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万维读报》20190614-02)

1、贸易战+香港危机 习近平的极权优势消耗殆尽

  中美贸易战持续,香港因引渡法案深陷危机,在中美贸易战尚未爆发的时候,有一种悲观的说法,就是说北京有极权优势,不怕打。香港危机现在爆发了,习近平的极权优势还剩下多少呢。

  美国或者西方民主国家,柴米油盐醋贵一点老百姓就有可能上街嚷嚷,向政府抗议,政府不得不考虑民意。如此,打贸易战,川普吓唬吓唬中国可以,但是打不了持久战。而习近平则不怕,他有一个巨大的法宝,叫做“不怕代价!”这句话被北京赋予的正当理由是:为了实现中国梦,我们不怕付出代价! 一些分析人士把这概括为共产国家的“极权优势”,也有称之为“低人权优势”。从本质上讲,极权优势的最大特点就是不怕人民,以牺牲人民为代价。

  但是,习近平的极权优势真的有那么强大吗?等到去年十月份有关中国经济将进入寒冬的说法甚至连官媒都无法回避的时候,坚持消灭私有制“初心”的习近平忽然宣布与私营企业是一条心。12月1日阿根廷习特会,习近平面对川普足足讲了四十五分钟,承诺中国将进行结构性改革。不过,习近平最后认定美国要求中国进行的结构性改革最终可能会触及党国特权阶层,党国经济制度的时候,他又显示出“极权优势”所能做的----一个人说了算!

  纽约时报评论,从贸易战到香港刚刚爆发的大规模街头抗议,习近平及其手下非但没有妥协或改变的意思,反而一次又一次地做出专横、强硬的决定,令执政党共产党所面临的压力愈发剧烈而复杂…..即便这些决定演变成意想不到的危机,他们还是为所不动。

  尽管主持中美贸易谈判的刘鹤副总理刚刚表态,国内经济形势向好,但一个明显的事实是,中国的经济形势并不太好,就业问题严重,民企凋敝。网络时代的年轻人能像习近平所希望的那样在遭遇社会经济动荡的时候“自力更生“吗,像毛泽东统治时期的那代人甘愿做出牺牲的”代价“吗?有分析指出,由于强力洗脑,极权统治的意识形态虽然可让部分青年盲目,但他们很难像他们的父辈那样饿着肚子去为虚假的意识形态献身。

  香港发生的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百万人大示威,显然是习近平政权一步步压缩香港自由空间遭遇的巨大反弹。现在已经一目了然的是,香港年轻一代产生了一种巨大的离心力,这可能是极权优势所始料不及的。在离香港不远的地方,中国大陆的对岸,另一个华人社会----台湾已经完全进入现代社会,民主民选,那里发出的自由的声音一如香港社会的反抗正在一点点向中国大陆波及。

2、贸易战对中国有利!刘鹤在释放何种信号

  中美贸易谈判的中方牵头人、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表示,外部压力有利于中国的长远利益,少有地表达了他对贸易战的看法。

  刘鹤周四在一个金融论坛上表示,这些压力正促使中国建立更强健的国内资本市场、更具创新的工业供应链,同时将金融风险和国内消费放在重要位置,他强调这将会有助于中国经济保持平稳健康发展。

  贸易战不断升级,针对中国月度经济指标有所恶化,刘鹤还表示,有些专家很重视当月的经济数据变化,但更重要的是采取更长期的、结构的分析方法,需要关注大趋势,不管出现什么情况,长期向好的趋势是不会改变的。

  刘鹤以市场派经济观点闻名,一直在幕后参与中国前进方向相关的内部讨论。这种形象有时会让人觉得,由他牵头政治火药味极浓的贸易谈判是一个奇怪的选择,虽然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儿时的朋友,并受到后者的信任。

