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万维追击》20191212


  

  万维读者网(Creaders.net)Dennis综合报道:当北京政权全球备受谴责的时候,中华民国正在走向全球的聚光灯下,不仅美国在全面提升与台湾的关系,欧洲国家也在重新审视台湾的国际地位。在德国,政府坚持了近半个世纪的“一个中国政策”是否已经不合时宜?继续恪守这一政策又是否意味着将经济利益凌驾于自由民主价值观之上?这一年来,德国朝野掀起了不断质疑的浪潮。相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专制独裁,台湾从1987年以来启动民主化,已经成为标准的民主国家,与德国的价值观一致。德国外长马斯今年1月回应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台谈话时,强调德国不接受北京武力威胁台湾。德国明镜周刊16日报导,德国正考虑派军舰通过台湾海峡,以显示对台湾的支持。

  10月初,德国联邦议会网站上的一则民众请愿书,引发世界舆论关注。这份请愿书的主要诉求是"要求联邦政府建立与中华民国(台湾)的全面外交关系"。请愿者质疑德国政府为何只承认侵犯人权、破坏人权的北京政权,却至今不承认早已实现民主化的“另一个中国”——台湾。联署人数到10月4日已突破了5万,这意味着联邦议会必须尽快做出回应。

  这份请愿书递交于今年5月31日,开放联署于9月11日,联署截止期限为10月10日。

  根据德国联邦议会的规定,向议会提交的请愿书,如果在四周的公开联署期内获得了5万以上的签名,由28名议员组成的请愿委员会必须就此举行公开听证会,并且邀请请愿发起人参加。

  这份题为"与中华民国(台湾)建立外交关系"的请愿书,其主要诉求为:德国联邦议会应当决议要求联邦政府建立与中华民国的全面外交关系。理由是:对内侵犯人权、对外无视国际法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制政权获得了德国的外交承认,德国还与中国开展大量贸易;而1987年就开始民主化的台湾,虽然符合德国对民主国家的定义,却没有得到德国的外交承认。"鉴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破坏国际法、侵犯人权的行径,作为请愿人,我们无法理解德国的这种态度。"

  请愿书中还提到,自从1949年以来,由于内战的原因,世界上就有两个中国。"这两个国家曾经都是联合国成员,直到197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功地让联合国将台湾排挤出去。这种做法缺乏国际法基础:1943年的《开罗宣言》中,同盟国尽管许诺在战后将台湾归还中国,但此宣言并不具备国际法效力。联合国曾经同时承认两个德国的存在,也至今平等对待朝鲜和韩国。"

  德台建交请愿连署跨5万门槛。驻德中华民国代表谢志伟接受中央社记者访问时,对连署人数通过门槛感到欣慰。他说,这份请愿案将独裁的中国与民主的台湾相对照,为台湾国际处境打抱不平,其实一定程度也反映了德国社会当前的氛围。德国十分关心维吾尔人受到的压迫和香港的民主运动,讨论时经常拿台湾当对照组,认为台湾的存在证明民主制度与华人文化相容。

  12月9日星期一,按照程序,德国联邦议会请愿委员会就“德国是否应当与台湾建立外交关系”召开了公开听证会。请愿委员会邀请请愿人、连署人和政府代表在国会举行公听会。

  请愿发起人、来自罗斯托克的退休海洋生物学家克罗伊茨贝格在听证会上说,台湾从1987年起就开始民主化,而中共政权正在试图染指这个年轻的民主国家,因此,德国以及欧盟道义上有责任采取措施保护具有相似价值观的政体。他结合近期香港示威浪潮、新疆侵犯人权状况频出强调,今日香港、新疆的情况,有可能发生在明日的台湾。

  周一的听证会开始前,现年72岁的克罗伊茨贝格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发起这份请愿案,也与他个人在东德的经历有关。他说,"我尝过专制政权的滋味,可是实现了民主统一的德国,其联邦政府怎么能够处处讨好中共专制政权,同时却不愿外交承认民主台湾?"他认为,柏林墙倒塌30年后的今天,许多德国人已经忘记了民主是一项需要不断争取、不断为之奋斗的事业,"而仍然在为民主而坚持的台湾,却被德国有意无意地忽视。"

