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万维读报》 20200125-02)

1. 这届“贵族”行吗?帝国“奔溃”前对抗瘟疫的最后一战

当下疫情严峻,武汉封城,全国揪心,共克时艰为第一要务。而一百多年前,大清王朝在面对瘟疫的举措和表现,而今看来,有很多令人动容和深思的细节。1910年,宣统二年,在千载未有变局中步履蹒跚的帝国,已进入寿终正寝的倒计时。内忧外患,变乱纷起,财政千疮百孔,但外表竟还有一幅欣欣向荣的景象。在尊贵的摄政王爷载沣看来,帝国正在励精图治,立宪大计按部就班。军队改革也成效卓著,河间、彰德两次盛大阅兵,一派兵强马壮。就在这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将帝国打了个踉跄。

事发10月25日,同样是个冬天。在中俄边境的小城满洲里,两名从俄罗斯归国的劳工,在旅店一夜暴亡。十二天之后,同样是两名劳工死在哈尔滨旅店,并将令人胸疼、呼吸困难的奇怪症状传给了同住旅店的四位房客。

帝国政府收到了第一份疫情报告。

很快,瘟疫在劳工聚集的哈尔滨道外傅家甸地区大规模爆发。街道犹如鬼城,连前来处理的警察也纷纷倒下。

眼看就是帝国子民的灭顶之灾。

不过,一直被反复抨击、唾骂、耻笑的帝国政府,在当时的反应还算及时。

高层没有把重心放在管控信息、维稳、处罚“妖言惑众者”这些事情上,而是尽其所能,派出了所能找到的、最精英的专家队伍。

经外务部右丞施肇基力荐,拥有剑桥医学博士头衔的天津陆军军医学堂副监督,时年31岁的马来归国华侨伍连德,被任命为东三省防疫全权总医官。

他带着助手,手提满满一箱检验器材,于12月24日抵达瘟疫中心哈尔滨。

伍连德的第一个任务,是要锁定瘟疫的病原。

最直接的办法,肯定是解剖尸体做病理分析。但在当时中国,拿死人动刀是与老祖宗的规矩相悖的。权衡再三,伍连德选择了一位死于瘟疫的日籍女子,在一处简陋的民居秘密进行。显微镜下,鼠疫杆菌暴露无遗。这也是中国第一例有记载的病理解剖。

这是一场恐怖的鼠疫。

伍博士带着疑问,冒着生命危险反复深入疫区中心傅家甸。他发现很多家庭都是室内一人染病,很快感染全家,而室内捕获的家鼠身上并无鼠疫杆菌。

于是,伍连德提出了一个前人闻所未闻的大胆理论——这一次的鼠疫,存在人传人的情况。而且从呼吸道感染症状严重的情况判断,极有可能是通过飞沫,在人与人之间进行呼吸传播。这就是日后医学界熟知的“肺鼠疫”。

但是,这个理论在当年太过石破天惊。法国权威专家梅斯尼当时也在东北,他对伍连德的理论嗤之以鼻,仅仅按传统理论进行防护,便放心大胆去诊断患者。结果,六天之后,梅斯尼染病去世。学术界震惊,至此相信了伍连德的理论。

同样对他表示信任的,还有身陷灭城之灾的哈尔滨全城,以及整个帝国政府。

伍连德争分夺秒的提出了一整套防治方案。

他的方案,今天看来也是很先进的。这套方案有三个原则,三个大招。

第一招是管理传染源。

士兵挨家挨户搜寻感染者,一旦发现马上送到医院,按重症、轻症、疑似进行分级处理,避免交叉管理。病人房屋用生硫磺和石炭酸消毒。

第二招是切断传播路径。

政府从长春调集1160名士兵,对哈尔滨疫区进行严格的封锁和交通管制,疫区被分成红黄蓝白四个区域,每个区的居民佩戴同色证章,只能在本区活动。

为了避免疫情持续扩散,从1911年1月开始,东北境内铁路陆续停驶。1月13日,帝国在山海关设立检验所。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封的不是一座城,而是整个东北。

第三招是保护易感人群。

他要求医护与军警严格佩戴口罩。帝国工业基础孱弱,口罩库存很快告罄。他因地制宜,发明了一种纱布口罩,双层棉纱夹一块吸水药棉,称为“伍氏口罩”。

显然,上面这些方案再先进,没有当局落实也只能是一纸空文。所幸,东三省地方政府和帝国高层,竟然迸发出超乎寻常的行政效率,迅速调集资源,付诸实施。

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每日报送的死亡人数超过200。但在三管齐下的策略之下,形势开始逆转。3月1日,哈尔滨首先实现了零死亡。到四月,鼠疫终于彻底扑灭。

