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万维追击20211209

万维读者网(Creaders.net)记者富兰克林综合报道:当国际社会在掀起Me too运动的时候,在网球明星彭帅遭受中共高官侵犯受到国际关注的时候,在金正恩的独裁统治下,很多朝鲜女性还生活在“朝鲜地狱”里,遭受着巨大的“性恐怖”折磨。据一位脱北的女子披露,不仅她曾经遭到长官性侵,在朝鲜有7成的女兵皆被性侵过,甚至还遭强制不麻醉就进行堕胎手术,她自己就是活生生的一个例子,极度的性恐怖令人心惊。

根据韩国《朝鲜日报》报道指出,该名脱北女子是“珍妮佛‧金”,目前她定居在美国,近日她透过“朝鲜人权委员会”频道讲述自己的亲身经历,她过去于朝鲜当过6年女兵,不幸在23岁那年,遭到长官性侵。珍妮佛说,该名长官于性侵她之前,还问过她,上一次月经来是何时?珍妮佛称,此名长官是要算出她的排卵期,企图来避开怀孕且准备性侵。

珍妮佛进一步表示,当她下部队之后,因为饮食不好,以致身体状况非常虚弱,致使月经周期相当不正常。但在某一天,她发现自己身体状况出现异状,她告诉了长官,在几天之后,长官就要求她晚上10点至军医院报到。当珍妮佛到了军医院时,只见军医们已准备好了,直接要求她上手术台,当场就进行堕胎手术。然而,更恐怖的是,军医们在没有对她进行麻醉的状态下,就直接强行堕胎手术,简直让珍妮佛痛到生不如死。

珍妮佛称,当时在不麻醉的情况下进行堕胎手术,除了造成她身体上的痛之外;心理上的痛,更是迟迟无法抹去,迄今还会做恶梦,而且也害她到现在都很难再怀孕,甚至正常恋爱结婚,对她而言,都是遥不可及。珍妮佛相信,在朝鲜不是只有她遇到这么恐怖的遭遇,相信将有7成的女大兵,皆会沦为长官的性奴。

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指出,一名从朝鲜逃离出来的女兵李素妍,她接受该电台专访时披露,她在当兵的那一段日子,时常听闻有许多女兵在服役期间,被军官强暴,但并没有人敢出面做证;也有许多女性因营养失调及压力因素,年纪轻轻就停经了。

Digitalsoju TV采访到了一位性恐怖受害者李德伦,她说负责统一配给及口粮分配的军官往往会利用自己的权势强迫女兵与其发生性行为,她曾经便遇到过这样一位少将,以检查她是否营养不良为由让她褪去衣物,并殴打她到耳朵流血、牙齿松动。事后,这位少将还警告李德伦称不可以说出去,否则会将她的生活变成地狱。

还有一位已退役的女兵白知恩控诉指,女子在军中常遭受虐待,有多数女子曾遭性骚扰或性侵;李素妍自己也曾听过有人被性侵。但受害女兵多半不敢出面作证,以致性侵事件最后往往不了了之。

依据朝鲜的刑法规定,性犯罪者将可遭判处2年徒刑,如情节严重者可处5年徒刑。可是由于朝鲜社会男尊女卑,上下阶级观念十分严重,又加上官员腐败,导致很多弱势女性遇到性侵或者性骚状况,通常皆会被吃案,根本难申冤。

朝鲜军方不仅不会主持基本的公道,却要求女兵必须隐忍。根据《Daily NK日本》总编高英起于专栏中披露,朝鲜人民军有部分的男性军官常会利用职权来威胁女性士兵,并对其进行性暴力。可是每当事情曝光之后,军队内部反而觉得会发生这样的事,都是女方自己的错,甚至还要求女方必须隐忍。驻守于邻近中国国界的朝鲜平安北道延州的第8军团内,就发生一起骇人听闻的军中性侵事件。

据平安北道朝鲜人民军内部的消息人士表示,一名在直属第8军团指挥部电信电话所的上尉青年指导员,自从2年前就开始对18岁的女性下属金姓中士伸出了魔爪。据了解,该名上尉首先经常制造两人共同外出之机会,且不断请对方帮忙做事,而借此拉近两人之间的关系。

一直至某一天,上尉突然对女方说,青年部的审查对于将来进入军官学校、社会大学或者入党都非常重要,只要与自己保持良好的关系,就愿意帮助她通过该审查,随后就向金姓女中士要求与他发生性关系。在这种情况下,这名女中士因为遭职权威胁而被性侵长达2年之久。

