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时光故事》第4期 20210403)

《时光故事》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BU2WSefxD318PvJvuwCmSw

观众朋友们好!欢迎大家回到《时光故事》,今天我们来给大家来聊一聊澳洲史上最著名的悬案,博蒙特三小姐弟离奇失踪案。这个案子多年来始终未能破获,然后在半个世纪后,案情似乎突然出现重大突破......

时光回到55年前,1966年1月26日,当时中国正在准备开启一场文化大革命,而这一天正好是澳大利亚的国庆节,在南澳大利亚著名的Glenelg海滩上,发生了一起至今未破的失踪案!这起悬案引发澳大利亚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警察调查行动,但最终以失败告终。

博蒙特姐弟失踪案

博蒙特夫妇与三个可爱的孩子住在阿德郊区的Harding Street 109号,一间小屋子里,四周绿树成荫。离他们家不远处,便是广受欢迎的Glenelg海滩。平日里,大女儿喜欢带着弟弟妹妹到海滩上晒晒太阳、一路玩耍。那时的阿德郊区平静而荒凉,人们普遍认为,孩子在没有监护人照顾下独自外出并无不妥。

大女儿简,当时已经9岁了,显得比较成熟,平日里已经可以照顾7岁的妹妹阿娜和4岁弟弟格兰特。

1月26日,在南澳大利亚那是炎热的一天。和往常一样,博蒙特姐弟三人搭乘公共汽车前往海滩,通常车程只需5分钟。因为大女儿简已经能够照顾弟弟妹妹,孩子的父母也并未担心。早上10点,姐弟三人离开家门,而博蒙特夫妇也各自出门会见客户和朋友。

按原计划,孩子们本应搭乘中午的一班公共汽车回到家中。然而,这一天,和往常有点不一样。博蒙特夫人提早赶到车站却发现孩子们并不在这一班汽车上。她以为孩子们可能没有赶上这一班汽车,便打算再等等看看。但是这个看上去稀疏平常的决定令博蒙特夫人,后半生,后悔不已。如果当时她便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也许就是完全不一样的故事!

下一班汽车是下午2点,孩子们依然没有回来,博蒙特夫人心中开始不安起来。但她担心孩子们可能已经在回家的路上,如果出门寻找可能正好错过,于是仍然留在家中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一秒一分,就这样过去了……。直到下午3点,三姐弟依然没有回家,此时的博蒙特夫人担心起来。

Glenelg海滩上的钟塔很多年前就存在了。按理来说,孩子们不可能是因为忘记了时间不回家。此时的博蒙特先生刚好回到家中,夫妻俩在情急之下立即出门寻找孩子,但一无所获。

晚上7:30,夫妇前往当地的警局报了案。之后,博蒙特先生在海滩上彻夜寻找自己三个幼小的孩子,不安和内疚笼罩着整个夜晚。

搜寻55年 仍未发现尸骨

案发次日早晨,警方正式宣布三名孩子失踪。

调查人员分析,三个孩子在一起的安全性要高于单独一个孩子,且大女儿简已经能照顾好弟妹,不可能出现单独某一个孩子走丢的情况。因而此时只有两种合理解释,一是发生了溺水等意外事件,二是可能被诱拐。

就此,警方展开大规模的搜索,但在海滩及周边地区都没有找到任何与失踪孩子有关的物品,包含孩子的衣物,带出家门的书,毛巾或玩具等等。警方还组织了大规模海上及水底搜索,但也未能找到三个孩子的尸体。于是,警方推测,三名孩子不是发生了意外,而是极有可能遭到了“诱拐”!

此宗案件震动了整个澳大利亚社会,案发前,当时的家长们都认为孩子独自出外玩耍是件非常正常的事。然而,这一事件的发生,彻底地粉碎了这一观念,也改变了澳大利亚家长日常看管子女的方式。案发之日也因此被称作:“澳大利亚失去纯真的一天”。

最后一次见到孩子

事发后,有目击者表示,曾在孩子失踪前见过他们最后一眼,这名目击者是一名邮递员,之前就和三个小姐弟非常熟悉。他称自己在事发当日下午3点左右,曾看到三个孩子独自在离海滩不远的一条叫Jetty 路上,朝回家的方向走去。

当时孩子们还停下来与他打招呼,看起来很兴奋。

然而,令人不解的是,三个孩子平时非常守时。按原定计划,他们已经比预定时间晚了三个小时,为何不紧不慢地在大街上独自漫步?对这一反常情况现象警方也无法解释。警方推测,有可能是这名证人记错了时间,根据推断,邮递员见到孩子们的时间应该在上午。

