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朝鲜战争结束半个多世纪了,许多年轻一代的中国人并不知道所谓的“抗美援朝”其实是红色中国军队对抗地球联合国军队的战争。当年,为了这场由金三胖爷爷金日成挑起的所谓的“统一战争”,中国付出了数十万年轻士兵的生命。更为荒诞的是,对比一下现在朝鲜半岛上一母同胞的南朝鲜两国人民的生活,让人不由得质疑,如果当年中国不出兵,悲催的北朝鲜人是不是也能过上韩国人富裕自由的生活了呢?看看美国太空总署NASA发布世界夜光地图,夜晚,38线以南的韩国灯火通明,而38线以北的朝鲜却夜夜“限电拉闸”,一片漆黑。

这几天,一部中国电影《长津湖》引起了网友对朝鲜战争的关注,许多看电影《奇袭白虎团》长大的中国人之前也没有太听说过长津湖战役,因为这场战役的故事对中共官方来说并不好听。中共开国元帅刘伯承在南京军事学院的一次讲话里说过:长津湖一战,一个兵团的兵力围住美国陆战一师,没有能够歼灭,也没有能够击溃,付出了10倍于敌人的代价,让美军全建制地撤出战斗,还带走了所有的伤员和武器装备。刘元帅的这个讲话足以说明这场战争对“我军”来说是多么的惨败。不过,刘元帅没有提到的是:陆战一师不仅带走了伤员和所有武器装备,他们甚至还带走了近10万平民。这些平民之中,就有韩国现任总统文在寅的的父母和姐姐。今天的时光故事,我们就来说说当年长津湖大战中“兴南大撤退”的人道救援壮举。

在开始今天的故事之前,麻烦您现按下我们这个频道的订阅键,而且打开小铃铛,这样你就不会错过我们更多精彩的故事了。

《时光故事》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BU2WSefxD318PvJvuwCmSw

1950年12月的朝鲜半岛

让我们把时间轴拉回到1950年12月的朝鲜半岛。这时的半岛正成为美苏“冷战”中第一个“热战”战场。在红色苏联帝国的暗中支持下,朝鲜“红太阳”金日成率部6月25日凌晨4点,也是一个星期天,突然大举入侵“38线”以南的韩国,迅速将韩国首都汉城攻陷,并长驱直入包围韩国南部海港城市釜山。

根据当时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通过的第82号决议,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部队9月中旬在汉城附近的仁川海滩,发起了著名的仁川登陆,朝鲜人民军大部被切断在朝鲜半岛南部,被南北夹击损失严重。之后,联合国军大举反扑收复失地,更进攻平壤等地。10月下旬,红色中国不宣而战,秘密派遣大批军队入朝,使形势再度逆转。1950年12月,联合国军经历了长津湖包围战,最终杀出一条血路,撤退至位于朝向日本海的兴南港。

兴南战略大撤退

兴南是北朝鲜的一个海港城市,是北朝鲜第二大工业城市咸兴市的外港。根据80年代解密的美国朝鲜战争政策透露,兴南撤退是东线联合国军主动撤离北朝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联合国军撤退的地点不仅是兴南,还包括位于东海岸线的军港元山和城津,这三个港口相互之间的距离是80到100公里。曾经有人把兴南撤退比作美国版的敦刻尔克,是美军在北朝鲜长津湖战役失败后的大逃跑,但这是完全不了解历史的臆断。事实上,美军既不是战术失败,更不是战败溃逃,而是政策性撤退。在由美国总统杜鲁门签署的NSC—81/1文件中已明确规定,如遭遇大规模苏联红军或红色中国军队,美军应避免地面作战,迅速脱离接触撤回三八线。西线联合国军放弃平壤、海州、沙里院等一系列战略要地,迅速与中国军队脱离接触,撤离北朝鲜; 东线联军放弃咸兴、兴南、元山等战略要地,乘船迅速撤离北朝鲜。兴南撤退的计划是联合国军全部撤离北朝鲜计划的一部分,兴南撤退计划是1950年11月28日开始制定的。这个日期是长津湖战役发起的第二天,也就是说战役刚刚开打,联合国军就着手准备撤退,所以不存在战败的说法。

当时联合国军在整个东线的部队是第十军团:下属主要有三个美国师两个韩国师,共有十万人。由于担心陆路撤退可能会被中朝军队纠缠,所以第十军团司令阿尔蒙特少将制定的方案是走海路撤退。海上撤退虽然安全而且损失小,但不如陆地撤退那么简单快捷 ,首先这十万部队需要集结地点,除了十万人员以外,需要撤退的还有长长的让人头痛的清单:包含一万八千辆各种车辆,八千六百吨的弹药,一百万加仑的汽油,三十三万吨的武器装备器材以及其它各类军用物资。要运送这些部队和物资,需要海军75艘运输舰,15艘运兵船和40艘坦克登陆舰配合。阿尔蒙德少将下令最大限度使用兴南港西南的永浦机场,工兵们在严寒下破冻土临时在机场铺设了两条短跑道。 

