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万维读报》 20191229-03)

1. 贸易战是休战了 中美新战场已经出现了

美国和中国虽敲定明年1月签署双边贸易第一阶段协议,但在部分议题上仍存在较大分歧,因此不排除双方往后渐行渐远,甚至背道而驰。《华盛顿邮报》报导称,美中贸易战不会就此平息,反而“战场”如雨后春笋般生出,预料科技战即将上场。 

报导中提到,川普政府坚持要改变中国对美的不平等贸易行为,引起双边长达18个月的贸易谈判,历经数个回合的谈判后,好不容易在今年12月达成第一阶段的协议。虽然如此,北京政府在明年会否履行协议成为关注点之外,美中在展开第二阶段的谈判期间,双方可能在其它议题,特别是科技发展的观点上再生事端。

该报引述东方资本研究公司Orient Capital Research高管安德鲁・科利尔说,“川普的对华政策的列车,不会因为第一阶段贸易战平息而停驶。”

美国政府官员认为,若美国采用中国制造的科技零部件,尤其是在重要关键的领域,包括军事、通信和公共交通系统,一旦遭到侵入或破坏,国家安全会遭受间谍活动威胁;因此,相信科技战将是继贸易战后,另一新辟的战场。

此外,美国商务部即将发布的新法规,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国输出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

据知,美国财政部也组织了一个跨部门小组,审查中方对美国尖端公司的投资;司法部在数个月前也接连控告多位中国籍人士窃取美国商业机密。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在11月时曾建议,在采购使用外国通信和技术设备时,应警惕评估是否符合国家利益。

美国总统川普在12月初签署的国防拨款法案,列明避免采购可疑的外国电信设备的规定。分析人士称,这些条款是专为北京中共政府“量身订做”。

针对华府的“科技制裁”,北京政府也采取应对措施,以摆脱对美国的依赖。去年,中兴通讯一度因美国的制裁而几乎破产,激起中共政府在背后金援和补助中国企业,企图在人工智能和新能源汽车等10个未来产业中,取得全球主导地位。

2.  中国正落入中等收入陷阱 迈过去不容易

2018年,中国人均GDP达到9770美元。按世界银行2017年的标准,人均GDP在3956美元至12235美元之间为中等收入经济体。可见,中国已走到了中等收入陷阱的“河边”。

尽管国内外学术界对中等收入陷阱这个提法有诸多分歧,但回顾二战以来的世界经济发展情况,少有经济体能够从中等收入发展成为高收入,多数则长期徘徊在中等收入,甚至出现发展倒退和社会动荡。

中等收入陷阱(Middle Income Trap)的概念由世界银行在2006年首次提出。在报告《东亚复兴:关于经济增长的观点》中,世界银行指出:在过去50年中,许多国家从一贫如洗的收入水平上升到中等收入水平。然而在欧洲以外,只有少数国家从低收入水平跃升到高收入国家。世界上最失落的地区当属拉丁美洲,而未受这种趋势影响的地区则是东亚,其中有四个表现优异的经济体:中国香港、韩国、新加坡和中国台湾。

2012年,世界银行和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共同发布了报告《中国2030:建设现代、和谐、有创造力的社会》,再次强调了中等收入陷阱。报告中指出,在1960年的101个中等收入经济体中,到2008年只有13个成为高收入经济体。分别是欧洲的希腊、爱尔兰、葡萄牙和西班牙,亚洲的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中东的以色列,美洲的波多黎各,非洲的赤道几内亚和毛里求斯。而其余的88个经济体要么继续停留在中等收入阶段,要么下降为低收入国家或地区。可见,87%的中等收入经济体难以跨越“陷阱”。

“儒家经济圈”的成功经验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有利因素。在世界银行2012年报告中认定的13个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经济体中有五个来自“儒家经济圈”,此后中国澳门也在2018年迈入高收入经济体。同为儒家经济圈成员,各方成功经验值得中国学习借鉴。中国长江商学院创办院长、中国商业与全球化教授项兵认为,更大的挑战则来自于作为人口超级大国,中国自身的特殊国情和当前全球大变革的复杂性,可能加剧了中国所面临的中等收入陷阱的复杂性。

首先,发达国家基本上都是中产阶层占多数的“橄榄型”社会群体结构,这也是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目标条件。中国有近14亿人口,如果创造三分之二人口的中产阶层,在人类发展史上将是个巨大且艰巨的“工程”。

其次,在人口结构上面临未富先老的问题。到2020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占比将达到19.3%,2050年达到38.6%。中国的老龄化速度快,老龄人口数量庞大,社会养老抚养压力大,显示出明显的未富先老压力。这种状况,或许也是众多中等收入经济体未曾遇到过的,会增加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难度。

第三,收入与财富不均问题是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最大挑战之一。当前,中国依然面临着日趋扩大的二元经济不均衡发展挑战,突出表现在贫富差距、城乡差别、东西部之差等方面。未来,在创造经济增长的过程中,如何进一步优化社会收入分配制度,实现社会的均衡发展,或许是中国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最大挑战之一。

