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万维读报》20220716-3)

1、小粉红倒戈?美驻华大使馆出现罕见一幕

河南村镇银行暴雷事件中,大量中国网民向美国驻华大使馆留言求救,其中的一部分留言者显然是曾经批评甚至辱骂美国政府的小粉红。有分析指出,从辱骂“境外势力”到主动求救,对于越来越多逐渐“清醒”的中国人而言,需要跨越的沟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海外时评人士长平撰文指出,如果我们不了解上世纪纳粹德国和军国主义日本的国民舆情,或者不知道当下朝鲜和俄罗斯民众对于“外国势力”的憎恨,可能会对中国网民的价值观扭曲感到不可思议。美国驻华大使馆官方微博几乎每一条信息下面的留言里,都充满了夸张的嘲笑和辱骂。阴谋论者可以演绎说,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忍辱负重”也是一种别有用心,因为他们静静地等待时机,让中国民众上门求救,自打耳光,主动“递刀子”,刺向自己的政府。最近,他们等到了一次机会,目睹了来自河南村镇银行储户的哀求。

文章写道,7月10日,来自全国各地的储户聚集在郑州人民银行门口,举着标语、拉着横幅、高呼口号进行维权抗议。和香港反送中运动中发生的情况极为类似:当局雇佣了身份不明人士袭击抗议民众。因此,有人用这样的“口吻”讽刺当年支持香港警察镇压民主运动的大陆网民,说什么:“我支持河南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 “受了委屈不是闹事的理由,支持河南警察执法”。不知道有多少河南村镇银行储户能够听懂这种讽刺。但是,他们中的很多人以及他们的支持者做了另外一件似乎更为讽刺的事情——去“向境外势力递刀子“。

这些民众首先向国内媒体求救,但是没有回应;随后,他们在国内的社交媒体微博、视频号、朋友圈等平台上发布抗争信息,但是很快遭到删除。接下来,大量网民涌入美国驻华大使馆官方微博下留言,希望美国政府及媒体关注河南村镇银行储户维权事件,帮助那些身陷绝境而无法发声的人们。很多留言属于正常的求救信息,但另外一些留言显示,留言者显然属于曾经批评甚至辱骂美国政府和媒体的人。人们还注意到,抗议民众中有人举着英文标语,这显然就是做给所谓的“境外反华媒体”的记者看的。在中国的群体抗议活动中,这是很少见的行为。还有人联想到去年河南水灾的时候,前往报道的外媒记者受到当地民众的围攻和驱赶。

文章写道,民众的“愚昧无知”是专制体制结构的一部分,这并非是中国人的民族特质。更不用说,围攻和驱赶记者的“群众”中,有多少是袭击抗议民众的“黑衣人”、“白衣人”等不明人士,没有人知道,但我们可以知道的是,从辱骂“境外势力”到主动求救,其间需要跨越的沟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2、新一轮的清零封城开始了

尽管中共领导人习近平近期一再强调继续“动态清零”,但依然阻止不了疫情的扩散,7月16日,中国单日确诊450例感染者,其中大多数无症状,但比前一天的432例有所增加,更值得注意的,越来越多的城市已再次封锁清零。

据法新社报道,兰州从本周三开始命令其440万居民留在家中。安徽省的一个县自15日以来一直处于封锁状态。本周早些时候,在发现一例冠状病毒病例后,河南省中部的一个主要钢铁中心舞钢市被全面封锁。在广西省北海市,当局16日宣布在两个拥有80多万居民的地区实行部分封锁。宣布限制措施的政府通知指出,"目前,北海市的疫情防控形势严峻复杂,社区内传播猖獗的风险较高"。

报道指出,传染扩散速度更快的奥秘克隆(Omicron)变体对中共的“清零”政策构成重大挑战。而中国第二季度经济增长骤降至2020年以来的最差表现,罪魁祸首正是习近平一意孤行的“清零”政策。

3、30%中共地方政府深陷债务危机

标普全球(S&P Global)最新报告估计,中共近30%的地方政府年底可能面临罕见的债务压力,需要马上采取削减支出等补救行动,因为利息负担上升和土地出让收入萎缩正严重冲击地方财政预算。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根据中共国务院2016年制定的规则,地方当局若利息负担超过他们预算的10%,就必须实施财政整顿计划。标普全球估计,到今年年底中国大约300个地级行政区中,将有10%至30%超过此一门槛,而在2020年这一比率仅仅不到5%。

