权就必须在每次选举中都竭尽全力,团结每一份可以团结的政治力量。在跨国公司相关人群之外,民主党还联合了少数民族尤其黑人、非法移民、环保主义者尤其强调气候变化的人、大学校园里极端反对种族歧视的知识分子、以及留恋社会主义的来自东欧和中国等地的新移民。川普的支持者分布在广大的中部和南部,包括恪守基督信仰的教徒、个体和中小商人、中下层白人劳工、农民、和从古巴、委内瑞拉、东欧或中国逃亡到美国的反社会主义者们。

很多华人受不了美国大选中的激烈纷争,觉得美国怎么这么乱、是不是要完蛋了?如果看清美国正在面临的国家战略大转变、以及相应的美国社会大讨论,就会理解政治纷争是必要的,就不会对美国政治有隔膜感和恐惧感了。

目前,川普和拜登两个阵营之间的竞争进入白热化,双方言辞尖锐,支持者们也情绪激动。在这样的时期,人们尤其不该忘记,美国两党之间的关系更像两个球队之间的竞争,而不像毛泽东与刘少奇集团之间、或国民党与共产党之间的那种你死我话的斗争。只要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在法制的框架内、靠言语而不是杀戮来拉拢群众、吸引选票,民主制度的大框架就还完好,输的一方就不是衡输、赢得一方也不是衡赢,双方未来都还有希望重获权力。

有选举就有输赢。如果自己支持的候选人输了,心里肯定很难过。大选比体育比赛更严肃。比如水门事件造成共和党在1976年大选中败北,民主党卡特当选总统。他心怀1970年代左派的幼稚想法,对世界局势认识肤浅,结果让霍梅尼在伊朗上台,赶走了美国的盟友巴列维国王,从此几十年让美国遭受伊朗的各种攻击,也让几代伊朗人民受到独裁体制的压制,失去自由。

但是美国并没有从此走向衰落。美国选民在四年后选出了里根总统。里根曾被认为极端保守,当选几率极低。但是卡特的四年让美国选民看清左派的荒谬,于是给了里根新机会。里根重振美国雄风,让保守思想重返美国社会,使得美国经济腾飞、打败苏联。民主制度有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手握选票的公民要,永不言败。

全文链接:https://blog.creaders.net/u/13147/202010/387520.html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特鲁多大手笔拨款10亿刀:要给这些人免费建房
李嘉诚3千万带李嘉欣回家 3小时后原配却突然
这种情况下,川普赢定了
华裔骑警法庭上作证:孟晚舟在被捕时显得惊讶
重磅!FBI逮捕5名中共在美“秘密公安”
NDP省选赢了又要发钱:每家1000刀、免费疫苗
19岁的林青霞,20年的青春,无言的结局
亨特前合伙人再次出手 拜登“无处可逃”
这张照片惊爆:白宫椭圆办公室遭秘密“偷拍”?
面对中共制裁 美国强硬回击:再批准对台军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