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 > 万维视频 > 正文
(《万维追击》 20190208)

  万维读者网(Creaders.NET)晨曦综合报道:2018中国经济可谓风雨交加甚至是冰火交加的一年。民营企业大面积倒闭,失业大军剧增,导致大批在城镇打工的农民工失业,不得不返回乡下农村。

image.png

  面对这种严峻的形势,中共当局再度采取将丧事当喜事宣传的手法,将被迫返回农村的失业者称作“返乡下乡创业创新人员”。中国农业部官员去年11月上旬报告说,截至那时,2018年返乡下乡创业创新人员达740万。

  时至今日,中国当局没有发布2018年中国倒闭的民营企业的数字,但有一些研究中国经济的人士认为这个数字大约为500万,占3000万民营企业总数的六分之一。也有研究者认为,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倒闭数大约为100万。在中国民营企业2018年哀鸿遍野之际,中国官方媒体报道说,中国国有企业利润同比增长12.9%。

  民营企业的倒闭对中国从经济到就业再到形势稳定影响巨大。尽管从习近平到李克强再到刘鹤,从去年至今已经在多个场合多次表态,支持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展,可事实真的如此吗?

  美国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拉迪,日前出示中共官方数据,证明外界流传的国有资产进入而民营资本被迫撤出的“国进民退”,并非空穴来风。

  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他表示,有很强烈的迹象显示,在过去的6、7年间,中国的市场化改革逐渐被摒弃,甚至开起了倒车。

  拉迪援引中共官方数据,指出三个方面的“国进民退”。

  首先,中国工商银行最新发布的报告声称,只有2%的贷款发放给了小微企业,这些几乎都是私人企业。而且,在过去的两三年中,中共加大了对影子银行的打击力度,这给私人企业带来真正的危机。

  第二个方面,中国私人企业投资在整体投资额中的比重,曾经以飞快的速度增长,达到国有企业投资比重的2.6倍,但2012年以后,这个倍数降低到了大约1.3的水平。

  第三个方面是国有企业和私人企业在工业产值总增量中的比重。从90年代中期一直到2016年,私人领域的工业产值增量是国有企业的2倍,但2017年起,国有企业开始迅猛发展。

  拉迪表示,不管是从银行借贷、投资还是工业产值增量来说,私有化经济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弱,这对于中国的经济增长来说十分可怕。拉迪进一步指出,中国经济放缓并不是美中贸易战导致的,根本原因是中共的“国进民退”政策。他表示,中共应承诺减少补贴,让国内市场更加市场导向,这同时也会减少中美贸易摩擦。

image.png

  2月7日,《华尔街日报》发表题为“中国国企如何挤压民企”的报道。报道分析,在中国,国有企业不仅在获得银行融资上享有优势,还凭藉支配性的市场地位挤压民企供货商:掠夺者应该精壮、敏捷、以弱者为食,但若是臃肿、迟缓、以强者为食,则说明整个生态系统或经济体存在严重问题。

  资深分析师加特利估计,伴随中国国企的应付账款不断累积,2019年民企所受的额外挤压实际上或将达到人民币1万亿元。这可能是去年民营企业股权质押贷款激增背后的一大驱动因素。

  文章指出,中国国有企业虽然效率低下,却表现出掠夺行为,这不仅让中国的政策制定者感到担忧,也让美国的贸易谈判团队头疼。对这两个经济体而言,剪去国企羽翼均能带来益处。

  尽管中国政府高层意识到了危险:中国总理李克强要求国有企业立即归还拖欠民营企业的账款,否则就被列入失信的“黑名单”。与此同时,最近中国央行推出了旨在促进中小企业贷款的举措。事实证明中国政府行动太晚,力度太小,从根本上无法避免民营企业如今断崖式的滑坡。

  关联到正在进行的中美贸易谈判中,华盛顿的核心诉求之一就是要求中国必须进行结构性改革,其中包括中国改变政府扶持国有企业垄断和扭曲市场的行为,但北京对这一要求坚决抗拒。

  就此,前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江棋生表示,中国是一个党国,党就是国家,国有企业就是中共的党企,在国有企业的问题上,习近平的思路一直很清楚,而且中国的官方媒体也反复报道了习近平强调要加强而不是削弱国企,对国企不能进行市场化改革。中共当局始终认为国有企业的生死存亡关系中共政权的生死存亡,在这一点上,习近平异常坦率,实话实说。

