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万维读报》 220200919-02)

1、中共开抢私有财产 大陆企业家感叹:这次不走不行了

  中共中央办公厅本月15日印发一份有关强化对民营经济统战工作的文件,喊话包括港澳在内的中国民营企业家要始终做政治上的明白人,要“坚定不移听党话、跟党走”,有分析指出,北京此时出台这样一份文件,不仅仅是缺钱,更深层的含义是准备通过"公私合营"等方式,对私有财产进行掠夺。文件发布后,就有很多民营企业家下定决心离开中国大陆,虽然他们之前就有考虑要移民,但用他们的话说:现在真是不走不行了。

  海外媒体援引洛杉矶法律从业者、民运人士郑存柱透露,就在这份文件公布当天,就有在中国大陆的企业家朋友联系他准备办理移民美国,其在上海的友人赴移民机构时发现已出现排队的情况。早在2019年初,中国房地产商陈天庸在前往欧洲落地后,发表了《一位民营企业主在飞机上的临别诤言》,奉劝那些深陷在中国经济泥淖的伙伴们“自求多福,能离开的,及早安排”,他还在这篇文章中公开说出了中国许多企业家私下说的话:中国的企业家阶层正对国家的未来丧失信心。作为一个商人,陈天庸坦言在做生意的同时,还要观察政治动向,一个不小心就会成为打击对象。前车之鉴就是物美创始人张文中、国美总经理黄光裕、明天系的肖建华以及被几个中共检察官折磨而失去生命的香港富豪刘希泳――央视美女主播刘芳菲的老公。

  针对中共中央办公厅下发的这份意见,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似乎有不同意见,在两天后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再度表示“要为民企创造更大的发展空间,让他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不仅如此,李克强还说了另一番实话,国务院网站描述“要千方百计稳住和发展民营经济,民营经济贡献了90%以上的新增就业。从保市场主体角度讲,保住民企,也就保住了基本就业,当天会议决定,扎实推进国企改革三年行动。”而党媒一如既往的标准式官话报导,却再度省略了李克强的关键性发言。

  有分析指出,李克强重提国有企业改革,并再次触及所有制、市场化的敏感话题,在当下公有制、内循环为主的宣传环境中,显得十分不同调。假如这只是李克强自己的想法,那就是在经济发展方向上与习近平公开不同调;如果在某种程度下被默许,就意味着很可能中共最高权力结构发生了内部的微妙变化。也许,党媒很快就会有新的反应,将能进一步判断民企的政策走向。目前民企人士看到的矛盾表述,可能还会继续,这无疑令民企无所适从,同样也令中共各级官员无所适从。

2、TikTok 死里逃生!川普宣布批准交易

  美国总统川普19日在白宫宣布,他支持一项允许TikTok在美国继续运营的交易,甲骨文、沃尔玛也都支持这一交易,川普表示将创建一家新公司来承担TikTok在美国的业务,新的TikTok公司将“完全由甲骨文和沃尔玛控制”。

  路透社的报道,川普为这项交易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他表示新公司很可能将在德克萨斯州成立,这将创造25,000个美国就业机会。川普表示:“我对这笔交易给予了我的祝福。我在概念上批准了这笔交易。”川普还特别强调:“新公司的安全性将是100%。”根据此前的报道,TikTok在美国的这一交易还需要得到北京的批准,川普对此表示:“我们将看看这一切是否发生。”

  据报道,大约有1亿美国人使用TikTok,美国官员一直对用户数据以及中共访问该数据的威胁表示担忧,这家名为“ TikTok Global”的新公司将拥有多数美国董事,一名美国首席执行官和一名安全专家。彭博新闻社报道,甲骨文将拥有对TikTok的源代码和更新的完全访问权限,以确保没有“后门”可以将用户数据转移到中国政府,但是字节跳动将继续拥有TikTok的大部分资产。

