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万维读报》20191024-02

1、华为鸿蒙系统原来是官媒炒作出来的

  自从美国将华为列入“黑名单”后,中共官媒曾高调吹捧华为的鸿蒙操作系统。但华为副董事长、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日前公开表示,“鸿蒙系统”是媒体炒作,原来只是注册放着没用的。

  10月23日,在华为媒体沟通会上,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坦言,“鸿蒙操作系统的名字不是我们取的,是媒体取的,因为鸿蒙是我们内部的一个内核的名字,原来在市场监管总局挂在那里就撤了。后来不知道哪个媒体在市场监管总局看到了这个东西,就把它说是我们的智能手机的操作系统,然后炒作了几个月,我们内部都没有人说它是我们的手机操作系统。”

  徐直军表示,后来自己问余承东,你们还得好好讨论到底你们叫啥。他们讨论完了以后不知道咋取名字了。他说再取个名字,要向所有的消费者、媒体解释,鸿蒙不是我们的手机操作系统,所以他们现在还是叫鸿蒙。

  在两个多月前,即8月9日华为开发者大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执行官余承东正式宣布发布自有操作系统鸿蒙,鸿蒙OS将率先应用在智能手表、智慧屏、车载设备、智能音箱等智能终端上。当时,中国大陆央视评价鸿蒙系统称:“一致好评”、“国产的骄傲”。不过,此次华为新版手机并未宣布放弃安卓而搭载鸿蒙OS。华为的解释是,华为考虑支持谷歌的生态,开放的安卓系统和生态是华为的首选。

  而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7月20日接受雅虎采访时称,鸿蒙系统开发的根本目的是物联网应用。他说,只有在华为不能使用安卓系统时,华为才会研发自主的手机操作系统。

  今年5月16日,美国政府宣布将华为及其70家附属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后, 8月19日,美商务部将另外46家华为附属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其中逾20%为华为的全球研发和创新中心。美方此举被视为直击华为创新能力的核心地带。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称,华为处于“存亡关头”。

  据《金融时报》和福布斯网站本月 20日报导,华为承认美国制裁对公司造成伤害;更糟糕的是,目前还没有解决方案替代谷歌产品。由于各种解决方法都无法实现,任何内部更换都需要数年之久。

2、耗巨资修建的港珠澳大桥通车一年 竟未见经济效益

  耗费巨资兴建、属于中国国家级工程的港珠澳大桥24日通车届满一周年,口岸已由最初的热潮回复平静,目前车流量仅及当初预计最低车流的一半,收费可能还不足以支付每年营运开支。

  据香港01报导,有经济学者认为,大桥当初高估车流量,加上中国经济成长放缓,"反送中运动"影响陆客访港,中美贸易战冲击物流业,让车流量快速减少。

  港珠澳大桥去年10月24日通车,根据香港方面数据,截至今年10月7日,大桥总车流量达约144万车次,即平均每日4,115车次,仅只有当年最低估算的一半。

  据2017年广东省发改委发布的文件,大桥一年的总营运成本约人民币22亿元,而目前大桥车流不似预期,影响收益。根据大桥的收费表,再对应车种收费,截至10月7日,其收益只有约人民币2.8亿元,不够支付一年的营运成本。

  报导指出,当年计划兴建大桥时,明显高估车流量,预计的人口、经济成长过高,使最后与预计车流有很大差距,大桥原本应促进经济活动,现在却只沦为旅游景点,而且旅客游览过后随即离开,即使人流符合预期,但实际经济回报低。尤其是中国经济进入中长期放缓,之后商业环境只会愈来愈差,且中港矛盾的情绪影响两地来往,而中美贸易战也严重影响物流业,各种因素都影响大桥车流,大桥"无得救",维修费用也随时可能高出其经济回报。