  与此同时,中国民间人士持续抱怨说,因为毫无监督机制,中国国企早就成了中共权贵的提款机,多数国企以银行输血或财政拨款度日,垄断的高利润行业如石油、电信等竟然也能做成亏损。

image.png

  以直言敢言著称的人民大学教授向松祚今年1月20日在一次财经峰会上分析,造成2018年中国经济下行的主要原因有4个,其中有三个为国内原因,另一个为中美贸易战。而国内原因中,他认为最重要和最要命的原因就是:去年出现了消除私有制的杂音,造成民营企业的信心遭受重创,现在要挽回民营企业家的信心很难。

  从2018年1月以来北京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生导师周新城提出的“消灭私有制”,到吴小平、邱小平的言论,这一年,“国进民退”的言论激起舆论的抨击和愤怒,更让所有民企如“待割的韭菜”。

  就“私营经济退场、共享民企经营利润”等言论引舆论反弹。之前,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的长子胡德平在《中国民商》杂志曾以“警惕打着共享的旗号搞新的公私合营”为题发文,炮轰中共党内保守派。文章批评,当今“仍用一条挤压民有企业,迫其走上公私合营之路。如果形成一股潮流,无人敢提批评意见,那么后果将非常可怕。”

  而去年9月16日,“中国经济50人论坛”举行中共“改革开放40年学术研讨会”时,多名学者也曾强烈批评中国经济“国进民退”现状,指民营企业生存困难。

  吴敬琏在会上曾严厉批评说,2018年年初说是要“消灭私有制”,最近又说私有制要退出市场,这都是一种不谐和的声音,中国一定要坚持市场化、法制化的改革方向。

  不久前,中共社会科学院前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痛斥“国进民退”现象。他表示,现在民企生存艰难,到了不并入国企活不下去的地步。

  《炎黄春秋》最新发表的题为“国进民退是一条死胡同”的文章指出,眼下,趁贸易战民企出现暂时困难,中国土地上演了一幕“国进民退”的大戏。垄断性的大型国企,大举进军一般竞争性行业,中粮入资蒙牛,中化收编民营化肥厂,五矿和中钢收编民营钢厂,甚至一些民间做的比较好的书商,也面临国企的收购或者入资。民营企业最发达的浙江,则掀起一股政府入资民企高度监管的高潮,据说,宁绍一带,真正酝酿由政府向民企派遣党委书记,不少企业家戏称,新的公私合营开始了。

  记得1949年之后,中国曾经有过一次以国家的名义吞噬民营经济的事件,在历史上,被称为社会主义改造。中国因此而建立了计划经济的模式。

image.png

  文章指出,如果中国的国企能包打一切,解决中国经济的问题,中国就根本不用改革也不会改革。再次国有化,不仅国家税收会大幅度锐减,连基本的就业都保证不了。

  谁都知道,当今之世,城镇人口就业的百分之六十,农村人口的百分之九十都是民企解决的。现在垄断性大型国企之所以财大气粗,在很大程度上不仅因为它们垄断了国家资源,享有国家特许,垄断金融能源交通电讯,而且因为迅速发展,无所不在的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发展,为他们提供了广阔而纵深的市场。

  所以,如果当今的国进民退之举,目的是为了吞噬和挤走民企的话,等待它们的,大概只有失败,中国经济的前景只能有一个,重走回头路。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接下来播放
太厉害了!“只有共产党可以救地球”
309次观看
美国武力介入委内瑞拉 中俄其实早输了
1,287次观看
国企压榨民企 北京补救为时已晚
4,112次观看
美国武力介入委内瑞拉 中俄其实早输了
12,189次观看
北京想干掉达赖 德国想给华为一线生机
4,779次观看
决断在即!加拿大封禁华为5G陷天人之战(视评)
3,236次观看
春节期间北京向加拿大伸出橄榄枝(视频)
1,093次观看
川金二面前 联合国:朝鲜在继续发展核导
527次观看
“惊涛核浪”将至,北京已做最坏打算
14,105次观看
刘谦春晚魔术到底咋回事?(视频)
2,322次观看