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1、重磅!新冠起源调查即将重启?科学家公开B计划

4月7日,一组国际科学家和研究人员表示,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对新冠病毒的联合研究没有提供关于疫情如何开始的可信答案,无论中国方面是否参与,都需要更严格的调查。

世卫组织上周发布的调查报告称,新冠病毒最可能的传播途径涉及中国和东南亚的蝙蝠和其他野生动物,这几乎排除了它从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

在一封公开信中,来自欧洲、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的24名科学家和研究人员表示,这项研究受到了政治的影响。

公开信的起稿人、智库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梅茨尔(Jamie Metzl)说:“他们的出发点是,让我们做出尽可能多的妥协,以获得中国最低限度的合作。”信中指出,这项研究的结论是基于未发表的中国研究,而关键记录和生物样本“仍无法获取”。

梅茨尔说,世界可能不得不“恢复B计划”,在没有中国参与的情况下,“尽可能以最系统的方式”进行调查。

中国新冠肺炎高级专家梁万年否认了这一说法,似乎排除了在中国进一步开展联合调查的可能性,并表示应将重点转移到其他国家。中国当局否认了关于新冠病毒从武汉研究实验室泄露的指控。

梅茨尔说,中国应该披露一些信息,让实验室假设被推翻。他说:“中国有病毒数据库,有正在进行的工作的实验室记录,也有各种各样的科学家正在做这项工作,但我们未能获取任何资源,也未能接近任何这样的人。”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也在卸任之后,持续积极提醒世人警惕中共对全球的统战与威胁,针对世界卫生组织新冠起源调查报告,蓬佩奥批评该报告是延续中共与世卫的骗局,是持续配合中国大外宣的假话,强调“这也是我主张我们要退出WHO的原因”。

蓬佩奥在卸任国务卿之前曾经声称,美国研究发现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前年已有人员生病,症状与先关肺炎极为相似,认为武汉病毒研究所“仍是最可能的病毒来源”,指责世卫是“共犯”。

蓬佩奥除了批评WHO在疫情爆发初期淡化威胁,并且指控WHO秘书长谭德塞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关键时刻”串通,隐瞒病毒“人传人”的消息。

2、习近平与慈禧太后惊人相似!结局或更惨?

近日,海外时评作者郑中原发表评论文章称,从历史上看,习近平与慈禧太后惊人的相似。文章指出,120年多前,慈禧太后误信义和团拳匪有金刚之身,以为大清不再怕列强,于是向全世界宣战。结果引起八国联军围攻北京,次年以辛丑和约赔偿白银4亿5千万两。120年多后,中共领导人习近平身边只有马屁精,误判国内外形势,自称可以“平视世界”,一改韬光养晦策略,大搞战狼外交与西方频频冲突。

在这期间,先是一场美中贸易战来到,美国的制裁,已让中共发现自己被在关键技术上卡脖子,习近平仍未醒悟。接着是去年一场从中国爆发延烧全球的新冠肺炎,由于中共一开始就隐瞒疫情,又再掀起国际社会追责疫情来源和天价索赔的滔天巨浪。

郑中原指出,中共面对的,不止是大清面临的“八国联军”,而是“八十国”联军,全世界都会来追责中共。但矛头也直指习近平。

令人玩味的是,2020年4月,当时就在各国兴起索赔,国际社会谴责对中共构成压力之际,习近平跑到西安,在秦岭拜“龙脉”,大讲“风水”。这无意间与120年前,同样是庚子年的1900年,慈禧太后逃亡至西安颇有雷同,形成一幅红朝末期的惊人画面。

如今,习近平在今年头几个月的所为,也确实愈来愈像慈禧太后。

文章指出,借美国大选变局,中共3月中旬在中美高层首次对话突然张起民族主义大旗,在国内引发义和团式的反美风潮。

西方各国因新疆人员问题联手制裁之下,中共宣称反制,随后翻出H&M等国际品牌企业在华发表的不用新疆棉的声明,掀起一场更为强烈的抵制洋货风暴,至今未息。这股突然而来的民族主义风潮,不难判断是中共当局在暗控。那些群情汹涌的小粉红们,与当年的义和团何其相像?

在中国内部,由于党国宣传机器的蛊惑,加上网络防火墙的封锁,被洗脑而迷信中共的确是大有人在,例如那些在国内外不同场合自动为中共冲锋陷阵的小粉红们,还包括外交部越来越多的所谓“战狼”们。而面对世界灭共联盟的形成,不知醒悟的现代“义和团”最终会给中共政权带来什么样的结局,可想而知。

郑中原最后指出,无论习近平想不想,是否预料到,以中共红朝的气数,一条路走到黑的他,结局可能会比慈禧太后更惨。

3、重庆市委秘书长职务突然日调整 陈敏尔仕途生变?

