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万维追击》20190220)

  万维读者网(Creaders.NET)晨曦综合报道:曾任毛泽东秘书、中共自由派元老李锐的追悼会20日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

  据多家媒体报道:李锐的遗体上覆盖了中共党旗。习近平、李克强、前中共高层朱镕基、胡启立、贺国强、田纪云送了花圈,但不可否认的是,李锐身为中顾委委员,正部级离休官员,葬礼规格明显被压低,追悼会过程中据说不但没有哀乐播放,没有讣告张贴,也没有人致悼词,现场更是如临大敌,便衣林立。

image.png

  明报日前援引知情人的话说,李锐的骨灰盒在八宝山革命公墓安放的位置已经确定,正巧和生前住在同一个楼内的邻居为伴。 

       从形式上看,李锐的身后事算是告一段落,但是,李锐作为一个存在很大争议性的人物,这些争议却不会随着他的离开而很快归于平静。

  在传出李锐将要被葬在北京八宝山的消息后,李锐的长女李南央在声明里引述了李锐写于1996年的一首打油诗:今生只缺一挥手,告别无须八宝山。请问骨灰何处撒?楼前树底作肥源。他还在2011年7月9日的日记中提到与朋友萧柏春的谈话。最后一句写道,“党旗镰刀、斧头,就是不重视知识和知识分子。”

  李南央还表示,作为女儿,要保护父亲的人格尊严,李南央不参加中组部安排的李锐追悼仪式,以此告诉世人父亲的真实意愿:不开追悼会,不进八宝山,不盖党旗!

  不过,身在美国的李南央的态度显然无法左右李锐身后的安排。

       李锐曾被视为中共党内是一位罕见的、公开的反对派。李锐曾经在文革中举报风头正劲的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陈伯达,在毛泽东去世后写书批判毛泽东,担任《炎黄春秋》顾问反思中共历史,接受西方媒体采访评论中国时政。

       实际上,从2月16日李锐逝世中国墙内外冰火两重天舆论反应就看得出来。在中国官媒集体失声的同时,西方媒体则纷纷加入对李锐的报道、回顾和悼念。

       李锐在北京医院逝世后,许多被认为异见人士的学者通过西方媒体或个人发表了评论感言。原《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杜导正说,李锐一生不盲从,有独立看法,是坚强的硬骨头。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李锐先生是当之无愧的宪政民主派的优秀代表人物。他是中共的同路人也是叛逆者。李锐这样的老革命是“两头真”。从前信仰马列共产,但是也有资产阶级的民主思想与理念。建政后,他们与彻头彻尾的革命派之间的摩擦开始见涨。所以,李锐也是叛逆者,而且越是晚年越深刻。作为资深体制内官员,他对中共的批评和认识都是深刻和透彻的。

     历史学者章立凡说,中共十三大提出党在宪法范围活动,以及废除领导人终身制,都是要建立宪政秩序。这些在89·64后不再提起,但是不等于说没有人主张。李锐们在位时也主张宪政,不仅改开时主张,尤其在89之后仍然主张。他的观点是,中共问题的重点是政治问题,提出了体制内最深刻的问题。

  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表示:“李锐不朽! 是他,告诉世人以庐山会议的真相。他说,陈云调我到组织部,是要我去牵制和监视胡耀邦,——我怎么能干这种事! 他的夙愿是宪政民主大开张。实现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些后死者的责任,也是对他最好的纪念。”

    中国新闻人高瑜表示:“如今中共最需要的是忠诚,绝对的忠诚。保证忠诚最严格的纪律,就是‘不许妄议’,而李锐就是党内最敢妄议的人,妄议就是讲真话,因此他获得人们的尊敬和缅怀。中国堵不住一位百岁老人的嘴,因为专制战胜不了一个人对思想和良知的忠贞。”

        BBC报道,与李锐相识多年的历史学者施滨海表示,过去党内历次的政治运动,没有让他折腰。有很多人经历过很多次运动学得很乖了,不讲话了、保持沉默了,他始终没有,所以这几年不断看到他的言论或者出版物。  

image.png

  不过,中国官方和官媒在李锐去世后的沉默,其背后的因素不言而喻。可以从《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个人微博里对李锐有所节制的批评一窥究竟,胡锡进写道:换一个角度看,李锐的晚年是很成功的。这期间他一直享受着高级干部离休待遇,直到病逝于北京医院。在享受体制好处的同时,中国国内的反体制力量和西方力量也对他给予支持。他是中国最不寂寞的老人和老干部之一。他的晚年过得比青壮年时期更显精彩。