  在贸易谈判期间,刘鹤偶尔会给中国官方媒体来几句妙语,不过英语流利的他却很少公开发言。在一个月前美中贸易谈判似乎陷入僵局之后,刘鹤接受了中国媒体的采访,他在采访中否认了美国对中国出尔反尔、破坏谈判的指责。自那以来,他又保持了一贯的低调。

3、担心逃犯条例 香港大亨开始外移资产

  根据知悉这类交易的金融顾问、银行主管和律师,部分香港企业大亨已更加担心当地政府计划允许引渡嫌犯到中国受审,因此开始将个人资产转移至海外。

  来自台湾中央社的报道,与这类交易有关的一名顾问透露,一名自认为可能具有政治敏感性的企业大亨,开始将1亿美元以上资金从当地的花旗银行转移到新加坡花旗银行帐户。这名顾问说:"已经开始了,我们听说也有其他人这么做。他们担心北京当局有能力下达禁令,冻结他们在香港的资产。新加坡成为他们偏爱的目的地。"

  香港和新加坡竞争激烈,都被认为是亚洲首要的金融中心。根据瑞士信贷银行2018年的报告,到目前为止,香港大亨拥有的资产让香港成为较大的私人财富基地,身价超过1亿美元的富豪多达853人,是新加坡的两倍多。

  一旦通过逃犯条例,香港居民、在港或在香港过境转机的外国人和中国人,都可能被香港逮捕,送到中国审问,因此引发各界担心可能对支撑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法治形成威胁。如果逃犯条例通过成为法律,中国法院可能会要求香港法院冻结及没收触犯中国法律的嫌犯在港资产。

  香港大学法律学系教授杨艾文说:"在公开讨论时,这部分多被略,但这真的是修订条例建议中重要的一环。当然,这部分不会被大亨和给予他们法律建议的人忽略。"

  分析人士认为, 《逃犯条例》一旦通过,更多的人会离开香港。香港政府对大规模抗议的反应显示,香港政府更多地代表了北京,而不是香港人。如果香港和中国大陆政府都对民众的声音听而不闻,长期以往,会有更大规模的人离开香港。”

4、自称“庶民”的韩国瑜被曝拥有巨额财富

  台湾6月14日出版最新一期《廉政专刊》,首度公告高雄市长韩国瑜的财产情况。其中,韩国瑜夫妇的存款高达新台币4,559万,有价证券总值则达新台币1,404万元,另在云林有5笔土地、2笔建物,还有2台车与18笔保险;负债部分则为新台币1,287万元左右。与韩国瑜最近一次2001年的相关财产申报,两夫妻有价证券总额略减,但存款却从原本的新台币244万暴增到4559万元,并从原本没有房地产进阶到拥有多笔不动产。此番“财富倍增”情况,引发外界对于韩国瑜称自己是“庶民”的说法有所质疑。

  据《廉政专刊》指出,韩国瑜、李佳芬夫妇共同申报财产存为新台币4,559万,比上一次申报多了4300万元。对此,韩国瑜于6月14日受访时指出,财产大部分为选票补助款,剩下就是公库“欢迎大家去查”,更强调他身为高雄市长、公职人员,“我绝对不会去做生意”,但也表示处于退休状态时又是另外一回事。

  韩国瑜夫妇的财富情况一出,立即引发各界热议。而当韩国瑜被问及新台币4千多万的高额存款会否对其自豪的“庶民”形象打折扣,韩国瑜称,若扣除选举后补助款,那他们的财产都是“干干净净,清清白白”,更解释选举补助款也不是高雄市独有,每一个公职选完后政府多有补助,强调自身情况遭外界放大解读。而据了解,韩国瑜在2018年高雄市长选战中获得89万多票,以每票新台币30元补助计算,竞选费用补贴款共可拿到新台币2,677万元左右。

5、中国高喊半导体领域自力更生却希望渺茫

  自从美国政府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列入黑名单,实际上就是禁止美国公司与之做生意之后,中国领导人放出豪言壮语,要在半导体这一关键产业上实现自给自足。

