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万维读报》20200428-02)

1、郭文贵惊爆:当年找我投资P4实验室的人是当今常委

前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班农始终主张这场全球卫生危机是一场中共刻意发动的细菌战,直指新冠之毒在美国造成的失去生命的人数已超越越战,尤其在他访问郭文贵时,对方更爆出:“中共早在2012年就计划,还曾找我投资武汉实验室。”

有中共国安背景,流亡到美国的中国大陆富商郭文贵在接受班农采访时说:“武汉实验室的资金来自美国、英国,也找了很多美国专家一起来做研究,2012年有一个中共的秘密情报员来问我,要不要投资?”

“那个人说,美中迟早一战,用最低成本的方式击倒美国,就是生化战。我婉拒了,但他们后来找到了来自美国的资金、英国的资金。”郭文贵还说,“来问我的这个人,现在已经是中共常委。”

从2003年SARS事件爆发后,北京当局决定筹建P4等级实验室,对外宣称是针对伊波拉之毒,在硬件上,2015年正式施工,内部还用上了美国制造的高阶实验室设备。软件上,搭配着千人计划,以及针对美国窃取生物医学技术和人才,例如招募了哈佛化学系主任Charles Lieber。

实际上,正如前以色列军事情报官员丹尼肖汉姆所言,武汉不止盖了1个实验室,总共盖了2个P4实验室,1个P3实验室,都是新冠之毒来源的疑凶。另有数据显示,在武汉的实验室内共储存了16万枚毒株,对生物化学专家而言,这是发动战争的规模,堪称为“一个宇宙级的生物厂”。

中国网友”DT挖掘机”引述来自中国大陆内部科学家爆料,武汉实验室内分为三大单位,第一、病毒培养团队。第二、疫苗、解药研发团队。第三、也是最神秘的单位,就是传播团队。

当去年新冠之毒散发出去以后,北京政府当局先是称”可控可防”、”不会人传人”,再分三道大外宣防线来撇清关系,第一,从开始就推给华南海鲜市场、因为吃了蝙蝠汤而遭受感染,第二道防线暗示可能是泄漏出去的,甚至外交官还说是”美国军人带来武汉”。第三道防线是推给个人,例如放消息称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是透露实验室讯息给美国而遭到逮捕、还有实验室内科学家赵永芳的神秘去世。

2、传五眼联盟正在调查石正丽及周鹏

外媒报导,五眼联盟的情报机构正在调查武汉研究所两名研究蝙蝠的研究员:石正丽及周鹏。

据每日电讯报和澳大利亚第7频道新闻网报导,五眼联盟国家—澳洲、加拿大、新西兰、英国和美国的情报机构正在调查,最先出现在武汉海鲜市场的新冠之毒,是天然形成的,还是来自于武汉的P4实验室,并调查实验室两名研究员石正丽及周鹏。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在接受访问时,并未证实这项调查。伯明翰说:“我及政府都不会评论有关国家安全或情报的问题。我不知道有任何调查,即使我知道有这项调查,也不会对此发表评论。”

“但是,我们希望对原因进行透明的调查,以便我们能够在未来防止这种公卫危机再次发生。”他补充说。

这两名研究员都曾在澳大利亚的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简称CSIRO)研究蝙蝠。周鹏和备受外界关注的石正丽目前是武汉研究所的博士生导师。

周鹏和石正丽在澳洲做过的研究旨在防范蝙蝠之毒传染至人类。业界认为蝙蝠所携带的毒,危险性极高。在武汉卫生危机之前,科学家曾担心这种毒素万一泄露,将带来世界性的灾难。

3、李文亮再获“中国青年五四奖章” 网民:你需要吗?

中国公布第24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奖者名单,表彰青年中的优秀典型和模范代表,名单中亦包括最先披露卫生危机的吹哨医师李文亮,此举却被网民问道:你需要吗?

李文亮为最先的吹哨者,发布警告讯息随后被中国公安局找到,并签了训诫书,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因不幸过世。李文亮逝后被中国国内外追赠多个奖项:包括这次的“中国青年五四奖章”、先前的“防控工作先进集体称号”、4月初被湖北当局追认为首批烈士,美国《财富杂志》公布的“防疫英雄榜”上,李文亮为第一名。

对于李文亮被追授”中国青年五四奖章”当中的理由书写道:”作为眼科医生,他不惧危险,勇于近距离接触患者。除白天值班外,坚持5天一个夜班,负责管理8张床位,始终坚守在医疗救治岗位。2020年1月上旬,他在工作中感染,住院期间始终牵挂着抗疫一线,多次表示,恢复以后还要上第一线。”2月7日救治无效,不幸因公殉职。

值得注意的是,理由书一字未提他的吹哨,训诫,被央视指控”造谣”等情事。

如今李文亮的微博现已成为”中国哭墙”,先前4月中传出李文亮将被追授“中国青年五四奖章”消息,就有网民在他的微博上留言问道“您被追授中国青年五四奖章,你需要吗?”