  胡锡进还特意提及,《纽约时报》的评论文章称李锐是中国自由主义价值观领军人物。该报还称李锐仕途中断后成为有良知的政界元老。

       苹果日报刊发的吕月评论文章中称,中共党内首屈一指的"男儿"走了,他就是差两个月满102岁的李锐。称李锐是"男儿",则因他对习近平的逆龙鳞。

        这事得从李锐2018年4月13日在北京医院病榻庆祝101岁生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说起。

        当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李锐讲到:“中国这个国家,本来,五四已经解决了缺乏什么的问题,就是人权,同科学。五四运动已经解决了,结果又来了一个马克思。马克思是一个空想的社会主义。”

       对于习近平,采访中李锐直言:“我那个时候不晓得他文化程度那么低,你们知道吧?他小学程度。”李锐同时暗批习近平刚愎自用,听不进中共元老的忠告。

       李锐还对记者说:“有一次大概是习上台不久,我与一位老朋友的女儿在一起闲聊,她讲了一句什么话呢?她说,现在网上就有这样的话——毛病不改,积恶成习。这样的话传到美国去了,美国把它公开了。搞得我很麻烦。”记者问:“你对习近平有没有什么忠告?”李锐沉默片刻然后说:“做不到,我也做不到嘞…… 这个人他现在能接受。(摇头)不可能,不可能。”此前一个月,习近平修宪取消任期限制,李锐当时就直指“习近平要搞终身制”;“现在哪一个省的干部不拥护习近平?报纸上天天吹捧,我看都不看” 人有了权以后是会变化的。这样的人我接触多了。寥寥数语,掷地有声。

         据报道,早年从中组部二次离休的李锐,一直有向中央上书的通道,李源潮任部长时最畅通。习近平上台之后说过:"李锐的东西不要再送这里,我不看。"

image.png

         另外,李锐晚年最为人所知的就是其中共党史以及毛泽东研究专家的身份。他以亲历者的身份,完成了《庐山会议实录》、《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大跃进亲历记》等重要着作,还撰写了《毛泽东的早年与晚年》、《毛泽东的晚年悲剧》等在中国大陆出版的书籍,评论其"革命有功,执政有错,文革有罪"。而《毛泽东的功过是非》等没能在中国出版的作品,则通过境外出版社发表。

       在这些着作中,李锐大声疾呼中国尽快实行宪政改革,也让自己成为了中共体制内的"敏感词",许多着作被禁止再版。他还曾任党内自由派、改革派杂志《炎黄春秋》编委及顾问,并多次亲自撰文批判毛泽东、批判中国共产党违背早年的宪政民主承诺。

       当然,我们可以理解,当李锐说“对得起党”、“为党好”,那绝不是为了维护一党专政,而是希望中共顺应历史潮流,接受普世价值。

        如今,李锐人随已世,但精神遗产将长久保留。据BBC对李锐女儿李南央的采访,李锐把其从1935年到2018年3月26日的所有日记原件都捐献了出来,在美国的胡佛战争、革命与和平研究所永久保存,并将在几个月内向大众公开。

  李南央还表示,除了李锐的日记、信件,捐献的资料还包括他的书《龙胆紫集》,以及他在庐山会议时期、参加土改时的工作笔记,录入人内容大概有一千多万字。

        可以想见,这些内容面世后,肯定会对中共已被美化的历史解读构成一定的冲击。

       正如我们前面提到的,李锐作为中共党内一个存在很大争议性的人物,这些争议可不会随着他的离开而很快归于平静。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李锐身后的中共,恐怕再无李锐!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BC省新财政预算案出炉!这些人群有福了(视频)
204次观看
“一带一路”若悄然终结 无需惊讶
5,193次观看
华人去世376万房产留给新婚妻父母不干了(视频)
2,668次观看
孤独的他走了,香奈儿的中年危机要来了(视频)
883次观看
中国报复贸易遭殃,这国后悔了吗?
5,696次观看
中国女打拼带全家移民 惨遭老公转移财产
1,671次观看
川普最新暗示:将推迟谈判期限
3,287次观看
中国共享经济硬伤无解 这公司首当其冲
1,568次观看
李安炮轰奥斯卡颁奖礼:羞辱电影人(视频)
3,806次观看
国人不抵制了? 加拿大鹅业绩大涨(视频)
1,104次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