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万维读报》20211219-3)

三朝帝师 世界上最危险的人

美国知名主持人休伊特(Hugh Hewitt)周四(12月16日)发表一篇专栏评论,他谈到“钯金杂志”(Palladium Magazine)10月刊出的关于中共常委王沪宁的文章,文章认为,王沪宁虽然鲜为人知,但他在负责制定中国未来的政策,而且他对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有超常的影响力,王沪宁几乎可以肯定是世界上最危险的人。

钯金杂志介绍“王沪宁思想”的文章说,王沪宁是中共最顶尖的意识形态理论家。习近平每个标志性的政治概念都是他提出来的,包括“中国梦”、反腐运动、“一带一路”倡议、战狼外交,“共同富裕”,甚至“习近平思想”。王沪宁同样是习近平的前任——江泽民“三个代表”以及胡锦涛“和谐社会”的幕后推手。所以他被人称为“三朝帝师”。

这篇文章的作者、笔名为“N. S. Lyons”(里昂),休伊特没有透露该人士的真名。

里昂在文章中介绍说,王沪宁喜欢躲在暗处,不喜欢出现在公众面前。他是一个失眠症患者和工作狂,以前的朋友和同事说他非常内向和谨慎。王沪宁出生在上海,大学毕业后执教于复旦大学,1995年,在上海帮大佬吴邦国的推荐下,江泽民提拔他进京。王沪宁执行了一项严格的工作方式,从来不跟外国人交谈。在这种精心打造的黑面纱下,西方很少有人了解王沪宁。

王沪宁30岁时获得美国资助奖学金,于1988年在爱荷华大学做访问学者半年,走访了超过30个城市和近20所大学;他于1989年回国担任国际政治系主任,1994年任复旦大学法学院院长。

王沪宁逐渐成为中国抵制全球自由主义的主要人物。他认为,中国要由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的党国管理,文化上要统一和自信。他希望创造新的核心价值观,就是把马克思主义、中国传统的儒家法家思想、西方国家主权和权力的最高理念,以及民族主义,把这些大杂烩相融合,产生一种新思想。

2020年美国大选发生动荡的时候,王沪宁的书《美国反对美国》在中国被抢购一空,人们以为美国衰落了,其实王沪宁的书说的是,他在30年前就认为美国衰落了。这就是是习近平“东升西降”说法的来源,但王沪宁提出的解决方法是一个大杂烩,也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因为马克思主义和中国传统价值观是格格不入的。

但王沪宁没有想到的是,他当年在美国看到的问题也接踵抵达中国,美国的噩梦也是中国的噩梦。共产党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迅速把中国转变为地球上经济最不平等的社会之一。中国最富有的1%的人口现在拥有全国31%的财富。但中国的大多数人仍然相对贫穷,靠每月不到1000元的收入维持生活。

中国就业市场竞争激烈,“毕业等于失业”成为一种社会流行语,而且失业队伍还在不断扩大。年轻人涌入城市寻找工作,农村地区开始没落。在城市里,因房价太高,年轻人买不起房子。中国生育率已经降到2020年每名妇女1.3个孩子,低于日本,是世界上生育率最低的国家之一。这令中国经济前景陷入危机。

里昂说,如果从民主选举、新闻自由和尊重人权的角度看,中国从来没有自由化;但在追求现代“消费”方面,中国已经彻底自由化。不过,这更像是王沪宁的噩梦,中国现在被虚无的个人主义和商品化所吞噬。

面对中国的种种问题,中共别无选择,只能采取更严厉的行动来阻止西方经济和文化,就是自由资本主义对中国社会的生存威胁。于是习近平发动了“共同富裕”运动。他在1月份宣布,“我们绝对不能让贫富差距扩大,实现共同富裕不仅是经济问题,而且是关系党的执政基础的重大政治问题。”

在这种危机背景下,王沪宁在中共体制内关于现在要走什么道路的长期辩论中似乎赢了。这就是目前一连串打压中国高科技企业和社交媒体、扼杀教育培训行业以及影视娱乐界名人消失、未成年人每周玩电子游戏这种“精神鸦片”不得超过3小时的原因。

里昂认为,考虑到历史上其他“灵魂工程师”的历史,这场代表王沪宁思想的运动,以及他所设计的社会主义价值观,他推行这些是一场赌注,而成功概率为零。

中共的独裁产生了它自己的生存危机,中共最害怕亡党,一切为了维护党的生存,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这些手段暂时有效,但是饮鸠止渴,最终会加速自己的灭亡。而在灭亡之前,独裁者会陷入疯狂,独裁者的“国师”会先疯狂起来,世界会因为他们的疯狂进入灾难之中。

反派已被肃清 香港“全过程民主”开演

1984年12月19日,也就是37年前今天,当时的中共总理赵紫阳与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在北京签订了中英联合声明,声明定下了中共政府对香港的基本方针,“一国两制,港人治港,50年不变”,同时承诺会保障香港公民的人身、言论、出版、集会、结社、通信、罢工、以及宗教信仰等各项权利和自由。这些基本方针,后来都由基本法以具体条文方式加以落实。

37年后的12月19日,“50年不变”还不到25年,香港举行立法会选举。这次选举跟以往不同,在国安法通过后,大幅修改选举方式,原本民主派立法会选议员,大部分已被拘押或流亡海外,其余的都被剥夺了参选资格。

