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万维读报》20200621-02)

不是彭丽媛 习近平最喜欢两位女歌星竟是…

习近平现任妻子彭丽媛是中国大陆家喻户晓的歌星。作为彭丽媛的丈夫,习近平理应捧自己妻子的场。不过,或许选妻第一要考虑的并不是她的歌声,习近平最欣赏的女歌星并不是彭丽媛。据总部设在北京的一家媒体爆料,习近平最喜爱的是另两位歌星。一位是有“情歌天后”之称的台湾歌手邓丽君,另一位便是他早些年出访马来西亚时所提到的梁静茹。因为邓丽君的歌当年在大陆被封禁的,习近平年轻时爱听所谓“禁歌”,在如今思想言行受严控的中共治下,看来令人感到离奇。

根据原中共中央军委秘书长耿飚的司机杨希连回忆,习近平担任耿飚秘书时还没有自己的房子,父母的房子在交道口,因为工作繁忙,不常回家,就在单位提供的宿舍里住下。

1975年夏,习近平以“工农兵学员”身份进入清华大学化工系,1979年4月毕业时被分配至中共国务院办公厅,给时任国务院副总理耿飚作政治秘书。1981年3月,耿飚在邓小平的“安排”下开始失势。耿飚失势后,据说是他曾很明智地劝告习近平另择高枝,以免继续留在他这个政治上已经落魄的元老办公室里浪费青春。于是,习近平选择了下基层从头开始。1982年告别耿飚后,习近平到了河北省正定县,先是任县委副书记,后来提为书记兼县人民武装部第一政委……。

据杨希连说,当时耿飚的车是一辆奔驰250,后来换成了奔驰280,奔驰车可以放磁带,而且声音相当不错。杨希连说,那会儿的习近平还不会开车。在等待首长或者和习近平出门办事的时候,杨希连会和习近平一起听邓丽君的歌。

两个年轻军人都很喜欢她的歌,邓姑娘会让疲惫的人放松下来,杨希连表示:“我们把那盘《小城故事》的磁带都听坏了。”

深受全球华人喜爱的,被尊称为“亚洲歌唱女王”的邓丽君,在上个世纪的80年代,曾被中共视为“靡靡之音的流毒”,她的歌曲遭到中共的封杀。

1980年,中共专门展开对邓丽君歌曲的讨论与批判。中共音协特别在北京西山召开会议,中共这些所谓的专家们认为,邓丽君的歌曲属于“靡靡之音”、“黄色歌曲”。还特别对她翻唱的日本歌曲《何日君再来》这首歌曲的主题意涵提出质疑。

中共专家认为《何日君再来》的歌词中有“人生能得几回醉,不欢更何待。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是描写青年男女依依不舍的情景,属于“黄色”;而“何日君再来”又被指有暗示国民党“何时收复失地”之意,属于“反动”。因此,最后邓丽君本人也被中共评判成“国军特务”。

尽管受到中共官方抹黑,邓丽君的歌声依然穿透了中共架设在台海两岸的无形围篱,传向大陆。

据说有许多大陆民众晚上躲在被窝里偷听“敌台”,就是为了听到邓丽君的歌声。因此当时大陆流行“白天听老邓,晚间听小邓”、“不爱老邓,只爱小邓”等顺口熘还一直流传至今。“老邓”是当时中国大陆的领导人邓小平,“小邓”就是指邓丽君。

后来渐渐发展成通过翻录磁带听邓丽君歌曲,尤其是南部沿海的几个省份,在“改革开放”以后,海内外交流日渐增多,邓丽君等港台音乐磁带就可以通过私人携带的方式来到大陆。

2013年10月,已是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访问马来西亚时,曾经提到自己很喜欢梁静茹的歌曲。梁静茹被公认为是邓丽君歌曲的出色翻唱者,她多次唱过《小城故事》。这是昔日生活仍然影响习近平的一个小而确定的证明。

不过,今年中共网络防火墙的持续升级,以及对党员发严限“20不准”,包括不准散布违背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言论;不准发表偏离“两个维护”的言论;不准浏览“反动网站”;不准“收听收看境外反动电台和电视节目”等等。