虽然距离中共二十大还有一年多的时间,不过因为地方人事大盘会在二十大前一年就开始排兵布阵,所以近期中共政坛省部级的人事变动再次引发关注。除了诸如此类的地方大员变动,其它官员的变动之处同样值得关注,比如在工作上扮演省委书记或者省长助力角色的省委秘书长或者省政府秘书长。他们的职务变迁,往往伴随着主官——省委书记或者省长的职务变迁。这样的背景之下,近期重庆市委秘书长王赋的新职务,引发外界对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职务将临变动的推测。

中共官方消息称,从2018年1月初开始担任重庆市委秘书长的王赋于2021年3月31日被任命为重庆市常务副市长。根据中共官场惯例,这表示着王赋将很快卸任重庆市委秘书长兼市委办公厅主任职位。

虽然新的重庆市委秘书长人选尚未公开,但是外界更关注的是,王赋的职务变动,背后是其主官职位的即将调整。若果真如此,则预示着陈敏尔近期或有职务变动可能。

从浙江政坛走出、在贵州历练五年,又在薄熙来、孙政才两任市委书记接连落马后的敏感时刻接任重庆市委书记,并由此入局进入中共政坛副国级序列的陈敏尔,一直被外界认为前途有更多想象空间。

现年61岁的陈敏尔籍贯浙江诸暨,是目前为数不多的跻身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政坛“60后”,他在浙江政坛将近30年、尤其是2002年后跻身浙江省委常委并与当时的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共事五年的经历,颇受外界关注,陈敏尔也因此为被称为“之江新军”——和习仕途有交集并获认可的浙江官员的典型代表。

4、中国宣布:“千年来首次消除绝对贫困”

4月6日,中共官媒第一财经发布“新一线城市”人均可支配年收入数据。这15个“新一线城市”是根据其在2020年6月发布的《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认定的,分别是:成都、重庆、杭州、武汉、西安、天津、苏州、南京、郑州、长沙、东莞、沈阳、青岛、合肥、佛山。

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苏州在15个“新一线城市”中人均年收入水平最高,杭州和南京紧随其后,这三城人均收入均超过6万元;接下来是东莞、佛山和长沙,人均收入超过5万元。

同一天,中共国务院于发布了《人类减贫的中国实践白皮书》,宣布中国“千年来首次消灭绝对贫困”,提前10年完成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消灭贫穷目标。

中共国家乡村振兴局副局长洪天云表示,中国贫困标准为“依收入两不愁三保障”,年收入4000人民币以下,两不愁为不愁吃不愁穿,三保障为教育、医疗与住房保障。洪天云强调该标准绝对高于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标准。

联合国采用的是根据2015年世界银行订立的国际贫穷线,全球绝对贫穷为一天收入低于1.9美元即一年约4536元人民币。在此标准之下,全球在当年约有10%人口,约7.34亿人处于绝对贫穷。联合国目标在2030年全面消除绝对贫穷。

BBC指出,世界银行的标准为收入中位数三分之一为相对贫困标准,如果依照中国2020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27540元,那么在中国年收入不足9180元都算是“相对贫困”。英国标准较高,将低于中位数60%以下都算是相对贫困人口,因此大约有1100万人。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在2月宣布中国在脱贫上取得“全面胜利”,达成所谓的“人间奇迹”。

尽管数字惊人,中国异见媒体《寒冬》实地前往中国农村访问多位农民发现,中国政府为贯彻脱贫取消了政府低收入保证金,让许多农家陷入困境。

农村干部向农民出示一张纸,上面列出了贫困户收到的一切政府补助。所有补助合计起来,人均已超过3700元,就意味著该户“已经脱贫”。

中国国家总理李克强曾在2020年表示,中国依旧有6亿人口每月收入只有1000元人民币,年收入不到全国人均中位数一半。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这个“移民广告”刺痛了所有不想开倒车的中国人
弗洛伊德案惊天反转?执法警察没跪在他脖子上
阿斯利康是否与血栓有关?欧盟药管局终于官宣了
华人注意:接到这电话立即挂断
BC网上预约疫苗全面启用!跑赢疫苗可以战胜变种
独立屋价又涨18%大温这些地涨幅大
美法警对这个麻省理工的华人研究员发出“红通”
战狼又惹事!大使惹怒土耳其人 被召唤
布林肯放重话:要彻查病毒来源 避免生物威胁
中共南海动作频频 恐陷清末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