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万维读报》 20200126-03)

1. 湖北省新闻发布会 省长闹笑话  

在湖北省政府的疫情防控会上,省长王晓东在该省生产医用口罩数量上闹出笑话,多次改口,从说生产108亿只,到生产18亿只,再到108万只。

1月26日,中共湖北省政府召开有关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湖北省长王晓东、省委秘书长别必雄、武汉市长周先旺出席了发布会。王晓东在介绍医用口罩时,刚开始说湖北省生产医用口罩有“一定优势”,湖北省仙桃市年生产108亿只;过了一会下面递上来小纸条,王晓东改口说,刚才说的是口误,是18亿只;放下纸条,他又读稿件时,再次改口说是生产108万只,是万只不是亿只。

其次,在新闻发布会上,下面的记者都戴口罩,但台上的省长王晓东却不戴。而省委秘书长别必雄戴错了,把鼻子都露出来了;武汉市长周先旺却戴反了。

旅美经济观察人士秦鹏发推文说,湖北省政府开个新闻发布会,一个没戴口罩,按照最新政府行政令是违法;一个戴反了,一个露着鼻子。终于懂得为什么网民说真正的罪魁祸首是“官状病毒”了!

有网友说,看看这些具有贵族气质的草包官员,连一个基本数字都搞不清楚,难道这就是老百姓纳税洋的官员吗?也有网友说,不奇怪,这一届贵族就是这个样子!  

2. 首宗中共高官死于新型肺炎 曾统领武汉宗教界

日前,中共武汉市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前主任王献良因感染新型冠状肺炎,抢救无效去世。这是已知的第一位感染新型冠状肺炎去世的中共官员。此前湖北省商务厅副厅长黄谋宏曾被确认感染此型肺炎。

多个信源显示,武汉市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正局级官员王献良,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抢救无效,于2020年1月26日下午18:00时,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去世。

王献良今年62岁,湖北监利人,曾任武汉市民政局副局长。2012年,王献良被任命为武汉市民宗委主任。此后五年间他一直担任该职。

据报导,2016年1月,王献良等官员拜访中国佛教协会,受到中国佛教协会会长释学诚的接待。同年8月,王献良等官员到武汉归元寺调研。9月,王献良被免去了武汉市委统战部副部长、中共武汉市民宗委党组书记职务。

2017年,王献良等官员因单位涉腐败问题被问责。但去职武汉市民宗委主任后,王献良仍在武汉市民宗委任职。

另一名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中共官员、湖北省商务厅副厅长黄谋宏,目前正在医院接受治疗。湖北省疾控中心及湖北省商务厅工作人员正在排查近期与黄谋宏密切接触者。

湖北省商务厅工作人员称,黄谋宏此前就出现了感冒的症状,后来情况越来越严重,“站都站不住了”,做了检查后才确诊。

3. 武汉人向同胞疾呼 别把我们妖魔化

“武汉是武汉肺炎的病源,没错! 但武汉人不是中国人吗?武汉人不是人吗? 请不要妖魔化我们!” 自武汉封城,流落出去或有武汉背景的人遭到本国人歧视,悲愤之余大声呐喊。“武汉疫情不是武汉人的错,要将心比心,换位思考”。

中国当局在一个深夜突然宣布武汉封城,猝不及防的武汉人或者湖北人从此有了第一次体会到同胞歧视的滋味,尤其跑到外边临时避难的,或武汉人在外面工作的,从外地回去探亲的,只要听到跟“武汉”沾边,那个眼光横扫! 在社交网络上,那些无知的嘲讽受难的武汉人,更是不计其数。

这种歧视有两种,一种是官方行为,一种是民间行为。首先来自官方,湖北首府武汉封城后,整个湖北省差不多陷入封省状态,周边省份,江西、河南、湖南都竖起路障,封锁了湖北的出路,接下来就看重庆和安徽怎么做了。给人的感觉好像湖北省已经独立了出去。

官方如此一来,种种歧视,无所不用其极。官媒在喊“武汉加油”,实际情形是武汉的车开出去要加油并不容易,网络上公布的一个照片,是湖北石油赤壁市南港加油站24日发布的告示:“紧急通知,根据市政府通知,各加油站务必落实如下防控措施,第一条:“武汉牌照一律不许加油””,这还是属于一个省的。

至于民间的不通人情的议论,轻则讽刺,重则歧视的更是难计其数。在一个微信朋友圈,有人问:“湖北不让回,全国不给留,在路上的武汉人怎么办?”另一位呼吁:“不要再对武汉穷追不舍,求生的欲望人人都有,拿出一点尘封的人性,拿出一点久违的善良,拿出一点对生命的尊重”。

一位“赫赫有铭”的诉苦:“我是湖北人,我们的城市生病了,又因为管理者的疏忽大意,病情加重了,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为了保一国而封一城,我们理解了,配合了。以为老实待在家里不出门就可以心安理得了,但是随着疫情的扩散,全国人民对我们的嫌弃,排斥,谩骂让我们的内心承受着很大的压力”。这位网名说,她孩子的同学一家会河南老家过年,“全村人不分男女老少轮流来他们家门口,喊着让他们滚回武汉。孩子才八岁,不理解这些人要干什么这是他家乡的亲人啊,怎么突然之间一个个变得凶神恶煞,恶语相加……”

