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时光故事》第140期 20220707)

“怪咖”华裔女性,曾三次竞选法国总统,结果创造了奇迹

《时光故事》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BU2WSefxD318PvJvuwCmSw

两个月前,法国总统马克龙击败对手玛丽娜·勒庞成功获得连任。此前,勒庞一度被认为是最有可能击败马克龙的总统候选人。实际上,这已经是勒庞第三次与总统宝座擦肩而过了,她曾在2012年和2017年参选总统,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然而,很多人不知道,在法国总统竞选历史上,有一位华裔女性也曾先后三次参与总统竞选。她就是曾经凭借非凡勇气和独特政见在法国政坛一鸣惊人的华裔画家、音乐家以及收藏家的成之凡。

在三次竞选中,成之凡从华夏传统文化,尤其是道家文化的精髓出发,提出了独树一帜的竞选理念,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在法国华人圈里,一提及成之凡,大家会倾向于用“怪”这个词来形容她。这不仅是因为成之凡惯常以一袭黑色龙袍、头挽青云髻的造型示人,还在于她异于常人的性格魅力。

这种“怪”反而成就了成之凡,促使她走上总统竞选之路也正得益于她与生俱来的独特性,这恐怕就要从成之凡出生的时候说起。下面就让我们将时光倒流,一起回顾一下这位三次角逐法国总统竞选的传奇华裔女性的故事。

成舍我之女:精英教育之下的成长

成之凡于1928年出生在北京的一个书香世家。父亲成舍我是享誉中华新闻史的报人和教育家,曾创办了《世界晚报》、《世界日报》、《民生报》等;成之凡的母亲杨璠毕业于北平女子师范大学,精通中华古典文学,她亲自教授女儿文学和女红。

因为成之凡从小就对艺术敏感,母亲还聘请名师教授她钢琴、芭蕾和绘画。在艺术氛围的熏陶之下,成之凡14岁就考入上海音乐专科学校。著名的犹太作曲家弗兰科在听了成之凡的演奏后认为她是可造之材,便破例收其为入室弟子。

1945年二战结束后,恩师弗兰科得到了美国加州一所音乐学院的任职邀请,他有意带成之凡去美国深造。但当时发生了两起美军侵犯中国女生的事件,父亲成舍我竟然为此断然拒绝了女儿出国的计划。

虽然失去出国深造的机会,但成之凡并没有因此放弃对音乐艺术的追求。1947年,她加入香港广播电台,在节目中介绍西洋音乐及其演奏方法,同时还在香港圣乐院教授对位作曲法。不久后,成之凡就在香港音乐界闯出了一席之地。

1951年5月,成之凡在音乐会上的钢琴演奏赢得了一位法国钢琴大师的赏识。后经多方撮合,成之凡最终成为这位钢琴大师的门徒,并追随其远赴法国深造。半年后,成之凡如愿抵达艺术之都巴黎,开启了对艺术和文化更深远地探索。

从上海到巴黎:一个“怪咖”的艺术文化之旅

成之凡开始将华夏文化糅合于自己的艺术创作中,几乎每一部作品都蕴含着独特的东方韵味。逐渐对中国道家文化着迷的她,还以老子的《道德经》为蓝本,自编自演乐曲《道之乐》,在西欧乐坛引起不小的震动。

成之凡多次在巴黎举办个人画展和时装发布会,她的多件画作被巴黎东方博物馆和法国国家现代博物馆收藏;而她设计和运用了纺织技巧的服装,也在时装之都巴黎独领风骚。

此外,在巴黎欧洲音乐学院担任教授的同时,成之凡还兼任法国国家现代博物馆艺术委员会委员等数个职位。在事业上风生水起的她,也在巴黎遇见了爱情。1953年,她与相知相恋的建筑师贝尔覃步入婚姻殿堂。

不过,婚后成之凡并没有按照西方习俗改随夫姓,而是保留并坚持用“成之凡”这个中文名字亮相各种场合。在她心里,姓氏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符号,是血统的象征,不能被割舍。她也曾公开表示:“我因为嫁了个法国丈夫,加入了法国籍,但我一直把自己当中国人。”

成之凡对华夏传统文化的热爱是沁入在血液里的。她与丈夫贝尔覃建起了具有中国风韵的八角楼阁,名为“挽云楼”。虽然这座仿古建筑在周围西式建筑的衬托下显得有些突兀,但它却远近闻名,甚至接待过不少政坛名流。

挽云楼也是一座名副其实的“藏宝阁”。这里收藏着成之凡多年来收集的宫廷古装、玉石首饰、书法画作以及200多件庙堂乐器,她于1973年成立的“成道协会”和圆玄学院也设置其中。

挽云楼也是成之凡举办个人音乐会的场所,她时常身着道教服饰,手执木槌,在铜锣、皮鼓等华夏传统乐器和西洋乐器之间流转腾挪,在她挥舞长袖之间,来自不同乐器的音色汇聚成别具一格的音韵,悠远绵长,动人心魄。

当代书画家王林海1996年游学欧洲时,曾见识过成之凡的独特。王林海说,成之凡在日常生活中也都是穿着宫廷装,怀里揣着一双筷子参加各种宴会。她常说:“用一双筷子的智慧就可以让欧洲人折服。”

