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港湾播报》20200615-01 JTJJ

 加拿大专家:新冠病毒疫苗可在数月内问世

据加通社报道,加拿大最著名的传染病专家科宾格上周五对加拿大总督表示,他非常有信心,对付新冠病毒的疫苗有望在数个月内问世,而不是通常需要的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

科宾格教授是魁省拉瓦尔大学传染病研究中心的主任,一直战斗在传染病研究、疫苗开发及传染病治疗的第一线,也是享誉世界的传染病学家。当他在温尼伯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工作时,科宾格教授与同事们研发出对付伊波拉病毒的疫苗及治疗方法。不仅如此,他也有数十年与全球各国同行合作及协调的经验。

实际上,他目前正与本国及欧洲,美国,中国和非洲的实验室针对新冠候选疫苗进行合作与协调。科宾格教授对加通社表示,目前世界各国传染病方面的最强大脑都在致力于研发新冠疫苗,这个人员与经费的集中程度是前所未见的。

据他估计,目前世界上可能已经有100多种待选疫苗。尽管数字有了,但疫苗的安全性就成了最大、最突出的问题。一旦某一种疫苗在应用中出了岔子,那么就会造成很大负面影响,也会影响到疫苗问世的进度。在谈到安全性问题时,他说选出候选疫苗之后,首先是对动物进行试验,通常情况下是白鼠,这一般是安全性试验的第一步。如果对白鼠的试验没有安全性问题,那么下一步就转到人体试验。人体试验一般分成三个阶段,实际上现在不少国家研发的疫苗都开始了人体试验,不过处于不同阶段。在人体试验三个阶段中,第一阶段参与试验的人很少,主要目的是安全性。如果安全性没有问题,那么就进入第二阶段,这个阶段的试验人群会多一些,除了安全性之外,还要试验有效性。如果安全性和有效性都没有问题,那么就进入第三阶段。这个阶段参加的志愿者就会很多,有时候成千上万。通常情况下,这个阶段耗时甚巨,几年甚至十几年。比如应对艾滋病(HIV)的疫苗,全球科学家们忙乎了整整35年,仍然没有开发出疫苗。

2003年萨斯(SARS)爆发之后,科学家们花了很大气力来研发疫苗,但这个工作并没有完成,因为这个疫情期很短,六个月之后就神秘消失了。但那个时候的工作仍然是有意义的,为现在的疫苗开发打下基础。一般流感病毒很容易发生变异,这也给科学家带来挑战,他们不断地在开发不同疫苗对付其变种。新冠病毒与之不同,并没有很快发生变异,因此有利于科学家们开发出一种“通用”疫苗,这也是为何新冠疫苗可以把开发时间大大缩短的原因之一。

 偷运“病毒”赴武汉 邱香果夫妇涉嫌违反政策

加拿大广播公司《新闻》(CBC News)获得一批政府内部文件,揭露温尼辟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去年将致命病原体送到中国的细节,首次证实涉事人身分、运送哪些病毒样本、以及目地。CBC News曾报道,有伊波拉和亨尼帕的病毒样本被偷运,而现已确认,该实验室其中一名科学家被带走,而皇家骑警去年7月调查发现,该科学家跟4个前有病原体输往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

该实验室专家邱香果、其丈夫程克定以及其来自中国的学生,被从加拿大唯一的4级实验室中带走,加拿大公众卫生局(PHAC)描述其行为可能"违反政策",并于数个月前已要求骑警介入事件。

加拿大官员强调,被偷运的病毒均与新冠肺炎爆发或有关疫症大流行的研究无关。PHAC发言人莫里塞特(Eric Morrissette)则称,有关事件跟邱香果被逐出实验室无关,"行政调查工作跟病毒样本运往中国一事无关。应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要求,对伊波拉和亨尼帕的病毒样品提出要求,PHAC于2019年送出用于科学研究的样本。"

不过,渥太华大学流行病和公共卫生教授阿特兰(Amir Attaran)认为,事件令人震惊,有可能危及生命。功能性实验成果涉及将天然病原体带入实验室,进行突变,然后评估其是否变得更致命或更具传染性。他称,包括加拿大等大多数国家都不会进行类似实验,因为太危险,"武汉实验室却进行有关实验,现在我们向它们提供伊波拉和尼帕(Nipah)等病毒。不用天才也知道,有关决定实属不智。我非常不愿看到,加拿大政府分享这些基因资料。"阿特兰指,在邱香果开始程序将有关病毒输往中国后3个月,一份有关伊波拉的研究报告于2018年12月首次发布。该项研究涉及来自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和缅尼托巴大学。有关研究报告的首席作家是王华雷,他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工作。