报道指出,近期房市低迷是主要因素之一,地方政府长期过度依赖向开发商出售土地使用权的收入,随着房市持续降温,这些收入也明显下降。与此同时,债务负担持续上升,尤其是中央政府为了刺激经济所发行的专项债。截至5月底,未偿基础设施债券在1年内飙升30%至40%,占中共地方政府整体债务比重的57%,较2017年底增加了20%。标普全球预计在当前情况下,上述利息负担超过10%预算的门槛不会被严格执行,因为中共正处于对抗疫情的水深火热之中。中国券商东吴证券估计,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定期大规模检测,每年成本可能高达人民币1.7兆元。

据彭博社近日报道,中共当局正考虑让地方政府在今年下半年出售1.5万亿元人民币的特别债券,试图挽救陷入困境的地方财政。

报道引述消息人士的说法称,这些债券将提前使用明年的债务配额,这是中共首次以这种方式加快债券发行,凸显了北京对经济状况的担忧。

据7月初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共地方政府今年上半年出售的土地数量,仅为2021年同期的一半。由于“土地出让金”是地方政府最大的非税收收入,在2021年约占地方政府收入的41.6%左右,这表明中共地方财政陷入了严重的困境。同时,由于坚持“清零政策”,地方政府不得不为大规模新冠测试和随时可能发生的封锁付出高昂代价。

4、停贷风潮发酵 传恒大湖北供应商集体停贷停工

中国大陆烂尾楼业主集体停贷潮蔓延全国之际,网传被恒大集团拖欠债务的湖北供应商也集体声明停贷停工。

7月15日,网上传出一份“湖北省恒大供应商、小微小企业停贷停工告知书”,告知对象是中共湖北各级政府和贷款银行。告知书写道,自从恒大去年7月债务逾期后,湖北的中小企业、材料供应商就陷入生存危机,变卖家产苦撑一年后已濒临破产,因此决定当局一日不给说法,就停止偿还一切贷款和欠款,宁做黑户也不还债。

告知书还说,他们这些供应商用全部身家购买材料供应恒大各楼盘,结果是恒大抽调巨额工程款造成楼盘烂尾,用来支付供应商款项的商业票据成了恒大赖帐的工具,导致供应商们负债累累,生活支离破碎,已无力继续支撑。

这份告知书发出之际,中国烂尾楼停贷潮正在快速蔓延,16日已有至少270个烂尾楼盘的业主发出停止缴纳房贷的声明,涉及贷款总额上万亿元。官媒示警可能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已有十几家银行发声明稳定人心,中共住建部也紧急约谈银行商讨对策。然而,这份恒大供应商的最新声明,显示停贷潮引发的连锁反应继续扩大。

据大陆财经自媒体报道,恒大拖欠供应商资金高达5000亿,约2000亿是未兑付的商票,这其中还有多家特级、一级建筑企业,因为恒大大拖欠工程款,已经被迫宣布破产重组。

随着大陆烂尾楼业主停贷风波越演越烈,中共央行属下的《金融时报》15日声称在相关部门和房企的“共同努力下”,已停工的多个楼盘开始复工。大陆网友则质疑该消息的真实性,网友纷纷质疑“盖好交房了再报道不迟”。大陆独立经济学家巩胜利分析指出,中国的房地产发展超过三十多年,没有给社会造成大量的财富,反而积累了房地产大量的债务,“这个债务有人说是公开大概有几十万亿,还有不公开的,说上百万亿。而中国一年的GDP,去年刚过了一百一十万亿,如果债务达到上百万亿的话,这是很可怕的一个现象。”巩胜利认为,北京当局接下来可能会走两步。第一步,优选一些停贷的房地产项目,还要运作起来,不能够继续走的,可能放弃让它死掉;第二步,是监管,肯定要杀鸡给猴看,漏洞不堵上的话可能向全国蔓延。

他强调,如果处理不好,恐出现灾难性后果。对中共目前来讲,没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粤语】含沙射影 上海名记者赋诗暗讽“今上”
习麾下浙江帮和福建帮加速“抢班夺权”
【粤语】中美军机南海险出事 美国防部长怒了
中共掌权者最担心的事发生了…
抓到了!北京暗助普京侵乌
李克强接下来的“戏”难唱了
【粤语】余茂春又“出招”对抗中共
【粤语】美国要对中共划下一条“红线”
老习一手搞砸 最糟糕的局面来了
烂尾楼风暴蔓延 陕西上千苦主包围银保监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