当时外媒认为,如控制不当,这很可能又是一次世界性灾难。

经此一役,伍连德博士和他开创的现代防疫体系功不可没,至今仍在福泽后人。

知道伍连德博士事迹的人其实不少。但当时面对重大疫情,站在伍连德背后,支撑他的帝国行政体系,只提一个人,当时的东三省总督锡良。

东三省总督这个职位,如套用日下,大概相当于黑吉辽三省的省委书记兼省长,位高权重。

在岁月尘封的历史档案之中,锡良在瘟疫中的表现可圈可点。

他没有出于对红顶落地的恐惧,封锁消息,欺上瞒下,而是反复向朝廷上书,奏报疫情。

档案中也找不到他在此时此刻“观看文艺演出”或是“组织群众集会欢度新春”的记载。反倒能看到,他发电中东铁路各州县,要求把每天鼠疫在各地的流行情况及时用电报进行汇报,并且关于防疫电报一律免费。

在那个年代,这绝对算得上“信息透明”。

他给予了伍连德充分信任。在伍连德倡导下,锡良在吉林等地组建防疫总局,形成了中国最早的卫生防疫行政体制。

防疫措施耗资巨大,费用吃紧,帝国财政紧张接济不上,锡良的办法不是向国民募捐,而是事急从权,向银行借款。

对于在瘟疫中冲在前方的防疫人员,锡良上奏朝廷,为防疫人员“照军营异常劳绩褒奖。其病故者,依阵亡例优恤”,当时定下的标准,医生殉职可以得到抚恤银1万两。清代一品大员年俸仅180两,对比之下可知分量。

都说防疫是战场,医生是战士。这位大清总督用实打实的真金白银,让这句口号没有流于空文。

同时,另一方面,锡良对防疫中庸碌无为、推诿拖延的官员,也是毫不留情,吉林西北路道于驷兴、吉林西南路道李澍恩都因“防疫不力”被革职。

锡良甚至做到了,在列强环伺的东北,成功击退了俄、日以协助防疫为名,对中国主权的进一步染指。

他是一个走钢丝高手,而且是在钢丝上负重前行。

锡良是一个缩影,折射了那个衰老腐朽的帝国机体中,生命力顽强存在的那个部分。

锡良也是一个寓言,证明即便是只剩一口气的腐朽满清政府,老老实实按科学规律办事,仍然能够有所成就。

在东北鼠疫被扑灭的1911年4月,在朝廷和总督的支持下,万国鼠疫研究会在沈阳成立。这是中国本土举办的第一次现代学术会议。伍连德当选为主席,为积贫积弱的帝国,赢得了最初也是最后的国际学术声誉。

六个月之后,武昌楚望台军械库,一阵枪声响起,帝国寿终正寝。她在对抗瘟疫这最后一战中迸发的生命力,终究不足以支撑她背负整个民族,踏入现代门槛。

这个时候,武汉三镇城门紧锁。待此地再次封城,已是一百零九年之后。

伍连德博士继续在中国的医学启蒙的路上披荆斩棘。1914,他提议在北京建设现代化医学院和医院,这就便是后来的协和。

1918年,他主持建立了中国人自己的第一座现代医院,也就是今天的北大人民医院。

他还办了一座学校,哈尔滨医科大学,发起了一个学会,中华医学会。

1935年,他成为第一名获得诺贝尔奖提名的中国人。

年老之后,伍连德回到马来西亚开了一个诊所,过着为乡人看病的朴淡生活。

1960年的一天,他起床觉得不适,第二日便合眼而逝,年八十二岁。他走的默无声息,但中国的防疫史和医学史上,他的名字永世长存。

2. 武汉病毒感染人数14天内或突破25万

英美专家联合研究预计,武汉新冠状病毒的感染人数将可能在未来14天内超过25万,而且病毒将在北上广及重庆成都等大型城市出现爆发。

近日,英国兰卡斯特大学、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病毒研究中心和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的四位传染病生物学家对疫情进行了密切追踪,并利用专业模型和现有数据对疫情及蔓延情况进行了分析,在1月23日公布了《2019新冠状病毒:流行病学参数的早期估计和疫情预估》的研究报告。

报告指出,新型冠状病毒的基本繁殖数(𝑅𝑅0)要显著大于一,目前在3.6和4.0之间。这表明病毒传播的控制率必须在72%和75%之间,才能终止病毒传染的增加;报告估计,武汉地区新冠病毒的传染目前只有5.1%被发现,城市社区中存在大量未被发现的病毒传染。