在新冠疫情爆发后,就开始出现阴谋论,将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跟武汉病毒实验室联系起来。加拿大皇家骑警和PHAC一直否认新冠肺炎疫情,与病毒运毒有任何关联,也没有证实证明,有关付运与新冠肺炎传播有关。该批CBC透过《资讯自由法》取得的文件,首次确定有哪些病毒样本运往中国。名单包括两小瓶,每瓶约15毫升,瓶内载15种病毒。PHAC称,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定期跟其他公共卫生实验室共享样本。但由于《资讯自由法》规定,凡涉及国际事务、国家安全等问题的部分信息必须删除,因此CBC News未能提供一些有关运送的书面文件。该批文件提供有关样本运送前数个月的一些细节,包括对如何包装该等致命病毒感困惑,包里在发送之前没有消毒,以及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的科学总监吉尔摩(Matthew Gilmour)及其上司均对事件表示担忧,两人希望知道该等包里的去向,包里内容以及是否已有恰当的文书。与此同时,文件揭露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的运送公司,最初计划以不合适的包装方法运送该等病毒,但在中方客户提出有关问题后,才改变初衷。

有关包里先由温尼伯运到多伦多,然后于去年3月31日由加拿大航空(Air Canada)一班商业航班运往北京。收货人于翌日回覆称,有关包里已安全运到目的地。阿伯达大学中国研究所所长侯秉东(Gordon Houlden)指,尽管他欢迎跟中国的科学合作和交流,"但前提是实施一套规则",并保障加拿大的知识产权。吉尔摩没有接受访问,他将于下月离任,到英国一家研究所工作。其医疗顾问波利奎因暂时接替其职务,直至找到合适人选。至于邱香果未有应要求置评。

研究表明: 多吃这些蔬菜有利于抵抗新冠

据CTV报道, 根据研究表明, 缺乏维生素K的患者更有可能被送入重症监护病房或死于新冠肺炎.在这项仍在尚未发表的研究中,研究人员跟踪调查了3月12日至4月11日期间在荷兰奈梅亨卡尼修斯·威廉敏纳医院住院的134名 或患有新冠患者,将他们与184名年龄匹配的健康人群作为对照组进行比较。研究人员发现,与健康人群相比,进入重症监护病房或死于新冠肺炎的患者的维生素K水平较低。

虽然新冠肺炎最初被认为是一种呼吸系统疾病,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它会影响身体的其他部位,并导致血液凝结。血液凝块会导致中风、心脏病发作以及腿部和肺部危险的阻塞。它们还会导致肺部弹性纤维的降解。在一份新闻稿中,参与该项目的肺病学家罗布·詹森解释说,新冠肺炎会导致肺部发炎,这会破坏允许人们呼吸的弹性纤维。他说,这就是为什么维生素K很重要,因为它是身体为这些弹性纤维产生保护蛋白质所必需的。Janssen说,维生素K还在调节血液凝结的蛋白质的产生中发挥作用。根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说法,维生素K是一种脂溶性维生素,有两种形式:维生素K1和维生素K2。维生素K1主要存在于绿叶蔬菜中,如菠菜、羽衣甘蓝、花椰菜和羽衣甘蓝。另一种形式是维生素K2,存在于动物性食品和发酵食品中,如鸡蛋、黑鸡和黄油。维生素K2也存在于各种硬奶酪和软奶酪中,包括豪达干酪、雅士伯干酪和明斯特干酪。在传统的日本发酵豆纳豆中,也发现了含量特别丰富的维生素K2。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北京民众纷纷“逃出京城” 蔡奇学老习先甩锅
猛!传美国考虑制裁所有中共中央委员及其家属
前员工爆猛料 华为将于7月裁员9万人
再不要争来争去了!口罩是抗击病毒最有效武器
同为谋女郎,章比巩俐差在哪?张艺谋给明了答案
“跪”了?杨洁篪到美国见“人类公敌”蓬佩奥
专家:北京不会成为第二个武汉?
北京疫情死灰复燃 中共急造新词又想“瞒天过海”
中美要降温?传蓬佩奥与杨洁篪将于夏威夷会面
微博再封口 官员遭封号 红二代被禁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