原定于2020年9月6日举行的香港立法会选举,因为民主派会获得大的胜利,所以被中共借口新冠疫情推迟至到今年,中共迅速在去年推出“港版国安法”,大肆抓捕民主派人士。到了今年12月,民主派已经被彻底肃清,香港将投票选出新一届立法会议员,实际上,这场立法会选举已毫无悬念,候选人全部都是“热爱党”的人士。

香港在新选举制度下举行的首场选举便是选委会选举,而有资格参与选举委员会投票的人士仅有占香港总人口0.1%,仅仅7971人,回顾2019年上一届的人数量则超过了24万人。然而,这届的少数具有投票权的居民还都是来自北京批准的名单。当局伪装民主的做法十分荒谬。

而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则评价这次选委会选举是公民参与的典范,虽然投票的人数不多,但符合均衡参与和具广泛代表性的原则。她说香港将进入“新时代”。是的,她这个背叛了700万港人的政治木偶,确实把香港带入了一个政治木偶的表演舞台,进入了“全过程民主”,一个反对派也没有的新时代。

今年8月26日,作为立法会中最后一名民主派议员的郑松泰,被裁定不符合拥护香港《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的条件,因而不符合当上选举委员会委员资格,并被港府同时引用中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取消了他的立法会议员议席。郑松泰被剔除立法会,标志着香港立法会的黄色时代终结,北京将“红色”木偶充填整个议会,使香港的议会成为空前的“清一色”。

在习近平臭名昭著的“国安法”下,香港今时的政治生态已不能再用以往的目光去看待,现时议会内只有所谓爱国和不爱国的分别,“爱国者治港”已取代“港人治港”成为香港政制的新内涵。香港现在的选举不如说是场假民主的宏大表演。

民主派支持者参与政治的空间在这部国安法下被严重压缩,香港不少政治团体被迫宣布解散,知名社运民主派团体香港支联会成为了历史。真是如网友所说:“世界失去了一个香港,中国多了一个直辖市。”

战狼是中共的化妆师 还是毁容师

中国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因为参与中共的军事工程,美国政府考虑对“中芯国际”实施制裁,中共外交部12月15日举行例行记者会,发言人赵立坚表达了所谓“严重关切”。赵立坚是中国资深的战狼外交官,巧言善辩,但他在“定于一尊”的体制下,他也只能抛出一些党八股语言,以避免违背上意。当今,中共发言人就是政府的化妆师,以装饰国家颜面为己任,但如果把口红描到眉毛上,那就不是化妆师,而是“毁容师”了。

这次赵立坚以“愤怒性关切”的语调,对美国提出了三点指控:一是指责美国泛化国家安全概念,将科技和经贸问题政治化;二是指责美国违背市场公平竞争原则,歧视中国的科技发展;三是要求美国停止用国家力量打压中国企业。然而,这三点指控,完全可以倒转过来打中共自己的嘴巴!

首先,最擅于“泛化乱用国家安全概念”者,全世界非中共莫属!从过去政治斗争的“反革命罪”,到最近的“香港国安法”第22条的“颠覆国家政权”罪,哪一个不是“国家安全概念的泛化”?苹果日报创办人黎智英,仅仅“在会场外现身”维多利亚公园悼念六四事件31周年晚会,并点燃一根蜡烛,一句话没说就遭到判刑13个月;中国公民记者张展,仅仅因为独立报道武汉疫情就被逮捕入狱,目前处于生命垂危之中,试问这是不是“国家安全的泛化”?

至于“将科技和经贸问题政治化”,中共不仅利用科技和经贸手段达成政治目的,甚至把中国企业情报化、盗贼化。依据中国《国家情报法》,情报机构可以要求有关任何组织和公民,协助和配合中共的情报工作;在某一天,只要党国需要,所有境内外的企业都可能摇身一变成为中共的情报机关;谁要是不服从,不仅本人受罚还会株连九族!

再看是谁在打压中国企业?2021年2月,中共推出所谓《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以所谓“反垄断”、“共同富裕”、“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等等名义,对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京东、美团、拼多多等科技巨头以及支付宝、微信等平台,进行监管和打压。以所谓“双减”政策限制校外培训行业,导致千万从业人员顿时断送生计。以上种种,是否正是中共以国家力量对中国企业进行的无理打压?那千万人失业后的生计又如何维持?

凡是赵立坚所指责于美国的话,都可以转头指向中国自身。实际上,中国所谓“战狼外交”不过是一种“死猪不怕烫外交”,牛皮吹破的结果,就是自己打自己嘴巴!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雪藏47天 现身上海 彭帅终于可以说话了
黑幕曝光,亚马逊加入中共大外宣
海归金三胖 朝鲜人民曾经的希望
疫情或失控 特鲁多要再锁国:禁外国人入境
怎一个“惨”字 中国互联网正经历前所未有风暴
许家印金主猝然离世 毛阿敏接万亿金融帝国?
清华教授直言:钱被国家挣走 院士都很穷
周焯华被捕开始发酵 澳门中联办副主任被免
加拿大宣布入境新政!72小时内离境要阴性检测
中共芯片“弯道超车”宣告惨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