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 《万维读报》 20200127-02)


1、武汉市长上央视 是“甩锅”还是别有用意?

在武汉肺炎疫情继续扩散之际,武汉市长周先旺承认前期信息披露不及时,但他同时也表示,地方政府只有在授权之后才能披露信息。他还表示,如果说因为封城而受到问责,他愿意被革职以谢天下。一些人认为,这位武汉市的领导人是把隐瞒疫情的责任推给国务院总理李克强。

周先旺说,1月20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决定把武汉肺炎定为一类传染病,要求属地负责。在那之后,他们的工作就主动多了。

周市长的这个说法立即引起热议。一般舆论认为,他是在推卸责任。

一位叫老灯的网民在推文中说,“武汉市长终于承认瞒报,但他把责任推给上级,说发布疫情他也要得到授权,看来不是省市的问题,根子在上头呢。”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也认为,武汉市长应该没有瞒报疫情的动机,因为在2003年中国爆发萨斯疫情时,当时的卫生部长张文康就因为瞒报疫情而丢了官,因此主管官员都知道,在这种事情上,瞒报也会受到惩罚。

他发推说,“不是周先旺自己想瞒报,是中央不批准。当然是习一尊的问题。”

胡平认为,在现今中共体制下,地方官员自己犯了错,不但不认账,反倒把责任推给中央,那不是找死吗?

有网民认为,周先旺大胆披露没有及时向全国披露疫情信息的决策内情,可能是他被革职前的“向全国的最后表白”。

有一种分析认为,周先旺并没有大嘴巴,而是按照最高层的授意,把责任推给李克强,是“丢车保帅”,为的是咬住李克强,为习近平卸责。

2、习近平的“抗疫工作小组”主要是为维稳

中国官方高层新成立的“中央应对新型冠状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由总理李克强担任组长,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上台七年来少有未有亲自挂帅的工作小组。有分析指出,与2003年胡锦涛主政时由国务院主导成立的“全国防治非典型肺炎指挥部”比较,现在的工作小组官员级别比当年的指挥部全面提高,但同时分管宣传等“虚职”的官员比例也增加,相反负责抗疫相关工作的技术官僚却全面退场,有效领导抗疫的能力成疑。

据苹果日报今天报道说,武汉肺炎习近平“抗疫工作小组”零技术官僚,学者指能力成疑,不如胡温。报道称,有学者批评,习近平成立的“抗疫工作小组”,还不如胡温。

该报道说,2003年4月23日,总理温家宝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后决定成立防治非典指挥部,由兼任卫生部长的副总理吴仪担任组长,副组长为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华建敏,另有11名成员,包括卫生部常务副部长高强、发展改革委主任马凯、中宣部常务副部长吉炳轩、外交部副部长戴秉国、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田期玉、北京市代市长王岐山等。

该报道称,反观新成立的抗疫领导小组在体制上直属于中共中央,组长李克强和副组长王沪宁均为政治局常委,其余七名成员全部都是副国级官员。

据该报道指出,清华大学政治学系前讲师吴强对《苹果》称,与当年由吴仪率领的以技术官僚为主人马有别,现在的工作小组很多成员都是习近平的亲信,其中习的文胆、中央书记处书记王沪宁出任副组长,还有被视为习“嫡系”的中央办公厅主任丁薛祥、中宣部长黄坤明和北京市委书记蔡奇等人出任成员。

苹果日报还引述时事评论员刘锐绍也指,而与当年的指挥部比较,中宣部、外交部和公安部的代表均由副部长级提升至部长级,显示中央认为疫情与宣传、维稳以至外交都有很大关系。 “武汉有900万人留在城里,如果他们上街示威,当局就要出动武警维稳。”

时事评论员吕秉权也批评,工作小组的成员阵营先天不足,多人是掌管宣传和维稳工作的官员,更奇怪的是国家卫健委和这次疫情的爆发地湖北都没有代表,“似乎是一群负责控制头脑、维稳的官员多,做抗疫实职的人不多见。”

