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时光故事》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BU2WSefxD318PvJvuwCmSw

作为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战争,二战已经结束了七十多年。纳粹德国在战争期间对很多国家的人民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影响久远且不可弥合。一些纳粹德国医生更是未经允许,在数千名囚犯身上进行了痛苦且致命的人体实验。

据统计,从1939年到1945年,至少有70个医学研究项目在纳粹集中营进行,涉及残忍且致命的人体实验。超过7000名实验受害者被记录在案,其中就包括犹太人、波兰人等被纳粹认为是“劣等种族”的人群,还包括政治犯、战俘等被纳粹囚禁的人群。

比如,为模拟德军飞行员从高空坠落时没有降落伞的环境,纳粹医生会把囚犯锁进低压舱,通过改变舱内的压力,模拟上万英尺的高空气压环境。实验对象往往会因缺氧而死。残忍的德军医生会在受害者尚存最后一丝气息时,就对他们的大脑进行解剖,以证明高原反应是由于大脑某个部位的血管中形成了微小气泡。

同样,为找到有效方式治疗进入低温环境的德国飞行员,纳粹医生会对囚犯进行冷冻实验。在长达五个小时的时间里,他们将受害者赤裸着放入大桶冰水中,暴露于室外的严寒。当受害者痛苦地扭动,口吐白沫、失去知觉时,纳粹医生会测量他们的心率、体温、肌肉反射等方面的变化。当一个囚犯的体温下降到26.5摄氏度时,医生们就会用热水袋、滚烫的浴缸、甚至是强迫与受害者性交的裸体女人,使他重新恢复体温。

这些实验已经足够令人发指,然而,为了实现纳粹德国扭曲的“种族优生说”,他们甚至在奥斯维辛集中营、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等地进行了一系列的强制绝育实验。

一封神秘的信

1942年6月23日,一封信被秘密送到了当时德国的二号人物、党卫军头目海因里希·希姆莱(Heinrich Himmler)的桌上,信中写道:“在欧洲目前近1000万犹太人中,有大约2、3百万人适合我们的工作强度。鉴于我们面临的劳动力缺乏,希望把这2、3百万人抽调出来,确保他们活着,可为我们工作”。

虽然信中没有明确提到“应对这2、3百万人实施绝育”,但信中却直接写道,“对于帝国认为的劣等民族,之前数年一直运用的绝育手段过于昂贵,而运用X射线的绝育方式不仅便宜,而且可以在集中营内大规模地操作”。

这封信立刻勾起了希姆莱的兴趣,他立刻回信说,“我对采用X射线的方式非常感兴趣,建议在集中营立即进行实验”。

就这样,一份备忘录被签署下发,任命Carl Clauberg(卡尔·克劳伯格)负责集中营的绝育工作,工作目标是要寻找一种方式,在人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对所有囚犯实施绝育。

注射绝育

Carl Clauberg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一战期间,他曾是一名步兵。战后他开始学习医学,并在大学妇科诊所担任主任医生。他在1933年加入纳粹党,后来被任命为柯尼斯堡大学妇科教授,在德国国内享有一定声望。由于成功治疗了一位党卫军高级军官的妻子,1938年,他被介绍给了Himmler。

1943年6月,Clauberg给Himmler写信,告诉他,自己对集中营女性绝育最佳方式的研究有了突破性进展,只不过有些野蛮。

Clauberg的方法就是谎称为女囚犯做常规的妇科检查,然后借机向她们的输卵管内注射高腐蚀性的福尔马林溶液。这会导致这些女性的输卵管发生肿胀和堵塞,从而丧失生育能力。严重情况下,还会使其它器官衰竭,甚至造成死亡。

根据一个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幸存者网站记录,除了一些女性因这种方式死亡外,还有其他女性被故意以其他方式杀害,并混入这些被注射福尔马林的女性中,目的就是为了让尸检报告混乱,无法得出女囚犯是因注射造成死亡的结论。

粗略估计,被Clauberg以这种方式实施绝育的至少有700人,即使是幸存下来的女囚犯,身体各个器官也受到了永久性伤害。

Clauberg甚至还在给Himmler的信中吹嘘称,一名训练有素的医生,在足够的空间下,如果有10名助手协助,即使一天不能对1000名囚犯实施绝育,也至少可以完成数百人。

辐射绝育

另一个参与绝育实验的纳粹医生是Horst Schumann (霍斯特·舒曼)。1942年,他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女子医院建立了一个放射站,男囚犯和女囚犯都被通知要接受X光检查,却并不告知检查的原因。

囚犯们被要求站在X光机前5至8分钟,高剂量的X光直接照射在他们的下体,使生殖器部位被严重灼烧。之后一些囚犯还会被实施手术,女性会被切除卵巢,男性会被移除生殖器官。

很多人因此死去,即使是幸存者,如果丧失了劳动能力,也会在不久后被杀掉。大约有1000名囚犯被实施了X光绝育,同时有大概200人进行了之后的移除手术。

除了Schumann,另一名医生Viktor Brack(维克多·布莱克)也参与了用X光对囚犯绝育的实验。他还曾向Himmler致信,介绍自己对X光射线使用剂量的研究:高剂量射线会摧毁女性卵巢、伤害男性睾丸,而低剂量的射线只会使囚犯丧失生育能力,并不会引起身体器官的灼烧。因此男性只需要X光射线500-600单位,女性只需要300-350单位,总共只需要在X光机前站2分钟,就足以对生育能力造成致命的摧残。

纳粹原本的计划就是在不知不觉中对囚犯实施绝育,使用高剂量X光就会暴露。为此,Brack提议把所有囚犯召集到用X光机改装的柜台前,由机器后面的操作员,佯装问询囚犯一些问题,或者让他们填写问卷,同时悄悄打开X光机,并持续约2-3分钟,以完成对囚犯的绝育辐射。Brack认为一台这种改装的机器,可以每天完成150-200人的绝育实施,如果有20台机器,每天就可以完成3000-4000人。