404071911995-600x400.jpg

在长津湖战役中,很多志愿军士兵在战斗前就已经被冻死了。图为美军士兵正在检视韩战中阵亡的中国士兵尸体。

大量难民跟随

虽然第十军团的撤离计划严密无隙,但还是遇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多达十几万的北朝鲜平民希望随军撤退。难以想象,在朝鲜北部寒冷的冬季里,会有如此惊人数字的朝鲜民众宁愿顶风冒雪,背井离乡,也要跟随联和国军撤往南方逃离北朝鲜。这些人之中有的是跟随陆战1师从长津湖地区长途跋涉近200公里一路走来的,有随美7师从中路的北青和利原撤到兴南的,还有咸镜北道沿海地区随韩军撤退来到兴南的。难民们头顶行李、手拎包裹、推着小推车、赶着牛车,默默无声地走在联军后面,有谁倒毙了,就被匆忙放在路边,最终有超过五万难民来到兴南郊外。为了防止红色中国军队或朝军便衣渗入难民群偷袭联军,这事以前还真多次发生过,第十军团各部最初接到的命令是难民一律不得进入兴南防守阵地以内。无奈之下,难民们只好拥挤在咸兴到兴南的公路和铁路线上,聚集在码头港口露天的空地。但仍然有些人头顶瓦罐身背行囊紧跟在部队后面,誓死相随。 

12月12日有人在咸兴市散布谣言:只要难民撤到兴南港口,美军就会负责撤离。这一谣言迅速引发了咸兴市区及附近更多的的居民赶到火车站,乘最后一班东行列车奔赴兴南。由于火车严重超载,三十多公里的距离,火车竟然运行了三个多小时。没有赶上火车的人也拖家带口,携带妇女老人儿童,乘牛车、马车,或步行赶往兴南。后续的人与已经在兴南的难民汇集一起,人数已经高达十万人。面对十万把生命和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的民众,年轻的美国军人也一下懵了。

WeChat Image_20211007134123.jpg

  图片:在四天航程中,“梅雷迪思胜利号” 上无一人丧生,所有人到达了安全的终点。 

12月14日,大批难民终于突破封锁线,排山倒海潮水般地涌进了兴南防守阵地,联军只好就地搭帐篷安排管理这些难民的吃喝居住。为了防止混入的朝军特务偷袭,难民营晚上严格实行宵禁。虽然十万难民的吃喝住宿对联军来说已是个负担,但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帮助这十万难民安全逃离北朝鲜。当时第十军团有些将领也有不同的意见,他们认为时间紧,船只仅够撤离军队和必要物资,根本无力携带十万难民和他们的行李。但是,第十军团司令阿尔蒙德却少将却坚持了自己的看法:联军是正义之师,必须从人道主义原则出发,向这些苦难的战争难民伸出援助之手。宁肯丢弃物资和弹药,也要设法让难民们逃离。阿尔蒙特与海军方面联系,除了要求紧急增拨船只救援难民外,在船只吨位允许的情况下,最大可能的挤出空间塞入难民。 阿尔蒙特还专门任命第十军团副参谋长福尼上校具体负责难民的登船事务。

难民的撤离首先从兴南以南的元山港开始,从12月3日到10日,高达七千人的朝鲜难民从这里逃离了北朝鲜,然后开始的是兴南港和城津港。所有韩国海军的舰艇均不参加作战值班,一律用来装载难民。他们还在朝鲜当地雇佣了一批渔船和客轮运载难民。但这些行动都是小规模的,远水不解近渴,大批的难民仍然滞留在兴南港。

12月23日运载难民达到了高潮,福尼上校亲自指挥三艘维多利亚号命名的美国货轮和两艘海军的坦克登陆舰来到兴南,全部腾空后专门输送难民。仅仅维多利亚的1号船 -- 玛丽蒂斯.维多利亚号,一次就撤走一万四千名朝鲜平民和妇女儿童,文在寅的父母就是乘坐这条船离开苦难的北朝鲜的。

据原城津市居民,当年仅有29岁的钟敬元女士回忆,船上拥挤不堪,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只有生孩子的妇女才能有机会躺下生产。钟女士和自己三岁的儿子坐在轮船的甲板上,顶着“日本海”海面上刺骨的寒风,默默地与其他难民挤在一起。由于轮船航速慢,三天后方到达釜山,但又因釜山已经接受太多的难民,他们必须续航至巨济岛,到了巨济岛才得以上岸,完全脱离危险。