3、王丹:应下罪己诏 武汉疫情最大责任人是习近平

流亡海外的异议人士在自由亚洲电台指出,这次中国爆发武汉肺炎,疫情不断扩大,已经造成了生命和财产的重大损失。他指出,追究其中责任,当然可以有很多面向可以讨论,例如举国体制的问题,例如地方官员瞒报的问题,甚至也有大灾中呈现出的人性等等问题,但是他认为,最大的责任人就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他分析指出,也许有人会说,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是一个人的责任。这话没错,责任者一定很多,但是在追究责任的时候,一定要分出责任的大小。而责任最大的,就是习近平。

王丹为什么这么说,他给出了三点原因:

首先,这么大的灾难,发生在任何地方,当地的主要当局负责人都应当承担责任;即使连古代的封建王朝时期,遇到大的疾病蔓延,皇帝都要下罪己诏表示一下。而现在疫情已经是全中国的疫情,要承担责任的,当然就是中国的国家领导人。这自然非习近平莫属。这是一个非常简单明确的常识,习近平没有任何理由为自己推脱。

其次,这次疫情的处理,产生了种种的问题,这些问题基本上是体制性的。习近平为了大权独揽,2012年上任以后,就逐渐建立和巩固了个人独裁的体制,任何大事如果没有习近平的拍板决定,就无法全面动员。此次武汉疫情爆发,就是在习近平做了批示之后,有关当局才敢披露部分的真相的。这样的一个体制,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而正是这样的一个独裁体制,导致了整个政府管制系统的怠惰,推诿责任和不敢作为。如果说,这次疫情的扩散,很大程度上是体制的问题的话,那么强化了这个体制的人,就是习近平本人,当然要承担最大的责任。

第三,从疫情开始出现到全面爆发,作为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表现也完全不合格。他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就关注并紧急处理武汉肺炎的问题,自己还跑去旅游胜地昆明度假式考察;疫情已经扩散以后,他不仅没有启动紧急处理机制,相反还在全国人民的骂声中继续举办春节团拜会,喜气洋洋地夸耀他的中国梦,对于正在劫难中的武汉人民只字不提,这样的冷漠当然会影响到各级政府的处置态度;尤其是春节联欢晚会,习近平完全有权力下令停止举办,但是他任由春晚继续欢天喜地地举办,等于在灾区人民伤口上撒盐;而最近一段时间,疫情进一步扩大,事态已经非常严重,作为独裁体制的掌门人,习近平担任各个掌握实权的小组的组长,唯独在紧急成立的疫情处理的问题上,他推卸责任,让李克强担任组长,至今也不肯去疫区安抚人心。作为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权力他要一把抓,责任却推给旁人;在重大灾难面前,不敢到第一线督促工作,这样的行为已经是渎职。

王丹指出,在今天的中国政治环境下,我们当然无法在现实中让习近平承担责任,但这次疫情过去之后,希望国人记住现在的愤怒,造成这么大的损害,习近平是最大的责任人。这个责任,不仅会被写入历史,在未来也一定要被追究。

4、大规模疫情预计会令中国经济雪上加霜

路透社星期一的一篇分析文章认为,虽然现在就具体估算出疫情对企业和消费者的总体影响到底有多大还为时过早,但这一新型冠状肺炎疫情预计将会伤害到中国经济。

这篇文章说,目前人们普遍认为,随着政府宣布采取延长假期、限制旅行等等各种防疫措施,在短期内经济将会受到负面影响。

中国国务院星期一宣布将春节假期延长到2月2日。上海市政府星期一也下令各类企业不得在2月9日前复工。此外,中国很多省市都宣布了包括封城在内的各类严格措施。

很多分析人士将这次疫情和2002年到2003年的萨斯疫情做对比,以估算出中国经济可能蒙受长期负面影响。经济咨询公司“麦格理资本”的一位经济学家指出,在萨斯病过后中国经济曾经迅速反弹。