英美的这份专家报告说,“如果病毒控制或传播没有发生改变,我们预计中国其它城市会进一步出现病毒的爆发,而且病毒将会更加迅速地继续向海外地区输出。我们的模型预计未来14天内,即2020年2月4日前,武汉的病毒传染人口将超过25万人。中国会出现最大规模的病毒爆发的其它城市是上海、北京、广州、重庆和成都”。

报告并对湖北省采取的封城措施进行了分析,认为这些措施很难有效控制病毒的传播。报告指出,旅行如果有效减少99%,武汉以外的疫情规模可能仅仅能减少24.9%。

3. 危急!中国开启封路模式 封城封路封村封户

武汉肺炎疫情迅猛扩散,除开西藏外,中国全国几近全部沦陷。为阻止疫情传播到各自区域,中国正在开启一种封路模式,从省份、城市到农村,甚至农户。

除了湖北省被外省阻截,湖北省内不同地区之间,以及其它已有确诊病例地区的周边被设置路障的照片和视频也在流传。各种封路方式从城市一直到农村,甚至到农户。

家住在湖北五峯县香东村的村民张女士告诉记者,从1月24日开始,当地警方在多处道路上设卡。不能再走亲访友。

河南到湖北的所有大路和乡村小道全部挖断。民众和地方政府自行制造路障,甚至调来挖土机挖开道路,以阻止湖北省的车通过,

推特上最新消息称,重庆市也沦陷,上清寺牛角沱到江北、渝北方向全线封路,江北、渝北已经被隔离了,盘溪、石马河那边全部封锁。

25日,北京市交通部门透露,26日起北京市道路省际客运全部停运。首都机场八条省际巴士线路也暂停运营。

4. 英卫生当局紧急寻找2000名来自武汉的人

据英国《独立报》报道,英国卫生部门官员正在联同航空公司,一起寻找在过去14天内从武汉市飞抵英国的大约2000名旅客,希望能检查他们是否患上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每日电讯报》也在头版报道相同的内容。报道还指出,其中部分旅客可能已经飞返武汉,包括1月13日来到英国剑桥大学参加活动的15名中国学生。

报道引述英格兰公共卫生署医学总监科斯福德教授表示,目前新型肺炎的传播只是“刚刚开始”,因此英国发现确诊病例的可能性“甚高”。与此同时,法国的波尔多及巴黎市分别首次出现新型肺炎的确诊病例。

5. 好消息!武汉肺炎疑似症状有人好转出院

菲国媒体报导,一名在菲律宾的台籍6岁男童出现包括呼吸困难在内的武汉肺炎疑似症状,一度接受隔离治疗。台湾驻菲代表处今晚表示,这名孩童状况好转,目前已经出院。

6. 刘晓波的话言犹在耳:封锁所谋杀的不仅是新闻本身

据早前报道,30万人在封城前夕匆忙逃离武汉。事实上,这仅是坐火车离开的人数,不包括通过其他渠道出走的人。此外,更多人被信息屏蔽所害:他们毫无防备地进出武汉,四处流动,历时一个多月。如此看来,武汉疫情失控在所必然。而这场灾难的罪魁,应该是信息封锁。

在疫情捂盖子期间,很多人被“蒙在鼓里”,毫无防备地进出武汉。所以新冠病毒的感染者和死亡者其实都是被信息管制所害。正如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死在囚禁中的刘晓波2008年10月1日在法广专访中所说:“当公共卫生方面的重大新闻被封锁时,这样的封锁所谋杀的,不仅是新闻本身,而是民众的生命安全。”刘晓波是在当年在评论毒奶粉和萨斯疫情真相被隐瞒时,发表的上述看法。今天,刘晓波的话言犹在耳,值得我们故土上的那个伟光正政府反思!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哈佛专家:这是核武级别的瘟疫 习皇终于说话了
温哥华Uber终于正式获批 下周就能手机叫车
突发!本那比山塌护土墙 6户疏散 压毁车房
朱门酒肉!习近平团拜只字不提武汉“冻死骨”
外媒一语中的:习近平的集权体制得了“肺炎”
武汉封城了还跑出来?这国牛掰了 即时全数遣返
孟晚舟“双重犯罪”引渡案听证結束 法官这么说
猪队员下手狠:孟晚舟的"洋粉兵团"是谁组建的?
中国病毒研究所员工爆当局掩盖武汉疫情内幕
湖北共8城宣布封城,史上绝无仅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