金姓女中士因长期被性侵而怀孕了,然而这名上尉却将怀孕的女中士带出军队,拉到镇上的密医家中进行堕胎。其实,朝鲜人民军现役士兵规定是不能怀孕的,否则将会遭列入不名誉除队的对象名单之中。之后,女中士的身心遭受到相当大的打击,导致她的精神状态不稳,也无法好好进食,进而致使营养失调,随后被送回到老家休养。

女中士经过休养归队之后,这名上尉又企图再对她施以性暴力,但随即被保卫指导员破门而入,当场逮捕。当保卫指导员将此事呈报给上级之后,第8军团的政治部竟回应称,“男人到了此年纪本来就会犯点错的”、“电话电信所是一个男女混合大队,因此有时也会发生这种事”,上级的这种不负责任答复,就宛如二次伤害。

在整起事件曝光之后,女中士遭到军队以生病为由,而被“鉴定除名”,甚至更被痛批:“若是军人就应该要忍下来”、“你应该庆幸是被鉴定除名,而非直接让你被不名誉除名”等。

在较偏远地区服役的女兵情况更糟糕,仍然没有单独女厕所等设施。一些女兵告诉媒体,她们很多时候,都要在男性面前如厕,这令她们的处境格外危险,军营内的性骚扰十分普遍。

现役女兵提起军营内强暴的问题时,她们都会说,知道其他女兵有被强暴。但没有人会承认自己曾经经历过。

朝鲜军队是这样,地方上对女性的性恐怖活动,也不遑多让。据法广报道,总部设在纽约的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2018年2月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指控有权有势的朝鲜官员肆无忌惮的性侵朝鲜妇女。性侵者或是政府官员,或是警察,或是监狱看守,甚至司法人员。朝鲜妇女为了生存,被迫忍气吞声。

 “人权观察”的这份报告依据的是54名脱北者的证词。其中一名叫Yoon Soo-ryun的脱北妇女说:“当这名官员强奸我的时候,他只是脱掉裤子,一句话也没有说,我没有任何地方可以逃,我想,如果我拒绝的话,会发生什么呢?所以我忍让了,我第二天就被释放了,正是强奸我的那个人填了释放我之前必须填写的材料,我想,为了能够走出监狱,照顾我的孩子,是需要给出我的身体的。”

一名叫Park Sol-dan的脱北男性说:“当那些警官巡逻的时候,如果他们看到一个漂亮的女性,他们就会试着找麻烦,即使这个女性有身份证件,有旅行证,有所有必需的证件,他们也会说,哦,这是不行的!!!把身体给警察,是很经常发生的,你是无能为力的。”

万维评论人高路指出,女性的社会地位其实总是与整个社会政治文明状态挂钩的,性霸凌总是大比例发生在野蛮落后的国度,而性恐怖发生在朝鲜这样的国度,其实是有深刻的制度原因的。

高路说,这段时间彭帅事件引起国际关注,这对中国的女性和整个社会来说,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本来在中国,常委霸凌一个女性,其实是见怪不怪的事,只是由于国际社会的介入,才使彭帅与张高丽事件形成了舆论焦点。中共其所以不遗余力地盖盖子,就是因为他们觉得,国际社会拿一个女人做文章,实在是太没有见识了。这种事在天朝本来就司空见惯,只要当个科长,这方面就有了不小的特权,何况张高丽贵为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常务副总理?不过尽管他们这样想,但嘴上还要应付一下舆论。但在朝鲜小兄弟哪里,这一切都变得赤裸裸了,更加恐怖了。朝鲜女性的悲剧既折射了朝鲜政权的恐怖,也体现了朝鲜社会的悲剧。

高路强调,一个社会的文明,首先体现在人性的文明,而对女性人格、尊严以及性安全的保障,更是维护社会文明的核心议题。同时,对专制独裁社会的改变,也应该将女性权力的保护当成重中之重。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全球民主峰会开幕 中南海的日子更苦了
史克宣布:新药对Omicron所有突变有效
前景惨淡,外资大批撤离中国
这节奏!法国将认定:中共反人类罪与种族灭绝罪
苹果与中共签秘密“卖身”协议 舆论大哗
加拿大研发出首款疫苗:对变种有效率为 ...
生猛!美众院今日将通过三项中国人权法案
福奇开腔:Omicron几乎肯定不会比Delta严重
为外媒工作被拘,中国美女记者一整年不知下落
2024川普选不选?前幕僚长曝惊人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