而早在1956年,诗人余光中就曾解读过成之凡与众不同的“怪”。余光中说,他说不清成之凡心中究竟有几个窍,但据她所知是有四个,分别是作曲、绘画、写诗以及“怪”。他说:“一般来说,太古的东西和太新的东西,都显得有点儿‘怪’,不过那‘怪’很可能变成奇,那奇很可能变成妙,那妙,最后可能妙不可言。”

也许真的是被余光中言中了,成之凡的“怪”果真成就了一段传奇,她跨越艺术界,走出“挽云楼”,大胆迈向了法国政坛。

三次竞选总统:我所有的勇气都来自中国文化

1981年10月的一个梅雨天,年过五旬的成之凡在挽云楼为自己旅居法国30周年举行盛大酒会。席间,一位与成之凡交往甚密的法国朋友卡雅对成之凡说:“你力图通过‘道之乐’宣扬道教等形式传播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精神实在可嘉。但这毕竟只是‘小打小闹’。作为法兰西极有影响的华人社团领袖和著名社会活动家,7年一度的法国总统竞选即将来临,你何不去试试?”

朋友卡雅的一番话启发了一心想要弘扬中国文化的成之凡,权衡之下,她决定参加总统竞选。她说:“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涉足政坛,但如果政治可以更好地弘扬中华文化,我就想试一试。”

1981年10月,成之凡以“选我就是选和平”的口号参加竞选,并发表了“一元二位制”的竞选纲领。她认为,统治国家的理想方式应该是一男一女两位总统共治;她也声明,即使她竞选成功,也不做惟一的总统,而是根据选票多少再任命一位男性总统,以轮流进行半日工作制的方式实行共治。

这一融合了道家学说的竞选政见随即震动了法兰西,《新闻周报》等主流媒体纷纷刊载了成之凡身着中式服装的巨幅照片。但由于准备不充分,成之凡未能获得法国500名议员和地方代表的联署签名认可,她的第一次竞选只走到准候选人阶段便戛然而止。

1988年,成之凡再次角逐法国总统竞选,这一次她将“一元二位制”纲领发展成“三位一体制”,倡导实行三人共治。她根据法国的国家体制,运用道家的阴阳学说和儒家的中庸之道,发表了一篇震撼法国政坛的竞选演说。

成之凡说:“历来的法国总统都自称是全国的总统,但这是不真实的。投票的法国选民仅占全体选民的65%。历届当选总统都仅仅得到这65%选票中的48%至50%。换句话说,当选总统只有全国30%的人支持他,这难道能代表法国大多数人的意志吗?这难道符合法国宪法的精神吗?”

她说:“世界上任何哲学家都离不开谈宇宙观、本体论,道家始祖老子在几千年前就精辟地指出了这至高哲理。万事万物都起源于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人类是如此,动植物无不是如此。天上的太阳,国人称它阳,月亮国人称它阴,因此我呼吁法国的总统应该男女共治,法国人并不都是男人,难道女人中不该有女人的总统?”

成之凡此次获得了500名议员的支持。在8名候选人中,她在预选中的票数排名升到了第四位,已经在华人参选的历史中创造了奇迹。而成之凡独特的具有华夏文化内涵的政见再度引起法国舆论的关注和法国政界实力派人物的重视。

第二次竞选失利后,成之凡说:“我的勇气、自信和力量都源于华夏文化,即使无法胜选,我也想要大家看到华人的力量。”

7年后的1995年,年逾花甲的成之凡以“天下为公”、“世界大同”的华夏哲学思想为纲领,宣布第三次参加法国总统竞选。但因缺乏强大的政党和雄厚的财力支持,她的竞选总统之路最终以失败结束。这一次,她被《欧洲日报》赞誉为“华夏女杰”,一些媒体更称其为“翱翔在法兰西政坛上空的华夏凤凰”。

虽然在法国政坛上,成之凡看似孤军奋战,但根植于她心里的华夏文化却给了她一次又一次次站上演说台的无穷的底气和力量。

成之凡所谓的“怪”并不完全体现在她别具特色的服饰和举止上,而更体现在常人所缺乏的“勇字当先”的豪情和气魄。她在三次总统竞选中悉数落败,从未登上聚光灯下胜利的顶峰,但这又如何呢?她依旧是一个“造就自己城邦”的孤勇者。

就像歌词里所唱的那样,不是站在光里的才是英雄。

《时光故事》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BU2WSefxD318PvJvuwCmSw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传习派有意借金融风暴搞垮李克强
金融风暴要来?习国师不敢回答 只指指上面
去了趟香港神隐14天 习近平出了状况?
农历原来是舶来品?清朝顺治皇帝的“洋爷爷”
到底谁将到站下车?国务院人事频现不寻常
台湾副总统访日高层内幕曝光
敏感时间高层同时隐身 激烈斗争恐已提前上演
【粤语】拜登中东行 莫斯科放话再显心虚
内部数据曝光 中国人口危机超乎想象
华裔混血女孩在斯坦福大学遭性侵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