  但中国的芯片厂商能否迅速满足华为等国内科技企业的所有供货需求,业内人士对此却难以乐观。

  上海的半导体研究公司芯谋研究首席分析师顾文军认为:相比于设备、原材料和人才方面的制约,中国更缺乏对这个产业的理解,称政府对半导体行业的某些补贴“适得其反”,因为有太多资金充裕的公司最后是在相互挖同一批人才。政府所提倡的爱国主义精神,作用也只能到此为止。

  紫光集团旗下芯片设计公司紫光展锐的前高级工程师表示,公司内部讲话总是说‘请关注国芯,因为我们确实希望支持中国供应链’,但我们从来没有得到任何可以用的东西。”

  光大证券发表的研究报告称,中国没有哪一条生产线只使用国产设备,所以如果没有美国设备,任何芯片组的生产都将十分困难。即使中国芯片生产商从美国、日本和欧洲的顶级芯片设备公司那里获得设备,它们也不一定能充分利用起来。

  韩国芯片生产商的高管称“对中国政府来说钱不是问题,但中国面临最大挑战之一的芯片制造,这是一个精密的过程,需要高度专业化的工具和多年的经验才能掌握。

  路透社的文章指出,人才不足的另一个关键。日本、韩国与台湾企业花了几十年才研发出自己的专业技术。中国已开始利用丰厚的合约招揽海外一流人才,尤其是来自台湾与韩国,不过不见得都能成功。中国动态随机存取记忆体制造商长鑫存储,去年曾试图延揽一名前三星电子高级芯片工程师,但三星在1月取得法院的禁止令,挡下这桩招聘。

  文章指出,打造一颗大芯片需要很多专门知识,包括中央处理器、图形处理器和其他几种零部件等不同领域。高通可能在芯片的一个部分就有800人负责处理,如果没人才,就不可能赢,何况目前所有人才都在美国。

6、天安门事件香港重演?关键看他

  香港的局势似乎平静下来,但是,各方并没有作出改变。香港政府没有改变执意通过允许将嫌疑人引渡中国大陆的《逃犯条例》的立场,抗议的学生和市民们也呼吁星期天再聚集示威。分析人士说,香港接下来如何走,关键要看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如何应对?

  香港民主党星期四发表声明,称前一天是“林郑月娥政权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日子”,并且将此事件和1989年的六四事件相提并论,称“林郑月娥政权向香港人开枪,镇压和平示威”。

  美国的中国问题观察人士,章家敦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这最终取决于习近平愿意在这个问题上走多远?他愿不愿意动用解放军来加强香港的警力?这将是最重要的问题。我们很快就会看到答案了,特别是警方无法控制抗议者时。

  章家敦强调,现在已经四面楚歌的习近平,也许他会采取某种措施,不一定符合中国的最佳利益,甚至也不符合他自己的利益。如果习近平动用武力,那香港就变成了第二个“天安门”。

  彭博的报道分析,虽然还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中国向香港派遣武力,但是,北京过度反应的风险还是存在。他说,任何暴力的升级都有可能会导致香港的极端化,也会促使习近平采取反制措施镇压政治异议人士,从而导致美国的反应。最糟糕的一种发展可能是,习近平觉得很难退让。如果退让,他就会被看作是向川普总统,向美国政府的压力低头,而因为两国的贸易僵持,对他来说很难。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NBA首位登场夺冠的华人 林书豪创造历史
陈玉莲首谈与周润发旧情 昔日分手竟是因这事
加国外长声明:拒绝前总理中止引渡孟晚舟的建议
特鲁多被曝“屈尊”向李克强呼救遭拒绝
钦差韩正传坐镇深圳 监视香港一举一动
美国两院议员推出法案 制裁中国官员
香港“反送中”真的帮了蔡英文一把
香港”反送中"白热化 中国再次“霸凌”加拿大
火!美国民众请愿白宫“撤销中国官员绿卡”
北京断然否认指示香港修例 她或成"替罪羊"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