  截止发稿时,美国商务部当地时间周六没有立即回应这个消息,也不知这一消息是否会影响到原定于周日晚生效的禁令,该禁令将迫使谷歌和苹果在其美国应用商店中撤下TikTok。分析指出,TikTok与甲骨文的最新伙伴关系对于川普而言仍将是成功的,川普在总统连任的关键时刻再次展现对中共的强硬立场,修改后的这场交易即符合美国安的方面的要求,也让川普兑现了此前的承诺。

3、闹剧可休矣!余茂春回应中共“族谱”除名

  当地时间19日,美国务卿蓬佩奥的首席中国政策顾问余茂春在推特上首次回应中共的“族谱”除名闹剧,他写道:将自己从一个未听过的族谱中除名,反正自己也不关心;不过,这种做法很怪异。这场闹剧不堪其荒诞性、可以休矣。

  自从美国媒体7月报导,余茂春是美国务院首席中国政策和规划顾问后,这位祖籍中国安徽,在重庆长大,但移民和入籍美国多年的教授旋即被中共媒体无端辱骂。在余茂春接受美国媒体采访后,他青少年入读的重庆永川中学将他的名字从状元石碑上凿去。其后,《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更是公开辱骂余茂春是“汉奸”。最近,大陆网上再次流传一段视频说,在余茂春的出生地安徽寿县,一群年长者召开名为“愤怒声讨余茂春”的会议,“开除余茂春族籍、驱逐出族谱”;据悉,当地派出所也派出户籍人员到场,监督此次“废籍”仪式。不过,这类闹剧因制作太过拙劣、意图太明显而沦为笑柄。

  《华盛顿时报》此前介绍余茂春的文章所说,余茂春非常了解中共的政治话语,是为数不多的有能力解读中共话语的美国高级官员之一。余茂春也曾表示,美国对华政策认识的一个重大不足,就是美国政治精英没有正确评估北京的弱点和脆弱性,并采取相应的全面对策。对此余茂春解释说,美国对华政策的制定有一个复杂多元的过程,一个重要参考是中共政府自己的言行。领导人和党媒称‘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政府发言人和官媒主管每天的攻击美国言论,大都用英文写成,难道还需要一个‘汉奸’指出这些都是开玩笑?教育美国政要最重要的老师是中共政府自己。”

4、中共卖官行情大曝光 送礼七大攻略

  “从村长一级往上,如果格杀勿论的话,冤案率超不过5%。”这是强国百姓挖苦各级党政干部普遍贪污腐败的一个冷笑话,强国官场腐败时有听闻,卖官鬻爵的传闻不绝于耳;到底实际的行情如何?

  《自由亚洲》报道,2020年7月31日,原陜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以受贿罪被判死缓,根据陆媒《财经》报道:一些经济发达的区县人事,基本都是赵正永说了算,要想在这些区县当“一把手”,没有3000万元人民币想也别想。

  中共军方的价位也曾是全中国的讨论焦点,在2015年的两会上,侨联界别全国政协委员林晓昌曾披露,“晋升连长,必须给20万元,营长就要30万元,到团长就是100万元,这是老规矩。”《明报》也曾引述“坊间传闻”指出,军中卖官明码实价,少将500万至1000万元,中将1000万至3000万元等,此外还有价高者得竞逐,曾有军区少将为晋升中将,行贿1000万元,上级已经点头,不料另有少将给付2000万元争夺同一位置,最后出价高者得之。

  报道指出,中共官场有言,“官不论大小,有钱就卖;钱不论多少,送了就灵。”中共纪律检察部门甚至总结出中共官场送礼的“七大攻略”:一是“过节送礼太正常,小小红包献吉祥”;二是“你家有事我捧场,沟通感情多来往”;三是“领导拍板单位支,公款送礼我无私”;四是“你怕出事不要紧,送你家人照样行”;五是“先送小来再送大,一步一步引诱他”;六是“亲情友情加交情,水到渠成事定成”;七是“你真不要先用著,以后有了再还我!”