如今回看习近平听邓丽君禁歌的旧事,不禁令人颇觉梦幻。

专家警告:三峡万一溃堤大水直沖上海

中国著名旅德水利专家王维洛曾著有《三峡工程三十六计》一书,揭露三峡大坝从工程论证、设计、到最后的施工品质检查,都是相同人马进行,无疑是球员兼裁判。中国大陆近日连续暴雨,高达24省遭到洪灾侵袭,长江三峡大坝溃堤疑虑又起。王维洛又示警称,三峡大坝的防洪功能根本没用,长江中下游居民应尽早准备救生装备、拟定可能的逃跑路线,万一真的溃堤,洪水将一路沖到上海。

王维洛指出,目前大坝下游的湖南、湖北、江西等地都发生洪水,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也不乐观地透露可能会有更大洪水发生;大坝上游地区的重庆同样淹水,发出洪水预警,如此一来,上游的居民希望大坝放水、下游的居民企盼不要放水,大坝在施工前的论证就已知道,这样的工程在上下游同时出现洪水的情况下,对治水没有用。

王维洛爆料,钱正英、张光斗等学者负责三峡大坝工程设计、品质检查,当时写给三峡大坝建设工程副主任郭树言的信上提及:“实际上三峡工程的质量并没有像我们写得那么好,三峡工程的质量是一般,因为建造得太快了,时间太短了。”

王维洛强调,比起坝体变形,三峡大坝更为严重的是渗漏问题,坝体船闸四周的渗漏问题相当不乐观,是施工最差、位移最大的所在,当时是由武警部队负责船闸工程;他认为,一旦溃堤,从大坝以下到上海、出海口将可能“全都完蛋”,呼吁长江中下游居民应有心理准备,提早规划,以防万一。

川普拼连任撂狠话 支持者欢声雷动

在美国,烧国旗属于言论自由范畴,受联邦法律保护。在近期全美的各种示威活动中,烧国旗也成了示威者的“常规操作”。然而川普在首场竞选集会就放出狠话,要立法将烧国旗的人抓去坐1年的牢,引起在场支持者们一片赞声。

当地时间6月20日晚,美国总统川普在奥克拉荷马州的塔尔萨市开启了2020大选巡迴活动。川普在中心讲台上说,“2天前,波特兰的激进的左翼分子把乔治·华盛顿的雕像给推倒了”,“然后,他们把华盛顿用美国国旗包起来,把国旗点着了”!

川普指着现场两位参议员说,“我们要一起立个法,如果有人烧美国国旗,那必须送去坐一年牢。”这句话点燃了现场,川普的支持者们纷纷鼓掌吶喊。

然而,美国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记者指出,在1989年德州vs约翰逊案中,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5比4的投票结果认定,根据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焚烧美国国旗属于言论自由,受到联邦法律保护。

印度高官指有解放军被俘 透露中共士兵最新状况

中印在加勒万河谷爆发严重冲突后,前印军四星上将,现印度交通部长辛格(V. K. Singh)当地时间6月20日接受印度News24电视台采访时说:“某些媒体报道称,中方释放了他们抓获的印度俘虏。准确地说我们也释放了所抓获的中共军人。” 

他还说:“我们在自己的这边,他们在他们自己的那边。然后我们这边的人到了另一边,反过来他们那边的人也到了我们这边。我们不透露这个信息。因为不是所有人都需要知道这些东西。”

此前,据多家印度媒体援引军方消息人士的话说,在中印两国通过外交和军事渠道进行谈判后,中共释放了6月15日在两国冲突中被扣留的10名印度军人。10名印方获释者包括一名中校和三名少校,获释者在6月18日傍晚返回中印边界实际控制线的印度一侧。印度政府目前没有确认是否仍有印度军人失踪或被扣留。

6月15日,中印两国在加勒万河谷发生严重冲突。印度媒体曾报道说,至少有40名中国士兵在冲突中失去生命。《印度斯坦时报》6月19日还援引印度高层披露的消息,参与肉搏的中国14号边防站附近部队的正副指挥官全部离开人世。

不过,中共至今尚未发布任何中国士兵的伤亡数字。中共解放军西部战区发言人张水利6月16日仅表示,双方激烈肢体冲突“造成人员伤亡”。此外,中国官媒新华社、《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都没有发布相关社论。