第四,人工智能时代的挑战。在努力平衡解决收入与财富不均问题的同时,中国又迎来新的挑战。其一,人工智能的普及应用和机器替代人的趋势可能深刻影响就业的结构,摧毁中产阶层的就业机会。其二,人工智能还可能在一次收入分配环节加剧了收入与财富分配不均矛盾。

第五,完善的法制体系是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制度保障。当前中国的“社会矛盾和问题交织叠加,全面依法治国任务依然繁重”。

第六,中国经济未来发展仍面临诸多挑战。

第七,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经济体,多数受到了美国“手拉手”的帮助。从当前中美关系及未来预期看,美国“帮助”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可能性不大。

3. 刚刚 普京给川普打了通神秘电话

克里姆林宫说,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打给美国总统川普的一次电话交谈中,感谢川普“通过特殊渠道传递给俄方的信息帮助防止在俄罗斯发生的可怕行为。”

美国方面对此没有立即证实。

据克里姆林宫官方网站说,双方领导人在电话中还包括讨论了“一系列共同关心的问题”。

普京办公室说,两位领导人都同意“在反恐斗争中继续开展双边合作”。

前还没有关于此事的其他细节。

4. 岁末中共军中异动 两少将突遭罢免

继习近平大批晋升将领之后,中共两名少将,江苏省军区政委孟中康、海南省军区政委叶青,突然被免去中共全国人大代表职务。 

12月28日,中共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发公告说,中共军委动员部选举委员会决定接受叶青、孟中康“辞去”中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按照规定,两人的代表资格终止。

两名省军区政委突然被免去中共全国人大代表资格,立即引发外界关注。目前,虽然中共官方还没有通报叶青、孟中康为何“辞去”人大代表,但外界质疑他俩也可能出事了。按以往惯例,中共全国人大代表在被调查前,一般都是先被“辞去”代表资格。

今年10月26日,中共战略支援部队前副司令员兼参谋长饶开勋、西部战区陆军前副司令员徐向华,也是“辞去”中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其代表资格被终止。

饶开勋、徐向华都是因“严重违纪”,被“责令辞去”中共全国人大代表职务,其中饶开勋于7月31日正式辞职,徐向华则在8月26日正式辞职。

《苹果日报》披露,在四中全会召开前,有两名军头因涉贪,被撤除人大资格,显示出中共内部派系斗争不断。有消息指,两人均涉及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前参谋长房峰辉涉贪案。

而在四中全会上,当局一再强调军队做到所谓“两个维护”,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等等,显示维护习近平对军队的领导被视为极端重要。

中共十八大以来,已有160多名副军级以上军官落马,其中仅上将就有7人,包括中共军委前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军委委员房峰辉、张阳,空军前政委田修思、武警部队前司令员王建平、国防大学前校长王喜斌,他们大都是军中“大老虎”郭、徐的亲信。

近期,习近平在短短4天内密集晋升了近百名将军。外界认为,在当前内忧外患加剧之际,突然又晋升大批将领,显示他急于稳住军队。

5.  本周起,荷兰正式不再叫“荷兰”了

荷兰政府将投入20万欧元改善该国的国际形象。为吸引游客,明年起将正式停用“荷兰”(Holland)作为国家别名,统一使用官方称谓“尼德兰”(NetherLand)。荷兰的国家宣传标志也由一束郁金香及“Holland”字样改为“NL”字样.

这是因为,传统上的“荷兰”仅代表该国12个省当中的2个沿海省份,即包括阿姆斯特丹的北荷兰省以及包括鹿特丹、海牙的南荷兰省。

上述两个地区合称的“荷兰”地区,在19世纪是该国经济中心,成为整个国家的别名。如今,荷兰政府的官网也使用Holland.com。但是“尼德兰”才指代全国12个省份。

从2020年1月开始,赶在东京奥运会及第65届欧歌赛举行前,荷兰政府要求所有公司、大学、使馆及政府机构统一改用该国官方称谓“尼德兰”(Netherland)。

此外,荷兰旅游及会展委员会此前使用一束橙色郁金香与“Holland”字样作为宣传标志,如今统一被改为大写的“NL”字符,即“尼德兰”缩写。此举被认为有利于出口及吸引投资。

埃菲通讯社透露,改名不仅事关承认其他省份,还涉及一项振兴旅游业的新战略,会帮助其他相对不那么有名的地方吸引游客。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川普这一招够狠 影响美国未来30年
台湾总统候选人辩论后,最新民调出笼
习近平喜获人民领袖称号 韩国瑜惨遭“挤牙膏”
中国使馆炮轰加拿大个别政要 又发表错误言论了
美公开“生擒”行动画面 中朝需要“好好掂量”
北京上空又现异象 中共测试尖端武器 剑指美国?
香港局势:下一轮大冲突很快又要来了
前华为工程师失去加国枫叶卡 面临遣返
超美?差距还很大!美国实际财富远远超过中国
《纽约时报》今天大爆班农,背后的故事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