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万维追击》20200218-02)

万维读者网(Creaders.net)丹尼斯综合报道:在北京当局拿下湖北省和武汉市两级官场"一把手"及湖北省衞健委"一、二把手"之前,国外科学家在对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研究后已经发现,该病毒有很大可能性是人工培育的病毒,于是,海内外舆论的矛头很快就指向了P4级别的武汉病毒研究所。种种信息显示其美女所长仅为前台木偶,背后有高人牵线。最新网传的美女所长的一封邮件,更令人惊愕于病毒所内的重重黑幕。

据苹果日报报导,武汉病毒所主管的武汉P4病毒实验室是中国、也是世界顶级病毒研究机构,由法国帮助设计建设,标志中国拥有研究利用烈性病原体的硬件条件。目前全球仅美、英、法等九国拥有P4病毒实验室。有报道指,武汉疫情发生后,中共军方生化武器专家、军事医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长陈薇少将已接管武汉P4病毒实验室,揭示该实验室可能与军方有关。

早在2月4日中午,多益网络董事长徐波在微博发布长文,高调宣布实名举报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涉嫌洩露病毒导致2019新冠状病毒疫情爆发。罕见的是,这篇十分敏感的举报长文竟然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没有被中共网管删除。

目前中国正在努力遏制新冠病毒肺炎的蔓延,但这场疫情究竟从何而起仍迷雾重重。一名曾参与救治“目前公众所知的首例新冠病患”的医生对英媒BBC说,这名首例病患是一名70多岁患病在家的脑梗塞患者。

这是该名早期病患的信息首次获得公开。他被认为于12月1日发病,比武汉官方此前通报的12月8日发病的患者提早了近一周。值得关注的是,他没有华南海鲜市场的暴露史。而在他发病10天后,才另有3人出现相关症状,其中2人也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

显而易见的是,这与此前人们普遍猜测的、疫情是由野生动物直接将病毒传播到华南海鲜市场的大量经营者或野味买家的说法产生了矛盾。

武汉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此前在接受中国媒体《财新网》采访时表示:“从现在整个发病情况来看,海鲜市场已经不是唯一的暴露源……是多源性的,”但他认为,该病毒有较大可能依然来源于野生动物。

这种野生动物目前被普遍认为是蝙蝠。早在2月3日,国际权威学术期刊《自然》(Nature)就发布了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团队关于新冠病毒起源的研究论文,认为蝙蝠是造成肺炎疫情的可能来源。

在2月15日的一次记者会上,中国科技部的官员重申,蝙蝠仍是最有可能携带新冠病毒的源头,但穿山甲可能是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之一。

这不禁让人想到2002到2003年间在中国流行的“非典”(SARS)疫情。在这场疫情中,科学家们先认为病毒来源于果子狸,但最终其病源被认定是蝙蝠。但时至今日,当年的首名“非典”患者——一名广东省河源市的厨师——仍坚称他并未接触过这些野生动物。

那么,病毒的源头到底在哪里?是否存在其他可能呢?

上文提及的武汉病毒研究所就是最近被舆论质疑的一个焦点。由于中国官方对于首名患者的身份一直讳莫如深,于是,不停地有网友质疑,首名患者是否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员工。

2月15日,“武汉病毒研究所女研究生黄燕玲是新冠肺炎零号病人”的传言在中国社交媒体广为流传。传闻指黄燕玲是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P4病毒实验室一名女研究生,在她做实验时被泄漏病毒感染死亡,遗体火化时又感染殡葬人员,令疫情传播。

“零号病人”一般指第一个被病毒感染,并开始散播病毒的患者。

据报道,北京新京报就此先向该所专门研究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员石正丽,及流感病毒实验室研究员陈全姣求证,两人都称不清楚该所是否有黄燕玲其人,称研究所有逾千工作人员,疫情中无一人感染。

更使得事件陷入扑朔迷离的是,当新京报的记者向武汉病毒所查询有关零号病人的传闻时,该所首先否认有黄燕玲这个人,但当核实该所网上确有黄燕玲这个人的名字之后,又承认此人曾在该所工作,但现在已经离职,去向不明。