但在另一方面,分析人士说,与当年相比,中国现在更加依靠消费来促进经济增长。信用评级公司“标普全球”表示,目前大致的估计是,如果在诸如服务业等领域的消费下跌10%,那么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长会跌1.2%。

此外,野村证券还指出,2002年时中国的外部环境也比较好,而现在,在国内经济不景气、国际上又有贸易战的双重夹击之下,中国的GDP增长已近30年最低,而目前爆发的疫情将令目前的局面更加困难。

世界很多股市星期一都呈跌势,投资者纷纷购入美国联邦债券和日元等避险。

牛津经济研究院亚太区经济研究主管高路易(Louis Kuijs)在给路透社的一份电邮中说,香港、泰国、越南、新加坡和菲律宾等此前曾因中国游客而受益的经济现在面临的风险也最大。

5、川普:美方愿协助中国应对疫情 习总怎样接招?

美国疾病管制暨预防中心表示,美国目前共有5起武汉肺炎确诊病例,正考虑扩大对中国旅客的机场筛检。关于疫情,中美已经在一条船上了。美国总统川普27日早推文说,已向中国表达愿提供必要协助。

对于武汉肺炎的蔓延,川普1月27日上午透过推特指出,与中国保持密切联系,目前美国境内仅有数起病例,但会密切监控。他也表示,已经向中国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达愿意提供必要协助的意愿,“我们的专家极为优秀”。

武汉肺炎扩散全球,美国和台湾均已有五起确诊病例,双方进行了密切合作。台湾驻美代表高硕泰廿六日表示,疫情爆发至今,台湾与美国共同抗疫,无间断地保持密切讯息交流,驻日内瓦办事处也持续透过必要管道取得相关资讯。

高硕泰于华府时间廿六日受访表示,武汉肺炎爆发到现在,台湾与美国政府相关单位无间断地保持密切讯息交流,即使在年假期间仍持续来往交流,希望确保台湾民众健康无虞,"双方专家没有片刻休息"。

高硕泰说明,我方和美方之间有专家、技术层面的直接沟通管道,"双方对确保共同防疫、不让疫情扩大有共同体会",至于台美交往过程讯息,他则不便透露。

中方看来更应该积极和美方配合,争取国际力量的支援。但对于自信足以治理全球,却无法控制武汉毒虫的习总来说,该怎样接招才妥当呢?

6、民怨沸腾,高层会不会拿他祭旗

当年“微笑局长”杨达才笑对一场交通事故而令其下台并获刑。时至今日,中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李斌面对新型肺炎肆虐的更大灾难,再次出现笑场,而遭到舆论强烈谴责。

据中新网报导,1月26日,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就新型冠状肺炎疫情举行新闻发布会。

中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马晓伟、副主任李斌,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王江平,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刘小明出席了新闻发布会。

发布会上有记者问:为何武汉出现了300多例肺炎患者政府就开始“封城”,官方是否存在瞒报实际患病人数和疑似患者数据?请问目前武汉实际感染人数到底有多少?

面对中外媒体聚焦,中共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李斌似乎并未意识到此时已是国难当头。他面带微笑地回应记者称:“武汉的实际感染人数,在卫生健康委网站上已经发布。”

很多网民对于“微笑局长”杨达才仍然记忆犹新。时任陕西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杨达才曾在延安一场交通事故现场被人拍到面含微笑,后被判刑14年。而李斌面对国难竟出现笑场,引发舆论谴责。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大陆全面启动抗疫情"党八股"应变模式
李克强“升官”赴武汉 肺炎闯入解放军军营
诧异!李克强总理突然当了组长 一言难尽
湖北"贵族"省长闹笑话 首宗高官感染“挂了”
国人在怒吼!外逃者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武汉城中事
美国白求恩到武汉 不再相信北京当局
这届“贵族”行吗? 帝国对抗瘟疫的最后一战
哈佛专家:这是核武级别的瘟疫 习皇终于说话了
温哥华Uber终于正式获批 下周就能手机叫车
突发!本那比山塌护土墙 6户疏散 压毁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