4、曾自薄熙来案全身而退 华裔商人这回遭控资助香港反送中

2019年11月,伯利兹的华裔商人李亨利在中国广州被捕,罪名是涉嫌资助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活动,成为首位因香港反送中示威而被起诉的外籍人士,《环球时报》27日引述匿名消息指出,李亨利曾任美商美东公司首席副总裁。《南华早报》则称,中共中央政治局前委员、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2013年的判决书中,就有提到李亨利。

李亨利被指涉嫌资助危害中国国安的犯罪活动,2019年11月26日在广州遭到广州市国安局逮捕,并交由广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调查。《广州日报》报导,李亨利长期资助在美国的反中组织,与外国势力勾结干预香港事务,同时支持危害中国国安的活动,而李亨利也成为首位因反送中事件被起诉的外国人。

《环球时报》消息来源称,李亨利过去30年都以美东公司高层身分在中国经商。,过去30多年间,李亨利表面上是一间美资公司合伙人、第一副总裁、在华首席代表,与多名地方官员相识,暗中却是该公司实际操控者,且常年以公司收入资助反华势力,是”乱港反中”活动的”金主”。

《南华早报》28日则称,美东公司早在2013年薄熙来的判决书中就出现,但当时采用公司名字汉语拼音”Meidong”,且李亨利是首席副总裁兼上海办公室代表。

当时薄熙来的判决书中称,李亨利当时作证他与美东公司2000年为中国富商徐明安排转账300万美元,用来为薄熙来妻子谷开来在法国蔚蓝海岸购置别墅的费用,这个证词成为薄熙来滥权帮助徐明的证据之一。

这回李亨利回遭控资助香港反送中,中国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直言,李亨利事件会掀起填补香港”法律漏洞”的声浪,”这些案子显示跨境犯罪的熟练与危险......中国的司法行动是要提醒香港,有必要提升自身执法系统,以维护国家安全”。

5、金与正传更厉害 若金正恩倒下恐得赶紧逃离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传出病危,外界对他的现况有诸多猜测。有专家就分析,如果金正恩真的不幸去世,最可能上位的金与正恐会比过去任何领导人“更为严厉、强悍”。但也有说法指,若金正恩倒下,考虑到内部权力斗争问题,金与正恐得赶紧逃离。

《每日镜报》报导,研究极权主义政权的专家琳德诗塔特指出”金与正的女性身份并不会削弱她的领导力,这些领导人并不被认为是人而是神,他们有能力将一切变好”,如果金与正接手担任领导人,她将同样被视为”神”。然而由于贫穷问题,琳德诗塔特认为她将会采取比起哥哥金正恩更为严厉的措施与他国进行交流,”因为新的领导人通常都认为自己必须比前任更为坚强”。

美国朝鲜问题专家李升延也直言”金与正完全有可能比哥哥、爸爸或祖父更为严厉”,并分析说,她将不得不通过对美国进行大规模的武器试验,并对驻南韩美军挑衅,以展现自身的领导能力。

但也有脱北者提出另一种说法,指金正恩若真的发生不测,被外界指望掌控大权的胞妹金与正,反而必须要逃离。

韩国《东亚日报》脱北记者朱成夏指出,若金正恩真的倒下了,“金与正、金正哲应该早就想到有人叛变的可能性,早已准备逃离了”。他认为,考虑到朝鲜内部权力斗争的问题,若金正恩真的发生意外,那他的亲信势必得逃离。

尽管有不少人认为,金正恩去世后的下一个掌权者可能是金与正,但朱成夏指出,朝鲜目前还没准备好接受女性领导人,金与正应该会在过渡时期发挥作用,最终的权力将会转移至二哥金正哲身上。

6、何必当初!研究:中国若不隐瞒 全球确诊可大减95% 

科学期刊《自然》本周将刊出的一项研究指出,如果中国在得知新冠之毒具传染性的第一时间就据实以告,全球扩散情况就能减少95%。

卫生危机去年底在湖北爆发后,北京当局为了维稳,第一时间选择隐瞒,而当地人也因为相信政府“可防可控”的说法,认为不会“人传人”,最后却导致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根据英国南安普敦大学研究显示,如果防疫措施在1月23日武汉与另外3个城市封城前就采取,将大幅减少扩散。这份数日后将发表在《自然》上的研究表示,如果在中国起初隐瞒新冠之毒具传染性的1月初,就祭出防疫策略,扩散将会减少95%。

研究指出,如果中国境内能提早一周、两周、三周采取防疫措施,确诊病例将可分别减少66%、86%、95%,并显著减少感染地区数量。

首席研究员塔特姆教授表示,这项研究也显示,要是中国1月23日的封城措施往后延一个月,“恐怕会比现在的状况还要严重70倍”。 塔特姆说:“我知道很多讨论聚焦在疫情初期,而且认为或许中国原本可以遏阻疫情,但他强调这是历来任何政府所采取的最严格且最大规模封城,也至关重要”。

澳洲《太阳先驱报》报导,国际对中共应对疫情的愤怒不断升高,对北京政府提出的法律挑战也日增。柏曼法律事务所首席策略师阿尔特斯说,假使北京当局当时立即反应,势必可以改变疫情对全球人口的整个影响范畴。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注意!你领的2000元CERB可能要退回
朝鲜流传金正恩去世影片 当局震怒调查
美国防堵再升级 新禁令阻产品流向中国军方
加拿大卫生部警告:这款抗疟疾神药有致命副作用
特鲁多:这周开始企业可申请紧急薪资补助金
石正丽焦虑失眠 担忧实验室外泄
金正恩手术内情曝光,再过半月将“复生”
李克强内阁密集异动 人事洗牌动向微妙
敏感时刻,金正恩“露脸”
俄专家断言:武汉实验室做了“绝对离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