5、北京再抛烟雾弹 新冠病毒溯源或永远找不到

  中共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18日表示,她的团队正在溯源2019冠状病毒的自然源头,但还没找到传播到人类的中间宿主,她还宣称"我们知道溯源很重要,但有可能永远找不到",作为中国国内长期研究蝙蝠携带冠状病毒的权威,新冠疫情去年底在武汉爆发后,石正丽曾被质疑是武汉病毒所外洩病毒的关键人物;她也是第一个分离出新冠病毒的专家。

  《中央社》援引据陆媒报道,全球科学与生命健康论坛18日在北京举行,石正丽在会上称,病毒溯源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因为2019冠状病毒是一个新型冠状病毒,所以它的来源、它如何传播到人类社会中,变得非常的重要。但要想弄清楚病毒溯源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要依赖于流行病学以及分子进化的研究。

  她还宣称,"我们知道溯源很重要,但有可能永远找不到"。当年SARS爆发时,科学家第一时间就锁定了市场上交易的果子狸是病毒的直接来源,但他们花了8年时间才在云南的一个矿坑裡找到SARS最原始的来源。因此,需要持续不断地寻找,才能达到想要的目的。

  不过,本周一,曾在香港大学公共衞生学院工作、已逃亡美国的中国病毒学家闫丽梦与研究团队发布最新论文,论文提供证据指出新冠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闫丽梦还表示,将继续提供相关的研究结果和证据。另外,海外媒体报道已有第二名知情者逃离中国,並已向美国政府提供中共生物武器的相关资讯。

  有分析指出,北京至今依然在回避新冠病毒起源的调查,无论石正丽如何狡辩,随着全球合作和努力,新冠病毒起源的真相最终一定会水落石出。

6、一条情报1000刀!印度抓捕环球时报撰稿记者

  中印边境情势紧张之际,印度德里警方19日表示,他们日前发现曾为中共官媒《环球时报》撰文的记者夏尔马涉及从事间谍活动,正在向中共情报机构传递敏感讯息;此外,他们又抓到涉案的一位中国女性石青与尼泊尔男子辛格。

  据《印度斯坦时报》 报导,警方调查指出夏尔马与一名中共情报官员保持联系,並将印度与盟军军队部署有关的机密传递给该官员,另外,夏尔马还向该官员提供了中印边境军队部署的相关细节。根据调查,在一年半时间里,夏尔马就从中共方面获得了400万卢比约合54,300美元的报酬,平均下来“每条信息可获得1,000美元”。而在此之前,他们不知道夏尔马已经得到多少钱。

  警方指出,夏尔马2010年到2014年曾为中共官媒《环球时报》撰文。在看了他的专栏后,一位来自中国昆明,名为麦可的情报官员透过社群软体"LinkedIn"联系了他,並邀请他来昆明,行程花费全由麦可出资,会面时,麦可要求夏尔马就中印关系各方面提供帮助,2016年至2018年,他都与麦可和另外一位相关人员徐男保持联系。警方表示,下马尔是在9月14日因被发现持有机密文件被捕,法院于15日审理他的案件,目前他已经提交保释申请文件,将在本月22日被受理。

  该印度媒体还报导,尽管中印双方已在7月与9月时举行过会谈,商量双边撤军事宜,但中共政府並不想要让军队撤回到后方大本营,而是希望让解放军驻留在班公错湖北岸,並且,中国还想在某些地区佈置监视器,以掌握印军动向。报导还称,北京已提议让50名解放军驻留在班公错湖河岸,但印度已严正拒绝此要求。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中共谍影重重 英国军情五处也中招
习近平孤注一掷 "十月惊奇"中美或开战
干不下去了!加拿大联邦公共卫生局主席辞职
你不了解的张召忠
习近平老朋友离任:“共产制度是悲剧原因”
北京顺义国际机场附近传巨响 发生了什么?
胡锡进威胁轰炸机飞越台湾总统府 蓬配奥回应
缺了“美国芯”玩不转 中共鼓动各地“造芯”
这一问让中共外交部90秒无言以对
突发!再有解放军专家叛逃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