此外,又有多名目击者称,曾在海滩附近见到三个孩子和一名高个子金发男子在一起。  数名证人都称,曾在海滩附近见到三个孩子和一名高个子、金发男子在一起。这名男子的脸看上去很消瘦,运动员体格,被太阳晒得黑黑的,穿游泳短裤,大约在35岁的年纪。虽然对长相的描述可以采信,但证人对年龄的估计很可能是不准确的。这可能是导致后来警方无法确定嫌疑人的原因之一。

目击者们说,最后,这名金发男子和三姐弟一同离开海滩,警方估计离开的时间应该在中午12:15左右。

此后,对这几个孩子很熟悉的一家当地烘培店的女店主称,在大约同一时间,大女儿简,曾经来店中买馅饼和肉饼,用的是澳大利亚镑的一镑纸币。当时她觉得很奇怪:首先,孩子们之前从来没有在店中买过肉饼,他们不爱吃肉饼,肉饼可能是替那个男子买的;其次,孩子的母亲给孩子的钱最多只有几先令,仅够三人的车费和饭钱。应当有其他人给了孩子这张纸币。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澳大利亚镑是1910年至1966年2月之间流通的一种法定货币。也就是说,案发两周后,这钱就不再流通了。这种一镑面值的纸币在60年代是相当大的面值。到底有多大呢?据说当时1000镑就可以买一套房子。即使是成人也不会随身携带一张那么大面值的钱,更别说给这么小的小孩了。由此可见,罪犯的经济条件是相当不错的。

博蒙特夫妇表示,自己的三个小孩子非常害羞,不太可能会和陌生人一起玩耍。由此可见,应该是熟人作案。二女儿阿娜也曾偶然偷偷地告诉过妈妈,“姐姐在海滩那边有个男朋友”,但当时博蒙特夫人并未给予重视。

嫌疑人

本案的嫌疑人众多。有些由于年龄差距太大,或当时没有汽车,或穷困潦倒,或当年没去过南澳州的阿德莱德市……也不太可能作案。下面我们来看看以下几个可能性较高的嫌疑人。

第一名嫌疑人Harry Phipps

这名嫌疑人Harry Phipps在2004就去世。2013年出版的一本名为《The Satin Man》的书,提到一个人可能与此案有关,书中称他是撒旦,没说具体名字。警方调查发现,书中撒旦指的是Harry Phipps。Harry的儿子也承认,自己曾在案发当天在自己家的后院见过这三个失踪的孩子,后来父亲把尸体埋在工厂背后的沙地里。

Harry住在离那个海滩只有180米的地方,长相符合画像,案发时应该在40来岁。他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外表富有魅力,注重健身,爱打高尔夫,但家人和小圈子都知道他迷恋撒旦,还有恋童癖加性怪癖。他喜欢在家中扮演撒旦。只要有撒旦符号的东西,就能让他性兴奋,无法自抑。他有一个小木屋不让任何人靠近。家人个个都很怕他。Harry甚至性虐自己的亲生儿子,直到儿子13岁。另外两位他雇佣过的工人称,自己曾在Harry的要求下在他位于阿德莱德市附近的工厂后面挖了一个坟墓大小的洞穴,但并不知道洞穴的用处。

2013年,根据雷达的提示,工厂背后有一块一米见方的地方被人挖过,于是警方挖掘了那个地方,但并未发现尸体。2018年在电视台的赞助下,警方又再次来到工厂,进行了更深,更大范围的挖掘,花了整整八小时,但只找到一些零星的动物的尸骨。

Harry Phipps从各方面看是嫌疑最大的人。他生活在附近,时间自由,有车,可能与孩子们早就相识。他的身上随时有一镑纸币。他的富有和事业成功迷惑了许多人,使他死前一直躲过了人们的怀疑。专家看了对他儿子的采访视频认为,他儿子说的应当是实话,但同时也隐瞒了更多的真相。至于警方,则一直没有找到尸体,有可能,Harry一开始确实如他儿子所说,把尸体埋在工厂背后,但此后担心被发现,第二次处理了尸体。

第二名嫌疑人:贝凡·斯宾塞·冯·埃纳姆

这名嫌疑人贝凡·斯宾塞·冯·埃纳姆案发时约21岁,是一名会计。这个老外的名字太长,不过里面有个冯字,我们暂且就在这里叫他冯先生吧。根据后来的报道,冯先生在1983年绑架并残忍谋杀了15岁的理查德·凯尔文,他还涉嫌参与其它多起绑架并谋杀儿童和青少年的案件,但都因证据不足,而未予起诉。

