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万维博评》 202000201-01)

万维读者网博主解滨发表题为《国难当头,一尊你躲哪去了?》的评论文章,文章说:活了大半辈子,今年的春节是有生以来最令人难过的春节了:我的出生地武汉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 现在武汉所有的医院都人满为患,无论是病房还是走廊甚至医院外面都是病人。越来越多的病人排着队就倒地不起了,离开了这个世界。 医护人员疲于奔命,为了抢救排山倒海的病人就连自己的命也豁出去了。

现在,发现新型肺炎病例的省市越来越多,发现新病例的国家也越来越多,封城的城市和地区数目越来越多。事实上,大半个中国已经进入“半封城”状态。 就连乡村小镇也有干部敲锣挨家挨户动员乡民严加防护。新型肺炎已经冲出武汉,走遍全国各省,走向世界了!

在前不久中国最高官方举行了春节团拜会,中国的一尊发表重要讲话,洋洋洒洒,高歌猛进,再次强调了“中国梦“,创造中华民族的伟大历史时间。但说来说去,就是不提灾难深重的武汉,更不提那些疫区的老百姓,被封城围困的小民,那些奄奄一息的病人,还有那些拿自己的性命去抢救别人生命的医护人员。

一尊不总是说“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吗? 什么是“初心”? 什么是“使命”? 即使你的初心不过是改朝换代用新的贵族取代旧的贵族,纵然你唯一的使命不过是升官发财,但你起码也要装一点门面,该表演的还要表演一下。 至少你应该跟你的前辈学一点最起码的人之常情,弄明白做事的最基本的道理。如果一尊同志你学历太低,文化程度太浅薄,我可以告诉你几件让你汗颜的贵党历史上的真事:

1966年河北邢台发生大地震,死伤数万人,毁屋5百万余间。周恩来总理在余震尚未平息之时,就赶赴震中受灾最严重的地区,慰问灾民,安排指挥救灾工作。

1976年7月28日,唐山发生特大地震,整个城市顷刻间化为废墟,死亡人数超过24万。毛泽东得知灾情后嚎啕大哭,震后不到7个小时就指示成立了抗震救灾指挥部。几天后总理华国锋到达唐山,率队到受灾最严重的煤矿查看灾情,了解井下工人的脱险情况,并冒着余震风险到炼钢厂察看灾情。当时的政治局、国务院可以说是“倾巢出动”。

1998年长江发生特大洪灾,江泽民亲往灾区,手拿扩音喇叭跟灾民讲话,坐在简陋的舢板上跟救生人员一起视察灾情,身穿雨衣在雨中与灾民站在一起。

2002年底2003年初,广东爆发”非典”,胡锦涛亲临广州视察前线的战情,在事先未打招呼的情况下,在疫情并未解除、许多人还戴着口罩的情况下,并且是在毫无防护与安保措施的情况下,出现在广东街头,直接和疫区老百姓交流。 温家宝出现在北京专治非典的医院检查工作并看望医护人员。

敬爱的一尊同志,你脸红了没有? 你还淡定吗?

武汉新型肺炎已经肆虐四十多天了,早就在全国各地蔓延了,已经走出国门传播到世界各地了,毛泽东7个小时就拍板决定的事情,你居然花了四十多天! 你还好意思标榜你是“第五代领导人”?

敬爱的一尊同志,你曾抗200斤麦子走10里山路不换肩,你前几天在昆明还神采奕奕红光满面,团拜会上你还精神抖擞出口成章,这说明你身体健康毫无疾患。那么你为什么就不能屈尊前往武汉去体察一下疫区老百姓的苦难? 是彭麻麻不让你去吗?是你怕被感染吗? 那当年胡锦涛温家宝前往疫区和医护人员握手跟疫区老百姓在街头唠嗑,他们为什么就不怕?换你爹,也不至于这么窝囊废吧!

说到底,一尊同志,这一场灾难,本来就是你的错!武汉和湖北的那帮领导人当然知道这新型肺炎多么厉害,但你规定全党的首要任务是维稳, 他们怎敢把真实信息让老百姓知道?疫情爆发之初,他们在开两会,谁敢在两会期间发布坏消息? 一直到今天,你还在强调加强舆论引导,你还在隐瞒疫情,还在拿这场灾难显示你的英明伟大,还在维稳压倒一切! 人民在呻吟、在痛苦,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被无情地夺去,一场规模空前的“国难”已经开始爆发,但你仍然闲庭信步,稳若泰山。 你心里究竟有没有”人民“二字?

最近在微信中流传最广的一篇文章是《帝国对抗疫情的最后一战》,说的是大清政府是如何尊重科学,听从科学家的意见,慷慨解囊,战胜一场疫情的。当年大清高层的得知疫情传播后,“没有把重心放在管控信息、维稳、处罚‘妖言惑众者’这些事情上,而是尽其所能,派出了所能找到的、最精英的专家队伍“,确定了以拥有剑桥医学博士头衔的天津陆军军医学堂副监督,时年31岁的马来归国华侨伍连德博士为东三省防疫全权总医官。而伍连德博士的上司是个蒙古镶蓝旗人,东三省总督锡良。即便那么腐败无能的大清环境下,锡良没有出于对红顶落地的恐惧,封锁消息,欺上瞒下,而是反复向朝廷上书,奏报疫情。档案中也找不到他在此时此刻“观看文艺演出”或是“组织群众集会欢度新春”的记载。反倒能看到,他发电中东铁路各州县,要求把每天疫情在各地的流行情况及时用电报进行汇报,并且关于防疫电报一律免费。朝廷命宫给予了科学家伍连德充分信任,伍连德所有的专业建议,都变成了切实有效的措施。短短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在当年那么落后和资金贫乏的情况下,伍连德博士在东北全境建立了有效的防疫系统。

一百多年前的大清,积弱积贫,腐朽落后,即使那样,还以极其有限的资源和落后的体制成功地防止了一场疫情的流行,将之局限在东北并最后全歼之。

一百多年后的今天,科学如此先进发达,资金如此充足,在那个人均GDP超过一万美元的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在那个已经消灭了贫穷实现了全民小康的红朝,却眼睁睁地看着一场新型肺炎从武汉传遍湖北,从湖北传遍全国,一直传出国界。成千上万的百姓染病,越来越多的走上失去生命之路。 这是体制的问题呢,还是腐败所致?或许兼而有之。无论如何,人们都很难相信,今天中华的那位“一尊“ 还不如一百多年前垂帘听政的那个”老佛爷“。 但事实胜于雄辩。

一尊啊,你屈尊去武汉看看吧。老躲着不是办法啊!

原文链接:http://blog.creaders.net/u/3027/202001/364395.html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华邮:中共正在走上苏共切尔诺贝利亡党路
好消息!加拿大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人出院
武汉肺炎,让领导先走,高官相继中招
韩星吃蝙蝠被韩国专家点名批评
警惕死循环 武汉肺炎后遗症公开
情况危急 维稳工具“解放军”已自身难保
冠状病毒挑战习近平的红色体制和路线
世卫列疫情为国际突发事件 对中共最后一击?
太罕见:北京大变脸,天安门广场几乎游客绝迹
大疫当前 两会还开不开?传中南海爆激烈内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