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独立经济学家赵晓博士专稿:美国大选似乎正在变成新一轮中国启蒙。一些重要的概念和认识,也许会影响到中国的未来,因此中国知识分子的思考与站位非常重要。

海内外都关注到了最近中国自由主义者与保守主义者之间的一些争论。

自由主义注重权力制衡、程序公义;

保守主义注重制度公义、程序公义,但同时注重实质公义、实质自由;

自由主义强调欧式个人自由优先,保守主义强调美式“有秩序的自由”为本;

自由主义强调在人的理性之上的制度建构,保守主义强调在上帝启示之上的制度构建;

自由主义认为制度自洽,无需特定文化也可运转,保守主义认为制度离开相应的生命土壤将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自由主义认同“身份政治”,保守主义强调人人平等但权力与责任平衡;

自由主义认同西方白左,即“新马克思主义”的“进步主义”、“相对主义”、“文化多元主义”,保守主义同意文化固然是多样、多元,但文明绝对有高下,坚守《圣经》的绝对真理、上帝权威……

这两派学者中,多数都是我的好友,我对他们充满敬意。我欣赏自由主义的勇敢与正义的心态,但更加支持保守主义者忧患与悲悯的立场。

原因在于:

因为历史与客观地讲,美国所代表的现代宪政文明是启示出来的,而不是人的人脑思想出来的,某种程度上甚至是反人性的。

人性贪婪且邪恶,喜欢的就是凌驾他人,作威作福做王,如同动物界的老虎和硬称大王的猴子。中国儒家观察到“天无二日、国无二君”以及老虎与猴子的自然现实,因此支持专制治理,这其实很符合常理与人性。

《西方文明的历程》告诉我们:基督教道德通过信仰,兄弟之爱,很好的解决了自私天性与美德之间的矛盾,通过对永生,永恒,终极世界的信仰,通过对上帝与圣经的信仰,通过兄弟之爱,使人类产生无穷无尽的内在动力,实现了对自私天性,对世俗的超越而趋向美德,这也尽量避免了无休止的战争,维护了整个社会的秩序与稳定,创造了美好的幸福生活。

没有基督谦卑舍己、牺牲奉献的那种从天上来的大爱的浇灌,人类不可能超拨自己,也就不可能生发出文明的进步、大地的更新。

同样,失去了基督信仰的宪政也将形同行尸走肉,迅速走向末路!

自由主义者或以日本为例,力图证明没有基督信仰也可以运行宪政。其实,日本当初向西方学习,虽标榜“全盘西化”,但刻意去掉基督信仰与宪政制度,其结果堕入了法西斯泥潭,在外力作用下才完成宪政转型。而今天的日本宪政运行良好,还因“在美国之下”,而美国始终“在上帝之下”。如果世界大乱,美国失范(象民主党宣告的不再在上帝之下)且对日本不再有制约性影响,日本向何处去,日本的宪政会不会逆转,仍是一个大问号!

故日本实不足为例,更不足为训。而观察世界各国包括今天美国的变化,结论是清楚的:人心就是土壤,宪政的好树需要种在基督化的人心土壤中才长得最好;在缺乏信仰与道德的沙漠或盐碱地中,并不能保证其果效(记得亚当斯名言?)。

从大选之争观察,到目前为止,中国自由主义者的问题有三:

其一,“空想制度主义”的思想迷误

自由主义者力图在地上追求完美的制度却不知完美的制度从不存在,因而陷入“空想制度主义”,犹如“空想社会主义”乌托邦一样,注定是行不通的。

经济学可以证明,微观的企业治理结构(股东与高管之间的治理)永远存在三大困境因而永远不守美:激励不相容、信息不对称、责任不对等。宏观的国家治理何尝不是这样,其实是困境与挑战远甚之!

因此,好的制度还需要好的人群即好的生命土壤方可保障可持续生长,正如再好的机器还需要好人的维护而不能任由坏人糟蹋一样。美国宪政其实是典型的“君子政治”,兄弟之爱+公义之序+理性之光,才保障了其200多年的良性运行。

历史上,空想社会主义的乌托邦曾带来“红左”的极大祸害,中国人感受极深,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对此非常抗拒,可以说有一定的免疫力;但对于同样是空想的建构于法兰克福学派之上的“白左”流毒,中国的自由主义者警惕不够,一不小心陷入到“空想制度主义”的乌托邦,进而可能对西方主流文明造成千古祸害而不自知!

中国自由知识分子影响很大,也是中国转型极其重要、宝贵的生命群体,但千万小心,别给民族和百姓带错方向和节奏了!