3、四中全会恶斗前?“大内总管”丁薛祥发声护习

  中共中央政治局24日开会,确定了久悬未决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会期为10月28日至31日。在这前后,有关四中全会将是中南海又一次权斗新高潮,传闻和分析纷纷扬扬。而本身是习近平大秘、又已兼掌中共党和国家机关“两个中央”党建大权的现任中办主任丁薛祥,日前高调发声,护习意味浓厚。

  就在两天前,中共新华社22日发消息称,中共中央和国家机关“推进新时代机关党建高质量发展研讨班”当天在北京开班,丁薛祥在会上大谈习近平在中央和国家机关党的建设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要求加强中共机关党建。

  据指有北京背景的《多维》刊文称,梳理以往,甚少在中国政治中出现的“政治推进会”,为何要在此时召开?中共的“中央机关”为什么突然要推进“政治建设”?其背后或表明中共中央内部,出现了这方面的问题。

  文章声称,实际上这次会议的信号,某种意义上可以被视为在为新任的中共中央和国家机关工委书记的丁薛祥“撑台”。另外也是为了维护习中央的“核心”地位。因为如此罕见的要通过一个会议去推进所谓“政治建设”,是否因为官员内部“不理解”,不得而知。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七常委中,掌管意识形态和党建的常委是王沪宁。但去年这个“中共中央和国家机关党的政治建设推进会”有不同寻常之处,就是由丁薛祥主持,习出席,主管意识形态和宣传的王沪宁却没有出席。一般这类中央层级党建会通常是由管党务的王沪宁主持,本来就在王的主管下。有分析认为,这次会议等同丁薛祥藉习近平撑腰,在王沪宁手中夺权。

4、展开国家安全调查  抖音在美国悬了

  美国重量级国会议员要求政府对中国社交网络应用媒体抖音展开国家安全调查,以保护美国下载客户的隐私不受侵犯。

  联邦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和共和党籍参议员科顿23日致函美国国家情报总监马奎尔,对颇受美国青少年喜爱的短视频分享应用软件抖音的数据采集提出质疑,要求美国情报机构对抖音展开国家安全调查,搞清抖音是否配合中国政府的数据审查规则,将美国客户的个人信息传送回中国。

  舒默和科顿两位参议员在信函中说,抖音收集广泛的个人信息,包括用户的所在地。抖音方面表示,美国用户的数据是在美国存储,但国会议员担心,抖音“依然需要遵守中国的法律”。如果情况属实,“中国公司就会被迫向被中共控制的情报工作提供支持与合作”。

  信函指出,“抖音仅在美国就有超过1亿1千万次的下载,抖音因此是我们无法忽视的潜在反情报威胁”。“由于存在这些顾虑,我们要求情报机构对抖音和其他在美国经营的中国内容平台所构成的国家安全威胁进行调查,并将调查结构通报国会”。

  这是美国国会第二次要求政府对抖音展开调查。联邦参议员鲁比奥本月早些时候要求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对抖音的母公司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收购美国Musical.ly公司一案进行调查。鲁比奥说,“中国政府在世界各地的自由社会里不道德地审查信息的行为令人无法接受,对美国与我们的盟友也构成严重的长期挑战”。

  目前,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的发言人对此没有发表评论。

5、面对这些真实的数据:中国人情何以堪

  清华大学白重恩教授的研究所发现的下面的这些数据:

  德国每小时人均工资30美金,美国约为22美金,泰国4美金,中国只有0.8美金,位列世界倒数第一。当然,我们也有排名第一的,那就是中国的人均工作时间一年高达2200个小时,而美国只有1610小时,德国1400小时.....

  再看看政府其他的开支情况,美国的行政费用占其GDP的3.4%,日本占GDP的2.8%,中国占GDP的25.6%。美国教育医疗费用占其GDP的21.5%,日本占GDP的23.35%,中国只占GDP的3.8%......