被警方认为高度可信的一名证人在1990年另一起案件的庭审中称,这位冯先生曾在一次谈话中吹嘘自己数年前把博蒙特三姐弟从海滩带走。他说自己在他们身上实施外科手术,把他们“连接到一起”。其中一个孩子在手术中死亡,所以他只得把其他两个孩子一并杀掉,然后抛尸到阿德莱德南边的丛林中。冯在案发时确实身在阿德莱德,也是恋童癖。这位证人还称冯经常到事发海滩更衣室附近偷窥,因而他对事发地也十分熟悉。

亦有争议认为冯与此案并无关联。证据是冯在案发时仅21岁,远小于目击证人对嫌犯的描述。此外,他谋杀的理查德·凯尔文以及其他可能涉嫌的受害者,身份有一定的共同特征,但与博蒙特三姐弟的特征并不符合。

第三名嫌疑人:亚瑟·斯坦利·布朗 

亚瑟·斯坦利·布朗是和冯一起被列为博蒙特一案的最主要嫌疑人,他的面貌与此案警方重建的嫌疑人相貌惊人相似。他也同样是恋童癖,并且与两起案件中证人对嫌疑人的描述也都相吻合。

但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布朗1961年确实身在阿德莱德并与此案有关。而布朗在案发时已超过50岁,年龄也并不符合此案中证人对嫌疑人“30多岁”的描述。

第四名嫌疑人:Anthony Munro 

2017年南澳警方把Anthony Munro新列为嫌疑人。此人生活在南澳,富翁,有一家酒吧,早年是阿德莱德童子军领队。案发时22岁。因为在1965到1983年间对两个男孩持续性侵而被判刑五年。据说他也被柬埔寨通缉,因为在那里也犯下同样的罪行。他的一个受害人认为,Anthony和博蒙特姐弟三人失踪有关。

灵媒:孩子埋在仓库下

博蒙特案件引发了国际性的关注。1966年3月,一位荷兰的超心理学家兼灵媒Gerard Croiset曾抵达澳洲调查此案,一度引发媒体炒作。他声称孩子们的尸体被埋在了离博蒙特家和两个女孩的小学不远的一间仓库的位置上。在孩子们失踪时,那里还是一处建筑工地,他称自己坚信孩子们的尸体就被埋在工地的混凝土中,藏在了一座废弃的砖窑里。

虽然仓库主人非常不相信这位灵媒的断言,但很快公众筹集了4万澳元,要求拆除仓库挖开地下,最后仓库主人不得不屈从于公众压力。然而,最终警方什么都没有发现。1996年,该仓库部分被拆除。警方再次挖掘了该地点,结果仍未发现任何人类遗骨或与此案相关的证据。

半个世纪后阿德西区再现可疑藏尸地点

整整50多年,博蒙特夫妇都在等待与失望中度过,警方也从未放弃过调查。虽然掌握了一定的线索,并据此确定了几个可能的嫌疑人,但始终没有足够的证据确定嫌疑。

2016年1月19日,恰逢案件50周年纪念日之前一周,南澳大利亚州警方表示案件已经出现了全新的线索。这条线索是某人通过电话举报给警方的,在之前两年中,澳大利亚警方共接到了与此案相关的159通电话。提供这条线索的证人明确指出了案件的嫌疑人,然而这名嫌疑人已经逝世,调查的难度也因此增大。警方认为此线索可靠性较高,已经据此展开了新的调查。

然而,到如今,虽然四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已经浮出水面,但是由于证据不足,始终无法确认真正的犯罪凶手,甚至可能真正的凶手并不在这四人之中。人心深不可测,没人知道真正的凶手到底是谁,50多年过去了,这桩失踪案仍然悬而未决。

而受到伤害和损失最深的三姐弟的父母,抱着儿女们也许能够从某处逃脱回到自己的家的愿景而在原处继续居住了很久,但最终还是在绝望中搬出了住所,卖掉所有物品之后离婚分居,逐渐淡出公众的视野...... 

不管怎样,我们还是期望时间,最终会给年迈的博蒙特夫妇一个答案。

《时光故事》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BU2WSefxD318PvJvuwCmSw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这么好的疫苗,怎么中共领导人不带头打呢?
联邦自由党通过全民基本收入!每人月入$2000
强生疫苗到货前传坏消息:4名接种者出现血栓
北京冬奥会是机会!带来了应对习主席的筹码
密歇根州法官公布审计结果:投票系统有“猫腻”
加拿大就业形势大好 3月新增岗位是预测的3倍
美帝再击要害 赵立坚罕见“少言寡语”
台积电助中共军方研发导弹?台湾官方回应
美国务院最新发布 与台湾关系要更进一步
黑客攻陷上海公安数据库 被监视美公民名单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