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8月20日,离美国大选仅74天。就在这一天,发生了一场轰动全美的事件,川普总统前首席策划师班农,被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起诉,指控涉嫌在2年前的“我们建墙”众筹活动中,存在欺诈行为,侵占数十万美元的捐款。当天上午,班农被纽约邮政警察,而不是FBI,从一艘豪华私人游艇上带走,在下午的首次庭审中,班农拒绝认罪,在参加完传讯听证会后,以500万美元保释金获释。

《时代》周刊曾以班农为封面人物发问:班农是世界二号权势人物吗?1953年出生于弗吉尼亚州军港城市诺福克的班农,曾在“福斯特”号驱逐舰上服役担任军官7年,并在五角大楼担任过美国海军作战部部长特别助理。他拥有哈佛大学MBA学位,曾在高盛担任投资银行家,担任过副总裁,后来转型成为一名媒体人,在上世纪90年代,他还是好莱坞的执行制片人,曾制作过18部电影。加入川普竞选团队前,班农担任网络媒体布赖特巴特新闻网执行主席。2016年,作为川普竞选团队负责人,班农是帮助川普胜选的主要功臣之一,在川普的一些关键决策上产生重大影响。

虽然2017年4月5日,班农离开了白官,但最近有消息称,班农可能重回白官,协助川普的连任大选。

万维时评人士雨声认为,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选择在这个关键时间段,公布起诉书并逮捕班农,并以500万美元的保释金为限制,限制班农只能在纽约和首都华盛顿地区行动,在没有获得许可前不得使用私人飞机或船只。其根本目的,在于通过这种吹毛求疵的诉讼,把班农限制死,使得他在距离大选仅仅不到3个月的时间内,无法脱身到美国各地去帮助川普助选。

让我们先来看看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这几年都做了什么,背后到底是什么色彩。根据维基百科,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全称是United States District Court for the Southern District of New York,,属于联邦地区法院,其上一级法院为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

2017年1月23日,民主党外围组织“华盛顿公民责任与伦理”在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起诉川普,指控他持续的商业行为违反了宪法薪酬条款,在2019年的裁决中,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站在“华盛顿公民责任与伦理”的一边,随后2020年2月,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驳回他们的判决。

接下来,2017年6月12日,川普发表一条推文后,遭到多名反对者留言攻击。随后,川普拉黑了7名关注者,这几名攻击者以此起诉川普,而后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裁定,川普的推特帐号不配享有言论自由,不得拉黑别人…… 现在川普已经将此案上诉至最高法院。

第三件,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针对川普的身边人,已经进行了多起诉讼,其中把川普的前私人律师科恩关进了监狱,后来科恩为了减轻罪状,开始反击川普,并在今年要出一本书继续攻击川普。

第四,在把自身不太干净的川普前私人律师科恩搞进监狱后,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随后开始对川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进行所谓的“调查”。

第五,今年7月底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发布全国临时强制令,禁止川普政府在疫情期间对申请绿卡移民设下的“公共负担”排除规定,但随后这个禁令在8月12日被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推翻。

第六,就在班农被起诉的同一天,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裁定,驳回川普请求,要求他必须交出历年报税纪录给曼哈顿地区检察官。

看到上面的这六件事,是不是有些蹊跷,大家应该大体明白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在这关键时期拘捕班农到底要干些什么。

为了更好的理解这件事件,下面我们来说一说,“我们建墙”案的来龙去脉。

“我们建墙”案的第一被告人——布莱恩·科尔法奇(Brian Kolfage),1982年出生,是一名坐在轮椅上的美国退伍重度伤残军人,在美国空军服役期间,在伊拉克受伤后截肢。2018年12月16日,他在众筹网站gofundme.com上发起的一个为联邦政府建设美墨边境墙募捐的众筹项目:We the People Build the Wall。这个众筹项目一上线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与此同时,民主党民众搞了一个相对应的“我们给梯子”的众筹,结果一对比,输得一踏煳涂。

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筹款金额迅速升到2500万美元,这个项目的巨大成功,引发了民主党势力的极大敌视,并迫使作为平台的众筹网站出面介入。

2019年1月,网站方面警告科尔法奇:如果他无法明确地为这些捐款给出一个合法的非盈利组织作为目的地的话,网站就将把所有的捐款都退回。——而这个众筹项目也确实在2019年1月被网站撤下。

为了保住这些民众捐款建墙的资金,科尔法奇找来了班农以及一名叫Andrew Badolato的风险投资人,也就是本案的第二与第三被告人,一起创建了一个叫“我们来建墙”(We Build the Wall Inc.)的非营利性组织。

按照众筹网站的要求,同时将募集所得资金的用途从“捐给政府”改为“雇用私人企业来承建边境墙”,因为捐钱给联邦政府修墙这件事情,在法理上似乎没有得到支持。

作为对捐款民众的承诺,科尔法奇表示“不会从募得的捐款中领取一分钱的报酬。捐款将全部被用于建墙”。

而纽约检方则认定,科尔法奇本人通过班农控制的另外一个非盈利组织,向科尔法奇的妻子,一名很有影响力的网红,以“媒体公关”的名义打钱到她的帐户内,大概是一个月2万美元。

纽约检方认定班农拥有的这个非盈利组织总共从“我们来建墙”(We Build the Wall Inc.)获得了100万美元。扣除每月给伤残军人的妻子的2万美元后,还剩下几十万美元还在班农控制的非盈利组织手中。

经济问题是最容易被政党彼此攻击的领域。说实在的, 任何一个非盈利组织都要有开支才能维持基本活动,从基本的办公人员,媒体公关人员,到旅行差旅等费用,大体占捐款的5-15%不等,而纽约检方指控的几十万美元,仅占总捐款额的3%左右。

很明显,起诉班农,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啊!即使最后案子无罪撤离,也在先现阶段,起到“污名化”班农及共和党的作用,影响即将开始的美国大选。

所幸,由于班农早在之前就已经与川普名义上切割,并且涉及的这个众筹是差不多2年前的事,这个诉讼对川普个人来说,影响几乎是没有。但对于试图帮助川普助选的人来说,影响却是很大。

时评人士认为,长期以来,建立在契约互信的基础上,美国社会的运行成本很低,但随着民主党不断推进“政治正确”,利用诉讼危及民众利益,搞得人人自危,相互怀疑,隐藏自己的意见,更是极大地伤害了法治。民主党的这种做法,极大地透支了美国社会的运行成本。

班农成为2016年川普竞选团队高级顾问中。被起诉的第6人。其他5人分别是:罗杰·斯通(Roger Stone),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里克·盖茨(Rick Gates),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和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他们都是在通俄门调查下被特别检察官穆勒随后起诉的。较低级别的竞选顾问乔治·帕帕多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也有受到指控。

回过头看看川普,可想而知,川普也的确不易。

今天我们的评述就到这里,希望给大家一个不同的,或者相同的视角。欢迎大家留言,发表您的独特看法。谢谢大家,祝大家有一个愉快的周末!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官媒对李克强视而不见 原来又是王沪宁搞的鬼
大温增又新增一个病毒检测点 无需预约
蓬佩奥亲自前往联合国总部 向中俄喊话
没法呆了!黑龙江一副市长出逃美国
出了这等事!这国要求北京立刻给个说法
李克强重庆灾区视察 新华社竟没有一句话
卫星照片罕见曝光:中共核潜艇进出地下洞库
特鲁多叫停国会止查丑闻 将全面改革社会福利
美军高调穿越台湾海峡 向中共释前所未有信号
习近平灾区视察照片中 网友发现了重大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