  克罗伊茨贝格还认为,德国政府从1972年起就恪守的"一个中国政策"已经不合时宜,"不管全球各国的官方立场是什么,事实上现在中国和台湾就是两个国家,前者还对后者存续构成了威胁。"

  在听证会上,陪同克罗伊茨贝格一同出席听证会的世界台湾同乡会会长傅佩芬也强调,"一中一台"在台湾民主化后就已经成为了事实,两蒋时代对中国大陆的主权诉求早已被摒弃,这意味着几十年前两岸都默认的"一个中国"已经蜕变为北京的单方面诉求。傅佩芬呼吁德国在捍卫自由民主价值观、维护与台湾的事实上的价值观共同体时"能够少一些委曲求全",还呼吁西方国家应当在台湾问题上更加团结地面对中国,"北京可以各个击破,但是多个大国联合起来,中国就会有所忌惮。"

  德国外交部亚太司司长西格蒙作为政府方面的代表出席了此次听证会。她指出,作为德中双边关系的重要基石,"一个中国政策"不允许柏林与台北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但是,非官方、非正式的双边往来十分丰富、全面,台湾也是德国非常重要的经贸、科技等领域的伙伴。"西格蒙认为,德国政府应当避免单方面改变现状,"同时继续保持与北京、台北的沟通管道畅通。"

  作为台湾民间代表的傅佩芬对这类外交辞令表示不满,认为现在最需要改变的就是"一个中国政策"这一已经显得过时的所谓"现状"。她强调,中国不能代表台湾,因为"专制没有资格代表民主"。

  请愿委员会成员、自民党议员托滕豪森以及社民党议员莫勒则都质问外交部的西格蒙:"德国政府不愿正式承认台湾,到底是在忌惮什么?"

  基民盟议员施托约翰则表示,他个人能够理解联邦政府恪守"一个中国政策"的动机,"但是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台湾在世界卫生组织、民航组织等处屡遭北京排挤的时候,德国政府没能为台湾说几句话?毕竟这是协调国际合作、关乎民生的组织。如果中国当局做得那么过分的话,我也对德国是否还需要拘泥于半个世纪前的老政策表示怀疑。"

  对此,外交部代表西格蒙表示,参与这些国际组织都需要联合国会员身份,因此"十分复杂",但是德国政府正在"积极地斡旋,促进台湾参与更多的国际合作。"

  自民党议员托滕豪森随后同时向请愿发起人以及外交部代表发问:"德国的对台政策,今后到底应该有哪些改变?"发起人克罗伊茨贝格回答说,希望德国官方能够在公开层面上至少承认"一个中国政策"已经不再符合现状。外交部亚太司司长西格蒙则说,目前德国与台湾的非官方层面合作已经很丰富了,将在此基础上继续发展。

  绿党议员厄兹德米尔则表示,德国政府至少应该在不突破"一个中国政策"的前提下,更加积极地寻求扩大与台湾的合作。他建议,德国2020年出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期间,至少应该提及"德国与台湾是价值观共同体"。对此,西格蒙回应说,任何触及"一个中国政策"的企图都有引发中方强烈反弹的风险,但是外交部会"谨慎考虑这些建议",尤其是扩大与台湾的非官方合作。

  听证会后,厄兹德米尔向德国媒体表示,德国与台湾目前其实有着不少共同利益,因此有着广阔的扩大合作空间:"比如如何抵御对民主政体的渗透和攻击?如何应对针对性的假消息、假新闻?如何应对专制政权的宣传策略?我们欧洲人在许多地方需要向台湾人学习。"

  "要求联邦政府建立与中华民国的全面外交关系"发起人克罗伊茨贝格表示,他"半辈子的东德经历,坚信经济利益不能凌驾于自由民主价值观之上 "!希望德国政府不要因为经济利益而牺牲正义原则。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世银借中国钱 美媒踢爆去了新疆集中营
党内外压力大 保守党领袖熙尔黯然宣布辞职
中美已达成协议?传川普已经点头签字
北京“压力山大”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前结束
法官准孟晚舟律师团要求 令加方交更多盘查资料
战狼化!习近平时代这样搞外交,大使化身重炮手
美国国防部重要对华鹰派 年底将离任
小心就在你身边 专家踢爆中共这样招募间谍
中国“战狼”大使施压 要求丹麦自治群岛用华为
中国前商务部部长称,中美脱钩不可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