其二,“致命的自负”的人性迷误

总是希望在上帝之外,寻找别样的人间道路或方法,来实现自己心目中的理想社会,这是500年左翼的思想迷误,也是今天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误区。

其实,上帝就是上帝,人就是人;人如果有人道可以代替天道,那人就是上帝了?人,总想用理性僭越上帝的启示,就陷入到哈耶克警告的人性最大的误区:致命的自负。

《西方文明的历程——从古罗马英国到美国独立》作者傅峻在遍察人类道德哲学后发现,哲学家们“绝对不是在思考人生的本质这些哲学问题,而是在思考如何使自己成名立世,于万人之上, 他们将人类社会作为自己标心立异的陪葬品,甚至想充当人类的导师,新的上帝,将人类的命运作为自己野心的垫脚石”,他们的思想非但不足以为人类构建文明,反而可能带来祸害。

弃天道而求人道,弃大道而求小径,弃舟桥而摸石头,弃通途而取死路,何苦舍近求远,舍真求伪,舍天求地、舍生求死呢?

其三,“用脑袋走路”的方法论误区

自由主义者已经严重脱离实际,因为他们不仅相信制度完美,而且坚持相信西方主流媒体、西方选举等所代表的人类现代文明的“坚固性”,从而陷入“用脑袋走路”的误区。

殊不知人性幽暗,从善如登、从恶如流,建设不易破坏却很容易。

西方主流媒体过去的商业模式是“订阅即利润”,故能以读者为最大化,以揭示真相为指针,那是一个时代。今天的主流媒体已完全商业化,背后是资本说了算,至于读者和观众,不在优先考虑之列,故“公器”变成了“私器”,又在这一轮的大选中干脆变成了利益集团的“武器”。

言论自由的丧失不是在其它的国家,正是在美国。就连总统的言论,也被“割喉”;就连我这篇小文,在脸书上也可能不能自由转发,之前已多次享受此待遇,故感慨极深。

阿利托大法官说,“现在在许多法学院和更广泛的学术界,对反对意见的容忍度都很缺乏。”

同样在美国,信仰正被赤裸裸地“政治正确”所歧视,“宗教自由有可能降为二等权利的危险”。

言论自由丧失后,人们只能盼望司法公正。然而,亨特电脑交给 FBI十个月,始终都是石沉大海。请问你还敢相信美国的司法公正吗?

司法公正的信任没有了,那人们还有最后一条路:选举。然而,现在就连选举公正都没有了。试问,人们对美国宪政制度与自由平等的信心何在?

文明其实很脆弱,经不起折腾!历史上的罗马、非洲之星的南非、曾经富裕的委内瑞拉,今天已全部沦丧;欧洲也已国将不国,看看法国的“斩首行动”,自由主义岂非不寒而栗?!

美国的文明也正进入十字路口,深重的内忧外患外,毁之存之只在一代人的时间而已。

美国基督文明与自由灯塔的毁灭,也必然是世界黑暗与人类末世的来临!这显然不是自由主义者的理想追求,而是恰恰与其信念背道而驰!

明末顾炎武在《日知录》中谈到“亡国”与“亡天下”:

“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辩?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  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

顾的思想很先进:亡国只是亡政权,亡天下却是亡文明;因此,保国是利益集团的事,保文化却是"We the People"也就是“人民”的责任。

这才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原意与精意!

"We the People",自由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理当和人民站在一起,捍卫文明!!

中国以前从没有保守主义群体,只有自由主义公共知识分子,对应于中国国内的拒绝开放与改革的所谓“保守派”,这个“保守派”当然不是“保守主义群体”。历史性地,这次美国大选犹如试金石,让中国的保守主义从自由主义阵营中分离出来并浮上水面。

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长期亲近,但现在大家才看清楚:在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中间,还隔着一座信仰的大山!然而,双方理当兄弟相爱、取长补短,而不该兄弟反目、亲痛仇快!

从鸦片战争中国人被迫“睁眼看世界”始,到20世纪迄今以来,中国已历六、七代知识分子,但认识都不到位。近代最早的知识分子甘愿画地为牢,强调什么“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而不是“真理为体、实践为用”;20世纪后的知识分子仍然固步自封,竟发动“非基运动”;“五四”后的知识分子仍然不明真道、买椟还珠,高举“德先生”“赛先生”却全然不懂共和与宪政……

总体来讲,一直都是瞎子领瞎子,并没有给民族和国家带好路。

今天,中国先进的知识分子就在于自由主义者与保守主义者当中。这一轮,千万不要再走错路,带错民族与国家的方向和节奏了!

所以,醒来吧,我亲爱的朋友和弟兄!美国大法官阿利托说得好:天快黑了,但还有时间!起来,和你的弟兄一起为光明而战、逆转黑暗的未来吧!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回国更难!民航局修改国际航班熔断禁令
内幕曝光!最高院拒收德州案 原来是他从中作梗
川普痛批:他在国会听证会上公然撒谎
怕牢狱之灾?乔治亚州务卿宣布:全州签名验票
回国更难了!加拿大部分地区华人因这个回不去了
温哥华第1针神秘开打!省长撂狠话 违令严惩
参议院听证会 前联邦总律师发重量级证词
心寒!昔日战友转向 川普:我真的好难过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推迟周五关于大选的报告
川普要打拜登死穴 媒体揭新司法部长的首个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