幸存者的讲述

纳粹德国的罪行确实是被大规模地掩盖了,直到战后,很多幸存者才发现事实的真相。

幸存者Simon Rozenkier(西蒙·罗森基尔)就曾公开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当时还是个孩子的他被带到一个房间,里面有一张巨大的木桌子,房间里有一股非常难闻的味道, 地上还有很多从人身上取下的眼球。Rozenkier说他从其他孩子那里得知,纳粹医生会做从不同孩子身上取下眼球,交换一下再装回去。

很快,Rozenkier看到医生走进来,手里拿着一把小刀。他曾听别的孩子说,有人被绳子拴住睾丸并被取走,好在这一幕并没有在他自己身上发生。Rozenkier被要求在桌前赤身裸体地坐着,医生在桌子下面,用手拿起他的睾丸,注射了药物。即使他嘴里开始不住地流出白色的液体,他也必须强忍着不能喊叫或发出任何声响。如果叫嚷,纳粹医生就会在心脏部位直接注射药物,让不老实的孩子当场死亡——这些都是他从集中营其他孩子那里学来的经验。

周期性的注射持续了一段日子,在这期间,Rozenkier会得到比平时更好的食物。但在当时,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战后的1953年,他成了集中营的幸存者,结婚后打算和妻子生一个孩子,去医院检查时才被告知已经被绝育,不再具有生育能力了。此时的Rozenkier才明白当年纳粹究竟对他做了些什么。

Klara Nowak(克拉·诺瓦克)也有相同的遭遇。她在战后成为了一名护士,但在集中营经历的强制绝育给她带来了很多后遗症,她不得不在52岁就提前退休。同时,她还得面对街坊四邻看到她与孩子和孙辈一起生活时,四处议论她曾被绝育、而孩子非她亲生所带来的心理压力。

另一位作家和雕刻家Dorothea Buck(多罗西·巴克),2019年她在102岁高龄去世。生前接受采访时,Buck说,在自己19岁时,一天在集中营醒来,突然发现自己肚子上有一道伤口。她和父母都被告知这是来自于阑尾切除手术。但后来她发现自己的阑尾仍在,医生为她开得刀,其实是绝育手术。

Ima Spanjaard(伊玛·斯巴贾德)2005年在接受BBC采访时说,她当时在集中营里当护士,负责管理麻醉剂。她见到非常多漂亮的希腊少女,有些还是处女,卵巢就被X光射线灼烧,一些少女还经历了化学药物被注射进子宫实施绝育,一些人甚至因此死亡。

战犯医生的下场

1945年1月,苏军向波兰奥斯维辛集中营进发。纳粹医生Clauberg随即逃离了奥斯维辛,前往位于德国境内的拉温斯布鲁克集中营继续他的绝育实验。二战结束后,Clauberg试图逃跑,最终被苏军俘获,被判25年监禁。

就在人们以为罪大恶极的刽子手终于得到应有的惩罚时,1955年10月,苏联和德国签订了战俘交换协议,Clauberg只在狱中度过了7年就被释放。更荒唐的是,在媒体采访被交换的战俘时,他仍然鼓吹自己在生育控制和绝育方面获得的医学成就。

按照当时德国的法律,很难将Clauberg以谋杀定罪。最终在律师和检察官的努力下,Clauberg在1955年以严重伤害他人罪被逮捕入狱。1957年8月,在等待审判时,Clauberg因心脏病发作死在了狱中。

另一个狡猾的纳粹医生Schumann在1945年1月于德国西部担任军医期间,被美军俘虏,却在当年10月就被释放。从1946年4月开始,他在格拉德贝克市当运动医生。1951年,一份申请枪牌的文件暴露了他的身份,政府下令将他逮捕。

为逃脱追捕,Schumann做了三年海上医生,获得日本护照后逃往埃及,最终在苏丹的喀土穆定居,还当上了一间医院的院长。

1962年,在被一名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幸存者认出后,Schumann逃往了加纳,并得到国家元首Kwame Nkrumah(夸梅·恩克鲁玛)的庇护,直到其统治被推翻。1966年,Schumann被从加纳引渡回德国,并于1970年9月在法兰克福接受审判。不过他在狱中并没有待多久,就因为心脏病和健康状况恶化而出狱。最终在获释11年后,于1983年5月去世。

幸存者Rozenkier曾向拜尔和先灵医药这两家公司,就战争期间他们协助纳粹进行各种医学实验,并提供药物的行为,提起诉讼并要求赔偿,但诉讼最终却被驳回了。

2000年,德国政府和美国达成了一项协议,为数十万纳粹大屠杀受害者设立了一个50亿美元的基金。那些曾遭受纳粹迫害的幸存者,每月可以得到一些额外的退休金。

而这一点点补偿,对于这些幸存者身体和心理上所受到的伤害,又算得了什么呢?

《时光故事》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BU2WSefxD318PvJvuwCmSw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高通胀和供应链加剧:加拿大央行或明年4月加息
他直言不讳:“普京一直看不起老习”
马云出国是烟雾 习获授“军管、动武”权
厉害!《习近平传》内容太敏感,在德国也被叫停
又一重要国际组织被迫离开香港
中国留学生入境遭手拷脚镣遣返 律师这样说
与圣经记载惊人相似!最新科学论文揭开这一秘密
习近平真做了“庆丰皇帝” 就会造成共产党的灭亡
戳破谎言 蓬佩奥 直接挑战 习近平
扇阴风点鬼火,这俩“国师”将给中国带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