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万维读者网(Creaders.net)秦岭综合报道:当地时间11月13日星期三,对美国总统川普弹劾调查首次举行公开听证。 这不但标志着总统弹劾与反弹劾的较量进入白热化阶段,电视直播镜头也将把调查听证从国会山拉到每个美国人家的客厅里。

美国宪法的基石,是将国会立法、总统行政、法院司法三权分立。权力监督与制衡机制被视为是美国国父们的天才设计。

40多年前,对前总统尼克松的弹劾调查,最终证明“机制是有效的”。今天,对现总统川普的弹劾调查,则可能导致对美国宪法尊严的前所未有的挑战。

两名美国外交官星期三在针对总统唐纳德·川普的弹劾调查公开听证会上说,川普设立了“非常规渠道”来与乌克兰打交道,希望让基辅方面公开展开调查,以便在政治上帮助自己,主导这个渠道的是川普的私人律师、前纽约市长鲁迪·朱利安尼。

这两位美国国务院官员是现任美国驻乌克兰临时代办威廉·泰勒和负责乌克兰事务的国务院官员乔治·肯特。他们说,他们逐渐意识到,朱利安尼在国务院的正常规制之外代表川普利益行事,把华盛顿和基辅之间的正常关系渠道排挤在一边。

这两位外交官说,朱利安尼督促基辅启动对川普2020年总统竞选的一名主要对手---前副总统乔·拜登以及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在乌克兰天然气公司布里斯马任职一事进行调查。

川普在希望乌克兰启动调查期间,扣住了国会批准的3亿9千1百万美元的对乌军援。乌克兰需要这笔援助抗击乌克兰东部亲俄罗斯的分离主义者。

对川普总统的弹劾调查,让众多专家学者、评论人士、媒体舆论不谋而合的与1970年代对前总统尼克松的弹劾调查联系对比。

两人共同之处是,都被指滥用权力企图挖政治对手的黑材料,被发现后又企图掩盖阻挠司法。两人都被指企图阻挠国会弹劾调查。

尼克松是指使手下潜入民主党竞选总部水门大楼窃取情报,属于内斗。川普则是被指为了个人政治利益向外国领导人和政府寻求帮助,以冻结军事援助相要挟,要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公开宣布调查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川普的潜在对手。

二者面临的局面虽有相似之处,但却因时代变化带来不同。1974年,尼克松面临弹劾被迫辞职。2019年,川普面临弹劾却高调对抗。对川普的弹劾调查结果难以预料,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川普不会是尼克松2.0版。

我们可从从以下几个方面作进一步的对比分析。

第一,媒体角色不同了。从水门事件丑闻的曝光,到对尼克松总统的弹劾听证,美国报纸、广播、电视日复一日连续7个月的铺天盖地的报道,紧紧抓住了当时的美国人。尼克松总统传记作者约翰·法瑞尔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说,媒体报道对弹劾调查的影响是“巨大的”。

法瑞尔对今天的电视画面是否能再现那样的庄严肃穆很怀疑,观众更可能看到的是两党议员互相抹黑。

尼克松弹劾听证时代的美国主流媒体,总体而言,其权威性、可信度是罕遭质疑的,因而对公众舆论的影响力也是巨大的。

今天的美国媒体,舆论的较量已经从传统媒体转到了社交媒体平台。而社交媒体上,从以讹传讹到恶意造谣,不胫而走,让人真伪莫辨。

而主流媒体本身的政治倾向性也与尼克松时代不可同日而语。同样一个川普,CNN的观众与FOX NEWS的观众,看到的可以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

第二,两任总统对弹劾的态度不同。对前总统尼克松的弹劾调查,人们最终大舒一口气,“机制是有效的”。今天,对现总统川普的弹劾调查,则可能导致对美国宪法尊严的前所未有的挑战。

星期二对川普的弹劾一开场,白宫发言人斯蒂芬妮·格里沙姆就推特说:“这场假听证不仅无聊,而且极大地浪费了纳税人的时间和金钱。国会应该努力通过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新贸易条约,为我们的政府和军队提供资金,努力降低药品价格。川普总统此刻在工作,民主党人应该学他的样子!”