中共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6月16日在海外推特上说,中方没有公布解放军的伤亡人数,是因为中方不希望两国人民进行比较,以免引发公众情绪。这是北京的善意。

北京第二波疫情 网络再现向美国“甩锅”

英国金融时报6月20日报导,面对北京爆发的第二波新冠疫情,中共操纵网络散布民族主义阴谋论,再次向外国“甩锅”,比尔·盖茨,美国共济会、挪威三文鱼等都成为了怀疑对象。目前虽然某些非常离谱的臆测被微博删除,但一些说法已扩散至现实世界。

荷兰莱顿亚洲中心主任施耐德(Florian Schneider)表示:“在中共官媒的报道推动下,中国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和阴谋论激增。”

“党和国家已经设定好平台,操控公民在上面‘交流’,让他们从民族主义的视角来解释危机。”施耐德说。

本周日微博上一个被网民分享的帖子瞄准了美国富豪、美国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声称该病毒可能从微软共同创办的中国实验室流出的,该帖子已被删除。

神秘组织共济会也受到微博的攻击。中国网民Gufengdumian 称,共济会利用北京和武汉拥挤的食品市场散播病毒。

北京的新疫情是在新发地——-该市大型海鲜和蔬菜市场发现的。虽然当局坚持称第二波疫情现在已得到控制,但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怀疑。

北京最初说,这种病毒是从进口三文鱼的砧板上检测到的。挪威渔业海产部长Odd Emil Ingebrigtsen周三表示,在与中共官员会面后,北京也承认新疫情不是源于挪威的鱼。

但是为时已晚,在中共官方媒体强调进口鱼类可能受到污染之后,三文鱼已经被从北京的杂货店和餐馆中清除了。

另一方面,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在周日接受采访时表示,新冠病毒是“中国共产党的产物”。

CNN的杰克·塔珀对纳瓦罗在“国情咨文”进行采访时,纳瓦罗说,中共或故意制造了这种病毒。

塔珀问纳瓦罗:“你是说中共制造这种病毒,是我听错了吗?”

“您没有听错我的话,”纳瓦罗回答,“该病毒是中国共产党的产物,在我们获得有关实验室的信息或海鲜市场的信息之前,我们知道该病毒是在中国产生的。”

当被问及他是否认为该病毒是中共“故意制造的”时,纳瓦罗说:“这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西班牙重新开放与法国边界

法新社消息,西班牙对3月开始实施的新冠防疫限制令,进行最后一波松绑,今天西班牙与法国边界的车流已经回复。

西班牙是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至今已有超过2万8000人染疫不治,同时经济也受到重创,尤其是地位关键的观光产业。

法新社记者今天来到靠近西班牙与法国边界东端的佩尔蒂(Perthus)关口,发现每2至3分钟就有车辆跨境,从西班牙入境法国的车辆较多。

边境检查自凌晨0时起取消,交通维持顺畅。

法国边境贝比浓(Perpignan)一名退休居民因为西班牙店家比较便宜,时常跨境购物。他说:"今天早上在我常去的西班牙商店,我是第一位客人,很快我后面就排了大概10个人。"

张文宏:疫情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

6月21日,新冠医疗救治上海专家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在姚基金“战疫新常态下的青少年体育与健康”在线论坛上表示,疫情还没结束,北京疫情小规模暴发引起整个国家的警惕,疫情不是我们想象的,想归零就归零,真正的归零是整个世界一起。

张文宏称,此次北京疫情的发生与防疫存在一些特点,第一,北京的防控速度快、响应能力强,同时,他指出,北京并没有封城,而是采取重点地区重点反应的手段,因此北京的经济并不会因此停摆。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申小雨案再开庭!已经三年了,为啥审判如此之难?
川普演讲:绝不能让社会主义者管理我们的国家
四面出击 习老大到底要干什么?
中印再度开掐 喜马拉雅边境又悬了
留给港人的时间不多了 欧洲议会谴责中共:法庭见
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被赶出加国国会 原因居然是
让人意外 俄罗斯这次站在了他这一边
反了!中共内部有人要甩锅习近平
应勇再添重要头衔 蒋超良去向不明
“蓬杨会”谈崩 川普再发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