网上流传的一个视频显示,一家湖北籍到了陕西眉县鼎盛大酒店,住不了酒店,旅客质问柜台,我们没有回过湖北,凭什么不给我们住酒店,你们收到了谁的通知,不给我们湖北人开房间,我们愿意接受检查,但不能排斥我们湖北人。

有位网友愤怒地评论:感觉对武汉人很像1939年的犹太人,到处被盘问,查户口。人性在灾难面前暴露无遗,不苛求出现多少英雄,至少多保留点人性。

北京学者荣剑评论:说实话,改造这个党我有信心,用不了十年,它不转型就自己完蛋,大概率和苏共一样的命运。但改造国民性我没有信心,被毒化得太久了,至少需要进化五十年,更有可能是一百年,网上有人说,中国人不爱国,就是不爱中国人,看看目前各省对武汉人所采取的封堵措施,真正是以邻为壑,哪有什么同胞之心! 法学教授张雪忠评论:“今天我们野蛮对待武汉人,湖北人,明天就会轮到我们被野蛮对待,这个国家也很难进入文明状态”。

4.  王沪宁又占位疫情小组 意味深长

中共新成立的“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26日首度开会。官媒称,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是这一小组的组长,而非喜欢当“小组长”的总书记习近平,而副组长意外由掌管宣传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担任。

根据中共新华社报导称,领导小组会议提到,要及早做好新年假期后疫情防控安排,采取适当延长假期、调整学校开学时间、支持网上办公”等措施,减少人员流动。

此次疫情领导小组副组长意外由掌管宣传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担任,引人关注。

习近平25日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坦承形势严重。强调要对进出武汉者“严格管控”。又要求加强所谓舆论引导工作和“维护社会大局稳定”,认为打赢疫情防控战要靠强化“党的集中统一领导”等。

时评人士胡少江发文批评说,在中国官方的语境里,舆论引导这些话意味着要求加强舆论控制,镇压那些揭露官方不想让世人知道的真相的人们,一句话,在人命关天的时刻,他们还念念不忘扼杀公民的言论自由。

文章说,在一个言论自由的社会里,尤其是在一个保障言论自由、人民能够决定官员去留的政治制度下,官员们无法任意压制真实情况的传播,这样的制度便有利于全社会更早地警觉灾难,尽早地对大型灾难进行防预和救助,而不会为了少数人的面子、为了一个政党的统治的所谓“稳定”而贻误时机,这样的机制一定能够减少社会和人民生命财产的损失。

分析认为,王沪宁本身是掌管意识形态和宣传的政治局常委,这次其作为唯一的副组长,显见当局将在疫情防控中,所谓舆论导向引导放在极其重要的位置。

从去年起中共推行源自原教旨魔鬼马克思主义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整风运动,中央领导小组的组长也是王沪宁。

5. 武汉肺炎:无症状传播恐增加疫情控制难度

武汉肺炎仍在继续扩散。有中国专家表示,武汉肺炎的潜伏期为4-10天,平均为7天。但最长潜伏期可长达2周,即14天。

这种无症状传播也为诊断和控制疫情的扩散增添了难度。也就是说,没有症状的人可能不知道自己已经感染上了,但却能传染给别人。

BBC健康与科学事务记者詹姆斯·加拉格尔(James Gallagher)表示,这是人们对这一新病毒了解的一个重大发展。同时,他说,这也使中国当局阻止那些“无症状传播者”的工作更难。

而过去的萨斯都是在症状出现后才具有传染性。因此,控制疫情也相对容易些。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马晓伟周日在国新办发布会上承认,“疫情传播速度比较快,传播力有所增强”。

他还说 “现在疫情进入一个比较严重、复杂时期。”

与此同时,英国帝国理工的科学家说,要阻断60%以上的传播率才能比较有效地控制疫情。而目前看来,恐怕比较困难。

伦敦帝国理工MRC全球传染病中心的研究人员还通过计算估计,每个感染者还将会传染给两个或三个人。

面对武汉严重的疫情,美国已经宣布,下周二组织包机,撤离美国在武汉领事馆的所有雇员和美国公民。

世界卫生组织(WHO)本周选择暂不将这次疫情定性为“国际紧急事态”,部分原因是由于目前中国境外确诊案例仍为较低水平。

但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表示,未来疫情仍可能会发展成国际紧急事态。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国人在怒吼!外逃者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武汉城中事
美国白求恩到武汉 不再相信北京当局
这届“贵族”行吗? 帝国对抗瘟疫的最后一战
哈佛专家:这是核武级别的瘟疫 习皇终于说话了
温哥华Uber终于正式获批 下周就能手机叫车
突发!本那比山塌护土墙 6户疏散 压毁车房
朱门酒肉!习近平团拜只字不提武汉“冻死骨”
外媒一语中的:习近平的集权体制得了“肺炎”
武汉封城了还跑出来?这国牛掰了 即时全数遣返
孟晚舟“双重犯罪”引渡案听证結束 法官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