川普在椭圆形办公室对记者们说:“我太忙了没工夫看。这是猎巫。这是骗局。”

第三,党派对弹劾的态度发生了很大变化。

美国的宪法,是建立在将国会立法、总统行政、法院司法三权分立的基础之上的。权力监督与制衡机制被视为是美国国父们的天才设计,也成为西方民主社会普遍采纳的机制。

尼克松从抗拒到最终服从法庭裁决,交出了白宫总统办公室秘密电话录音的录音带,是导致他被迫下台的崩溃点。

川普则把美国宪法授权的国会弹劾调查称为“政治迫害”、“违宪违法”,命令白宫官员拒绝合作。

上周,国会传唤了13位证人,出庭作证的只有2人。川普的前国家安全顾问伯尔顿甚至威胁,国会要传唤他,他就把国会告上法庭。

白宫政府官员不但拒绝国会的听证传讯,而且拒绝交出可能对弹劾调查有重要价值的相关文件、记录。

对尼克松的弹劾调查过程中,共和党参议院议员从起初的以党派划线,坚挺尼克松,到最终把宪法责任置于政党利益之上,尼克松面对遭弹劾已经是不可避免的情况下被迫辞职。

历史对尼克松弹劾调查的一个最根本的结论是,它验证了美国宪法确立的权力制衡“机制是有效的”。

回到今天。民主党人主导的弹劾调查宣布公开听证的同时,国会共和党人立刻列出了他们要求出庭作证的证人,包括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儿子和引发这场弹劾调查的匿名举报者,尽管举报者的匿名权是受美国法律保护的。

主导弹劾调查的国会情报委员会谴责“川普总统和他的国会同盟威胁、恫吓和报复举报者”。

因此,美国宪法和弹劾问题专家、北卡罗来纳大学法学院教授迈克尔·杰哈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白宫行政机构与国会立法机构在弹劾听证中的对峙,凸现了制衡机制被打破、国会对总统的权力制约能力遭到破坏的危险。

杰哈特说:“权力分枝机构之间的冲突的严重性已经到了可以想象的极限”。

换而言之,对川普的弹劾调查,面临“过堂受审”的,实际上是美国宪法。弹劾调查已经把美国拖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宪法危机,结果难以预料。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在宣布公开听证时说,它“将给美国人民一个机会对证人作出自己的评估”。

众所周知,要成功弹劾川普总统,必须获得参议院三分之二多数的支持。在共和党人占多数的参议院,至少在目前看不到这种可能性。川普的高调对抗,也是以此为资本的。

1972年,尼克松在总统选举中以压倒性优势获得连任,民调是很高的。尼克松遭弹劾调查之初,共和党人也是坚定的为尼克松辩护的。但是,随着日复一日的电视直播,舆论开始转向。公众态度的转变是共和党决定放弃尼克松的关键。

美国参议院的网站上有尼克松弹劾调查的这样一个数据:“听证开始后仅一个月,97%的美国人听说了水门。其中,67%的人相信尼克松总统参与了掩盖水门丑闻”。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所称的让美国人民自己作出判断,实际上就是要把川普提上舆论法庭,寄希望于美国民众的舆论影响国会议员的态度。

但是,尼克松总统传记作者约翰·法瑞尔说,今天对川普的弹劾调查,两党议员在直播电视镜头前提问时,考虑的更可能是如何取悦于他们各自选取的选民。这是第一个在Facebook,Twitter和其它众多社交媒体的年代进行的美国总统弹劾调查听证,公众舆论的走向难以预料。

不过,对川普的弹劾调查是在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拉开竞选序幕之时,无疑弹劾调查听证的结局将直接影响2020年大选的结果。

宪法专家认为,弹劾川普,一场前所未有的美国宪法危机才刚刚开始。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最新数据显示中国经济进一步下滑
重磅!微信和支付宝开放绑定加拿大银行卡
韩国瑜:反港独 双普选 一国两制在台没市场
香港资深毛粉:示威年轻人结局可能很悲惨
“涉嫌危害国家安全” 台大教授3人在大陆被抓
香港冲突升级 全面停课 北京威胁取消选举
代购哭了:Costco停车被砸,50个Coach包全没了
习近平为何再现身京西宾馆?这次华为彻底输了
看看,北京和林郑就是这样对香港火上浇油的
未等2047大限 香港生活方式将提前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