平安夜,最后一天的撤退

12月24日是撤退的最后一天。福尼上校面对身边无际的难民潮和码头上堆积如山的弹药和汽油,毅然做出了最后的选择:剩余坦克运输舰立即停止装运物资,最大程度允许难民上船。经过几小时的混乱拥挤后,难民们和他们的行李却全部登船,而大批的美军物资却无法运走。福尼上校登上“麦金莱山”号指挥舰,指挥最后的舰队驶离兴南港,然后由掩护舰队炮击码头上岸边的剩余物资,并对兴南港的码头仓库火车调配场油桶及弹药发射火箭,使半个城市被烧成了一片废墟。

到1950年圣诞节为止,联合国军从兴南、城津,元山三地共撤走十万作战部队,还撤走朝鲜难民共九万八千一百人,特别值得一说的是:在撤退期间共有五名婴儿诞生,在那种战火纷飞的艰苦条件下,母子竟然全部平安,可谓奇迹中的奇迹。同时期, 西线美军部分由镇南浦登船由海路撤退,主力以美25师、韩1军团、英27旅的顺序依次经陆地向三八线以南撤退,大约30余万北朝鲜民众,毅然携妻带子逃离家乡,跟随美军撤离北朝鲜。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接纳北朝鲜难民的巨济岛今天成为韩国右翼色彩最浓厚的“反共大本营”,是右翼政党的票仓,这些逃离家乡的朝鲜人对联合国军,对阿尔蒙特将军的恩情是不需要太多笔墨描述的。 据统计,现今韩国共有100万与“兴南大撤退”有关的人及后代。

据美国方面有关长津湖之战的记载,美国陆战队一师在元山登陆时23533人,从12月24日兴南港完全撤离时有19362人,共减少4171人,其中阵亡604人,伤重后死亡114人,失踪192人,受伤3485人,而受伤的3485人在长津湖被重重围困之际,已通过美军临时修建的机场,提前被运送回了联军后方治疗,也堪称战争史上的一壮举。

“兴南大撤退”日后被美方史学家称为“美国军事史上最伟大的海上撤退行动”,美军的及时决定令中朝军队没法包围消灭大批美军。而胜利号也创造了单次陆地撤离人员最高纪录,船员在韩战完结后获美国商船协会颁发最高的荣誉奖章,时任总统艾森豪威尔更称胜利号是“勇敢的船”。

“兴南大撤退”在2011年拍成记录电影“奇迹之船”(Ship of Miracles),2015年韩国导演以此时代背景製作《国际市场》(Ode to My Father)。

2017年,文在寅访问华盛顿

2017年6月,韩国总统文在寅访问美国首都华盛顿,在其访美行程的第一站,即美国海军陆战队博物馆,文在寅向长津湖战役纪念碑献了花圈,并发表演说:若没有长津湖的勇士们,没有兴南撤退作战的胜利,我的生命就不会开始,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我”。 

WeChat Image_20211007134151.jpg

图片:文在寅总统在弗吉尼亚州长津湖战役纪念碑前讲话。 

Capture.PNG

图片:韩国巨济岛上的纪念1950年历史性救援行动的兴南大撤退纪念碑。 

文在寅虽然出生在韩国,但他的父母却都是生活在朝鲜北部咸镜南道的北方人。当年与十几万北朝鲜难民一起乘船从兴南港逃离北朝鲜,逃离战争。兴南大撤退两年后,文在寅在“奇迹船“靠岸的巨济岛出生。他说,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英勇救援之举给美韩两国结成牢不可破的纽带。他从小就知道这次救援行动,因为他现年90岁的母亲生动地向他讲述过当年的经历。旅途中,美国士兵在12月24日这天,将各自的糖果作为圣诞礼物,分送给每一位难民。文在寅总统对美国军人说,“我相信这件事还不曾被讲述过。”他说:“虽然那只是一颗糖,但我对美国军人在残酷的战争环境下向这么多难民发送圣诞礼物的爱心永远心存感激。”文在寅说:”这是韩-美两国联盟的由来。这个联盟不是由纸上签字结成。正如我的人生一样,这个联盟与我们两国每一个公民的性命息息相连。”

《时光故事》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BU2WSefxD318PvJvuwCmSw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中美世贸会议对决!美日澳齐向中共开火
拜登政府再次出招,“玻璃心”又碎了
大妈、捞铜、访惠聚,二十大前草木都成兵
中共正逼近!北约谋新战略 布林肯发重磅声明
加拿大举债惊人 新征税收要砍向富人和大公司
习近平开始踩刹车?北京释放重要信号
WTO审议对华贸易政策关键时刻!戴琪再提这事
习近平重要计划在中共党内遭遇狙击 大幅缩减
源头成谜!上海旅游团成超级传播者 北京失守
注意,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的看点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