研究所16日下午发声明指,确有黄燕玲其人,她曾于2015年在该所攻读硕士,研究噬菌体裂解酶的功能及抗菌广谱性;黄毕业后已到其它省工作生活,未回过武汉。但声明却未能平息外界疑云。

此外,早在疫情暴发之初,一篇出自印度理工学院团队的论文便质疑称,新冠病毒的4个独立的插入片段“不太可能在自然界偶然发生”,这瞬间让外界对于武汉病毒所“制造生化武器”的阴谋论甚嚣尘上,但随后该文的作者宣布撤稿。

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生物学家理查德·埃布莱特(Richard H. Ebright)对BBC表示,根据目前对病毒的基因组测序,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该病毒经过人工改造,埃布莱特曾在《自然》对武汉病毒所的一项蝙蝠病毒实验表示关注。

但埃布莱特补充说,这并不代表着可以排除此次疫情的病毒由于实验室事故进入人群的可能性。

他表示,基因组测序显示,此次爆发的病毒与武汉病毒研究所2003年在云南某个山洞采集的蝙蝠冠状病毒RaTG13非常接近,全基因组同源性为96.2%。

“这意味着,这种病毒目前已知存在于两个地方:云南的山洞和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个实验室中,”埃布莱特说,“它从2013年储存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至今。”

2月1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次会议上提出,要将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尽快推动出台生物安全法。次日,中国科技部则要求“加强对实验室,特别是对病毒的管理”,令外界关注。

在被问及首例被确诊的老人是否有亲属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或华南海鲜市场相关,武汉金银潭医院的吴文娟主任也表示,现在“不能下结论”。

紧接着,当地时间2月16日,微信公众号"你房叔"发帖称,在朋友圈广为转发的一条消息,很是耐人寻味,消息的主体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给该研究所全员发布的一封邮件的截图。内容包括“不明原因肺炎已引发社会恐慌”、“全所相关工作正在开展”、“卫健委要求不许向外透露疫情”等。邮件是1月2日上午10点发出的,说明衞健委1月2日前就已对疫情做指示,也可以此再证当局隐瞒疫情,罔顾百姓生命安危的内幕。

之前有人以中科院"知情人士"身份向海外披露,指王延轶的丈夫舒红兵,是江泽民儿子江绵恆的重要马仔,通过其妻间接掌控武汉病毒研究所这一涉及军工生化武器的重要地盘。正当武汉疫情水深火热,湖北武汉省市两级政府一把手均被免职之际,上述消息被曝光十分耐人寻味。  

从邮件截图上看,这封邮件的发送日期为2020年1月2日上午10点28分,题为"【重要提醒】关于严禁披露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相关信息的通知",主要内容有3个要点:1.不明原因肺炎已经引发了社会恐慌;2.病毒研究所的相关研究工作正在开展;3.国家衞健委要求,严禁向媒体、自媒体、社交媒体及合作的技术公司等披露任何有关这次肺炎疫情的研究资讯。

这张据信为王延轶给武汉病毒研究所全员发布的邮件截图一经曝光,立即引起公众的极大关注。不少网友表示这张截图的"信息量很大",背后的深意值得仔细分析揣摩,并表示正等待王延轶出面对此消息作出解释。万维也将密切关注这一事件的最新动态。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流行病专家最新爆料:武汉病毒罪魁祸首是它?
这场国难捅破了习中央极权维稳的画皮
中国房地产恐现黑天鹅事件 加速供应链去全球化
白宫拟修法彻底断华为芯片供应 中国崛起已止?
美联社:习近平及其幕僚明显“想甩锅”
人类从未见过!加拿大新冠康复患者 还携带病毒
设计税务骗局 加拿大骑警抓了一对涉嫌夫妻
加拿大成为全球第十大经济体:房价看涨
华春莹惹事了,搭上反习的人,习如期去看樱花
华尔街日报真的“辱华”了?人民网曾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