  中国五项社保的法定缴费之和已达工资水平的40%,有些地区已接近50%。中国社保缴费是北欧五国的3倍,是G7国家的2.8倍,是东亚邻国的4.6倍。然而,即使这样,中国的社保仍存在巨大亏空。中国税收占消费品价格的比重竟然高达64%,是商品本身价值的1.8倍!

  在中国,如果你月入一万,要交14%个税,12%公积金,8%养老保险,4%的医疗失业险,合计3800元,剩余6200元;若你再拿这6200元去消费,则需要为你所消费的商品埋单17%的增值税,28%的各种杂税,约为2800元......所以,一个月入一万的人,相当于要拿出6600元来养政府,而且你还无权过问......税收全世界第一,福利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印度人的财政收入是2000亿美元,解决了12亿人口的免费医疗。中国的财政收入是2.2万亿美元,是印度的11倍,却至今解决不了14亿人的免费医疗问题,为何?看看被中国人嘲笑的印度“阿三”到底什么样:取消了手机漫游费,大学学费只相当于人民币48元/年,公路不收费,坐火车不买票,住院看病不掏钱,知识分子不说谎,教授专家敢于向权力说不,官僚直系亲属不移民,没有强拆......

  台湾1995年推出“老农津贴”,每位65岁以上的农民每月可领取3000台币,如今已涨到了7000元新台币。台湾一位普通老人在医院住了12天,出院后总计花费24330元新台币,合人民币5000多元,其中自费才35元新台币,合人民币7元。这才叫医疗保险,这才叫社会福利!

  面对这些真实的数据:中国大陆人情何以堪!

6、为什么美国投资人为中共的诡计提供资金

  Real Clear Politics网站日前刊登美国证券业协会执行长亚科韦拉的文章《为什么美国投资人为中共的诡计提供资金?》

  亚科韦拉在该文中表示,华尔街的交易所交易基金发行者和指数提供者将美国投资人数十亿美元的钱转出美国,投入中国公司。

  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呢?这是因为华尔街利用漏洞让中国公司逃避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有关公司讯息揭露和稽核的规定,并藉由交易所交易基金持续含括在指数成分股内。

  按照惯例,交易所交易基金发行者依赖指数提供者对含括在指数内的公司进行调查,但这种事在中国不可能发生,因为中共不允许。这种障碍早就应该阻止美国散户投资人进行这些证券交易。

  但事实上,这些交易仍在进行着,因为华尔街的交易所交易基金发行者亟欲进入中国市场,而指数提供者向迫使它们让中国取得全球资金的中共政权低头。结果,交易所交易基金发行者和指数提供者都不知道其指数含括的中国公司是诈骗公司、中共军方机构或是支持中共践踏人权的公司。

  更糟糕的是,这些指数也含括美国政府的实体清单和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的制裁清单上的公司。一般而言,当一家公司的行为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安全或外交利益,或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外交政策或经济构成威胁时,就会被列入这些清单中。

  然而,美国投资人的钱仍持续流入这些公司。他们可能不知道,购买全球指数交易所交易基金时就可能投资了中共国营公司,例如:中兴、海康威视等。一旦这些公司出问题,美国投资人就可能蒙受损失,而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的钱被用于建立中共军队和网路部队,然后残酷地攻击美国。

  亚科韦拉在文末指出,任何拒绝接受基本的监管或已经被美国政府制裁的公司,必须从这些指数中移除。现在该是华府优先考虑美国散户投资人的时候了。它应该在这个漏洞引起他们的巨额损失之前将其修补。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胡锦涛突然大热,热给谁看?
香港时局动荡,新加坡忙着“窃喜”
纳瓦罗惊爆中美谈判细节,强硬表态要对着干
华春莹发言很快被删 林郑中途下台已成定局?
39条人命痛说“崛起中国”真相
中美首阶段贸易协议内容曝光 北京向川普开条件
重磅!阿兹海默症有药可救了
四中全会马上开 习近平两件大事躲不过
不争气啊!华人聚居的选区投票率又垫底
更辛辣!高官匿名出书 将再爆川普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